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叫嚣的海德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3·惊闻

叫嚣的海德拉 李宅先生 2016 2019.03.08 11:00

  “你……唔……就是海德拉?创造了酒水的那个?”

  半睁着眼睛,克洛诺斯并没有看起来的那么难以接近,相反,在说话的时候充满了随意。手中黄金做的酒杯中满是清澈的液体。一边说着,他一边一饮而尽。些许的酒液从他的嘴边流出,顺着胡须落在了地上。

  并没有因为克洛诺斯的随意而产生丝毫的变化,海德拉一脸平静的点了点头说到:“没错,伟大的神王,我便是海德拉。创造了酒水的海德拉。”

  声音并不凌厉也并不阴沉,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旁白的话外音一样。

  或许是因为第一次有人在见到自己后用这么平淡的语气诉说自己的身份,海德拉的回答似乎引起了克洛诺斯的注意。

  咂了咂嘴吧,克洛诺斯停止了宴饮,抬起了手臂。在看到了克洛诺斯的动作后周围原本还在舞动,跳跃,奏曲的宁芙们对视了一眼,随后迅速的消失在了克洛诺斯的面前。原本还满是欢乐的的大广场一瞬间便变的空荡荡了起来。

  不仅如此,在宁芙们小时之后,大广场周围的地方亦是缓缓地出现了一具具模糊的人影……不,与其说是人影,倒不如说是有什么更高层次的存在从远处投来了视线注视着这里。或者说,注视着海德拉……

  并没有感到丝毫的意外,因为海德拉早就已经感知到了这一道道注视。这些视线的主人在海德拉刚刚登上提洛岛的时候便将目光落在了海德拉的身上。而且他们并没有隐藏自己的目光,就那么坦然的注视着海德拉的身躯。而这也是为什么海德拉会选择将阿芙洛狄忒藏在自己腹中的原因。

  在海德拉的感知中,整个提洛岛都被笼罩在了有些更高层次的存在的意识里。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单靠遮蔽容貌来隐藏一个人,还是隐藏阿芙洛狄忒这样的存在,显然是不可能的。甚至说,即便是像现在这样吞进了肚子,海德拉也不敢去保证会不会发现……

  “你就是那个创造了酒水的小家伙?”

  一道好奇的声音从一旁传来,那是一个女性的声音。在声音中,除去好奇之外,海德拉能够听到些许的成熟与端庄。

  就在海德拉准备点头的时候,那道声音去继续问道:“既然你创造出了酒水这样的令人忘记疲惫与忧伤的美物,那你为什么要拒绝我来抹去你的负面情绪呢?”

  听到了这道声音,海德拉的瞳孔微微缩起。虽然在自己拒绝被改造的时候,海德拉猜到了自己可能会被某些有心人注意到,但是有些另海德拉没想到的是,这个问题居然这么快就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就在海德拉还在想着自己应该怎么去回答的时候,一旁的克洛诺斯则是不屑的咂了咂嘴吧。将手中的金杯放到面前的石桌上,克洛诺斯一脸不爽的扬了扬那代表着父权的大胡子说道:“能是谁?肯定是提丰那个家伙……那个家伙在冥府呆久了,脑子都不正常了。“那位”存在在提丰那个蛮子降生的时候用此世之恶的泥潭来给他沐浴。我估计肯定是此世之恶的恶意渗透到了他的脑子里……我还奇怪他那种怪物……家伙能有子嗣呢!”

  听到了克洛诺斯的话语,一旁的人形虚影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即有些感慨的点了点头。

  而那个质问海德拉的女性人影更是歉意的说到:“抱歉……孩子,我不应该问你这个问题的……”

  “的确,除非是提丰那个家伙,否则的话又会有那个人拒绝永远快乐呢?”

  不算上克洛诺斯,大广场上一共出现了四个人影。算上乌拉诺斯,大致有三个男性,两个女性。在克洛诺斯提出了提丰的问题后,他们看向海德拉的目光顿时都充满了怜悯。

  “没关系。”海德拉平静的说到:“我已经习惯了。”

  女性是要比男人更为敏感,感性的存在。在听到了海德拉这平静的话语之后,之前质问海德拉的那道声音卡了一下后幽幽的叹了口气,随后亲切地说道:“在这里你可以试着放松一下,就算是提丰那个家伙,看在我们的面子上应该也不会追究……”

  “那可真不好说。”一旁的克洛诺斯似乎是喝醉了,虽然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轻松的将这些酒气排出体外,但是台数并不打算这么做。又或者,是因为每一个喝醉的人都不认为自己已经醉了……总之,在提到了提丰的时候目光中带着不加掩饰的不满甚至说是厌恶。这令海德拉对克洛诺斯本人的评价隐隐的降低了些许。作为上位者,不管是怎样的不满,都应该隐藏起来才对。尤其是提丰这种与其地位相等的存在……

  或许是因为永恒的,统治宇宙的王权已经先于酒精之前麻痹了克洛诺斯?

  海德拉并不知晓,也不需要知晓。可能是因为提丰的这一原因,所以海德拉从周围的视线中能够感受到隐隐的怜悯。

  海德拉并不排斥这种怜悯,更不排斥他们上来就把自己放在了弱小,受到欺压的一方。因为这种身份反而更适合海德拉去做一些不好做的事情。同时,对于可怜的东西,人们总是会报以更多的宽容心……只要自己的秘密不要被发现,不去主动的作死,依靠这份他们附加在自己身上的怜悯,海德拉的行动将会更加的保险……

  而就在海德拉还在这么想着的时候,依旧是女性的神明则是有些感慨的说到:“简直无法理解提丰那个家伙……你也是,拉冬那个小家伙也是,都排斥着抛弃忧伤与烦恼。提丰那个家伙……诶……”

  听到了不知名神明的话语,海德拉的瞳孔微微缩起。

  拉冬?拉冬怎么会来这里?还是在自己之前来到这里的?

  如果她走了……那是斯巴达现在又……?!

  海德拉感觉事态似乎发生了什么自己预料之外的变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