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7.你杀了我岂不是得守活寡?

诸天悍匪 疯透 2030 2019.08.06 17:19

  深夜,黑风寨的大门突然被打开,五道身影骑着快马出了山寨。

  在距离山寨十里外的岔路口,武沧澜叮嘱了武龄几句,朝着北方掠去,而陆笙一队四人则相反,往南面的方向快速掠去。

  “原来这就是纳戒!”骑乘着黑风奔袭在路上,陆笙看着中指上的古朴戒指陷入了沉思。

  临行前,武沧澜单独递给他一枚戒指,虽然没有明说具体作用,但陆笙也大致了解,这是一个可以用来储物的戒指。

  本来还想着临行前见陆棣一面,最后想了想,陆笙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只是给了青珂两锭黄金,希望她日后在寨子里若是见到了陆棣,给他一锭,至于另一锭则是感谢青珂这些天对他的照顾。

  两锭金子下去,顿时将青珂感动的稀里哗啦,让陆笙不由感叹,钱这种东西在哪里都是能解决问题的东西。

  “哼,一个纳戒也能玩个半天,真是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见陆笙不时从纳戒里取出石子,又再次将石子放入纳戒中玩得不亦乐乎,这一路上武龄的脸色就不曾好看过,不时就得丢出一句嘲讽的话语。

  “媳妇,这你就不懂了吧,这是咱那令人无比尊敬的爷爷提前送的嫁妆。”陆笙转过头腆着脸笑嘻嘻的说道。

  “谁是你媳妇?谁是你爷爷?你要是再敢油嘴滑舌,信不信我现在就宰了你!”武龄闻言,俏脸红了红,怒叱道。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咱们这婚事,可是帮主大人亲自敲定的,你杀了我岂不是得守活寡?”陆笙双手环胸,故意让黑风慢了下来,与武龄并列前行。

  “咳咳。”陈北河也被他这一句话给逗咧了嘴,可当看到武龄眼里的不善时,急忙干咳一声闭上了嘴。

  “孙宸,还有多远?”

  沿途奔袭了一夜,陆笙只感觉屁股蛋子都快散了架,转头看向了跟在身边一言不发的孙宸。

  “到了就知道了。”孙宸淡淡道。

  “那还有多久?”陆笙不死心,再次问了一句。

  “明天这个时候,应该能赶到。”

  “这么远?”陈北河脸色怔了怔,随后突然明白了孙宸话里的目的地。

  这一路未曾停歇的疾驰,至少走了三百多里,可孙宸短短的一句话让陈北河不由猜到了目的地。

  若是一直往南,按脚程来算,那就是距离此地还有七百多里海港城。

  而海港城因位于承阳王朝的最南端,承阳历代君主忙于西面与北方的建设,因澹南军团的存在,选择性的忽略了澹南州郡的建设。

  而海港城一直是海陆运输的枢纽,三教九流齐聚于此,造成了它城内鱼龙混杂的势力分布,仅仅隔着一条街可能就会有十几个帮会的存在,不时便会发生数场争斗,帮派改弦易帜的速度超乎外人想象。

  四人缄默无言,陆笙也懒得接茬,反正问了也是白问,还不如趴在黑风背上睡上一觉补充体力来的充实。

  队伍里只有他还是聚元九层的实力,无法使得经脉无时无刻的运转汲元诀,一夜下来,陆笙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差点就能睁着眼睛睡过去。

  “噗呲。”

  清晨,短暂停下来休整的时间,见陆笙跳下马就瘫在草地里鼾声四起,武龄冷峻的俏脸不由噗呲一声捂嘴笑了起来。

  “这家伙怎么回事?”见着这一幕,孙宸疑惑道。

  “这家伙只有聚元九层,还没有在体内凝结武者晶块,无法驱使元气在体内生生不息的流转,这一夜长途的奔袭,着实得累个够呛。”陈北河戏谑道。

  聚元期的人无法使用元气解乏,不像武者境之人,丹田内已然凝成晶石,只要元气不曾亏空,哪怕是长时间的奔袭,也不会有丝毫困意。

  “你说这家伙还没有晋入武者境?”孙宸脸色变了变,似是听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消息。

  若不是陆笙突然出手相助,昨天的他差点就手刃了陈北河,说不定现在的他还在北上赶往纪家的途中。

  可突然听到陆笙竟不是武者,这着实吓了他一跳,多年来的谋划竟是被一个他伸手就能捏死的人给搅乱的?

  “不信你可以去查查,反正他现在已经睡着了。”陈北河笑道,他也没想到,自己竟被一个聚元期的家伙救了一命。

  “我去看看。”孙宸明显不信,准备上前去查探陆笙的实力。

  “嘶昂~”

  还未等孙宸靠近,黑风便调转马头将陆笙护在身后,脸色不善的看着孙宸。

  “好灵性的马!”孙宸被这突如其来的嘶吼声止住了身形。

  “哈哈,这家伙的马很有灵性的。”陈北河见状,哈哈大笑道。

  “他从哪里找来的马?”孙宸这才注意到了眼前这匹俊逸非常的黑马,惊叹道:“啧啧,晚上没看清楚,这匹马真是极品啊,这筋骨发鬃无不属于上乘之姿,看这马蹄,估计刚成年不久,这小子真是走了天大的狗屎运啊!”

  “当初为了捕获它,我们出动了一百多人。”武龄目光有些复杂,“寨子里一直没人驯服它,是他前几天刚驯服的。”

  “那就对了,这种马异常桀骜,若没有点真本事,还真不可能将其驯服。”

  孙宸越看这匹马,心中的喜爱程度便愈发高涨,突然回过味来:“这小子聚元期的实力是如何将它驯服的?”

  依他这些年走南闯北所见,这匹骏马所表现出来的模样可并不温顺,这种烈马性子高傲,极为忠诚,除了主人从不让外人骑乘,可一个聚元期的家伙又是如何制服它的?

  “陈某也挺好奇的。”陈北河插了一句,他遇上陆笙骑乘黑风时,那时的他体内还没有元气。

  这让陈北河也不由好奇,这家伙究竟使了何种手段,才能把一匹连武者都无法驯服的烈马给制得服服帖帖。

  “等他醒过来,你们自己问他。”武龄瞪了眼还在熟睡的陆笙,脸色有些不自然,暗啐了一口。

  陈北河与孙宸对视一眼,皆是一头雾水,不明白武龄为何会突然变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