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6.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

诸天悍匪 疯透 2164 2019.08.11 13:57

  “找到人了吗?”

  海港城的东面朝海的城墙上,一名两鬓斑白面容极为俊朗的中年男子轻声道。

  “没有,这家伙有可能在小姐回去的途中趁机出了城,也可能借水路出去,再加上海港城四通八达,我们的人很难守住各个关卡。”

  一名黑衣蒙面的男子突然出现在中年男子身边,目光透着森冷,淡漠道。

  “不对,这家伙还没有出城,你再让人仔细找找,让城主府出人。”

  上官耀祖脸色铁青,沉声道:“按锦绣和她的侍从所说,这家伙是个瞎子,一个瞎子可没有这么神通广大的本事跑掉,你安排下去,把这两天往来海港城的人全部查一遍,最需要的关注的是城中的各个客栈,找画师按当时在场侍卫的描述作画,哪怕是掘地三尺也要必须把他给我揪出来!”

  “是,家主!”蒙面男子点了点头,身形條的消失在夜幕下。

  “爹,不就是一块木牌嘛,你用得着出动这么多人去找吗?”上官锦绣嗫嚅道。

  刚回到家,上官锦绣便兴匆匆的去找上官耀祖,希望他能出面让留宿在海港城的莫藏锋帮忙雕刻那块冰魄元石。

  可最后把全身翻了一遍,纳戒里的物品全部被拿了出来,也没有看到那块冰魄元石,不仅是石头,纳戒里一块自她出生后便一直放在她手里的木牌也丢了。

  这么多年来,她从来没见过上官耀祖发那么大的火,这时的她才明白自己闯了多大的祸。

  “锦绣啊,你那石头丢了我们还可以再买,但是那块木牌,这世上可就只有这么一块,丢了可就真的没有了啊。”

  上官耀祖脸色和缓了不少,摸了摸她的脑袋,慈爱道:“这块木牌非比寻常,普通人得到了没什么用,可若是被坏人得到了,就能为祸一方。”

  “那它到底有什么用嘛,你又不告诉我,我怎么知道它的重要性,你只告诉我要好好保管,我也不知道有人能从我纳戒里把东西偷走呀。”上官锦绣幽怨道。

  “锦绣,不是爹不告诉你,而是那块木牌隐藏的秘密实在太大了,我希望你能无忧无虑的长大,至少,在我死去之前,这个秘密我不能告诉你,我死后,自有人会告诉你这块木牌的秘密。”

  “爹爹胡说,爹爹永远不会死。”上官锦绣语气带着哭腔道。

  “好好好,爹爹不会死,爹爹胡说,时辰不早了,你先回去睡吧,爹爹想自己待会。”上官耀祖摸了摸她的头。

  “噢,那爹爹也早点休息。”上官锦绣点了点头。

  待上官锦绣走远,上官耀祖目光怅然,望着一望无垠的海面轻声喃喃道:“为什么要选我上官家作为守墓一族?我上官家付出的还不够多吗?也罢,我上官耀祖此生只有这一个女儿,家族的宿命终于可以解脱了,就让这个秘密从我之后长埋于地底。”

  .....

  深夜,陆笙刚躺在床上,楼下的大门边传来的剧烈的响动。

  “开门开门。”

  “来了来了,别敲啦。”小二打着哈欠开门的声音。

  “几位爷有什么事?”店小二问道。

  “客栈里住了多少人,有没有这两天住进来的人?”来人沉声道。

  “瞧爷说的,要是有,我还能不禀告上去吗,这里有一贯铜子,几位爷拿去吃个宵夜,就别吵到店里的客官休息了,他们不休息了,我这个店小二还能安生吗?几位爷说对吧?”店小二睁着睡眼惺忪的眼睛,脸色谄媚道。

  “是啊,大哥,柳叶居有七层,每天都至少住着上百人,我们应付应付就得了,再说了,他上官家神通广大的,也轮不到我们这几个小喽啰出来找人,要能找到,早就找到了,我们啊,就走个过场就得了。”

  “就是,他上官家和城主府世代交好,那么有钱的家族,也没见他给我们几分赏钱,这大半夜的人手不够了,就想到我们了,弟兄们这些年可没有收到他上官家一点汤汤水水吧?”

  “大哥,我刚从王老三家过来,我知道你担心会被上官家的人向上面的人告状,我们不去街边小摊吃夜宵,直接去王老三家喝酒,谁能知道?这大半夜的叫人干活,还要不要人活了?”

  “我听说今天在拍卖行上官耀祖唯一的女儿拿出两千元晶买一颗石头,你看看,他随便拿出一颗元晶就能让大家伙儿至少吃香喝辣一个月,宁愿拿来买一块破石头也从没想过咱们,大哥,你要是想上去扰人清梦做吃力不讨好的事,那你就去,反正咱兄弟几个就杵在这了。”

  “行吧,收工,柳叶居查探完毕,并无嫌疑人。”为首之人被说动,掂了掂手中的那贯铜钱,一行人只在柳叶居大厅徘徊了一阵,便径直往外走去。

  “呼。”

  陆笙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见人连搜查都没有就直接开溜,顿时松了气,对店小二刚才的圆滑行径不由竖起了大拇指。

  “嗯,这店小二上道啊,明天怎么说也得给份赏钱才行。”陆笙心头一凛,暗道:“不行,必须得尽快离开海港城。

  “你还不去睡?”见陆笙瘫坐在那陷入沉思,武龄道。

  “为了一块破石头,老子付出的代价极端惨重!”陆笙内心腹诽,没去搭理她。

  “这些人是在找你?”见陆笙不说话,武龄顿时想到了问题的关键,诧异道:“你就是那个瞎子?”

  陆笙急忙摇头否认:“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

  “是因为冰魄元石?”武龄问。

  “不是,依孙宸的话来说,上官家是海港城第一大名门望族,一年的收入不下于五万元晶,自海港城建成就居住在这,这么多年积累的财富无法想象,一颗冰魄元石不会让他们跳脚。”见她坚持打破砂锅问到底,陆笙摇头道。

  “那是因为什么?”

  “很可能是因为那块兽头木牌!”陆笙幽幽道。

  “哦,我明白了。”武龄嘴角微弯,戏谑道:“你偷冰魄元石的时候不小心把那块木牌也顺手偷走了。”

  “那还不是因为那块石头太冷了,我根本来不及反应,就直接扔纳戒里,回来才知道多偷了一样物品。”陆笙苦笑。

  “那现在怎么办?今晚没找到人,等明天把你的画像全城张贴,你可就跑不了了。”武龄幸灾乐货道。

  “还能怎么办?出城是不敢想了。”陆笙道叹了口气:“只有出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