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2.分道扬镳

诸天悍匪 疯透 2386 2019.08.20 12:52

  “好奢侈的帝陵!“

  随着石门被打开,陆笙望着里面的景象,陷入了深深的震撼中。

  门内是一个呈八卦状的圆形广场,宽达上千丈,真正让陆笙惊骇的是,这块八卦形状的广场竟是悬浮在空中,头顶上悬浮着一个成人头颅大小的珠子,所散发的光芒令得整个广场犹如白昼。

  在八卦图的正中心,是一个搭砌着九层台阶的祭台,上面放置着一具墨色的石棺。

  石门打开的那一瞬,陆笙能清晰感觉到一股让他如芒在背的危机,就像是有一条毒蛇躲在暗处吞吐着蛇信。

  “不对,这个墓里有人进来过来了。”陆笙望了一眼地面,脸色有些难看。

  脚下有凹槽,似是有人早已经将铺砌的地砖给掘了去。

  “是元晶。”

  孙宸脸色发黑,来这里最主要的目的便是元晶,可现在却像是捷足先登!

  要把元晶将这个广场铺满,需要的元晶将以十万计,可现在出了一些被元晶压出来的痕迹,连元晶的影子都没看到。

  “小心。”幽冥突然咆哮出声。

  陆笙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转头望去。

  一只体型长达丈余的豹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众人身后,獠牙长达三寸,毛发赤金花斑色,见陆笙第一个察觉到它的存在,它目光有些疑惑,一蹬石壁直奔陆笙而来。

  “碧眼花斑豹!”

  看着那只瞬间掠到身前的碧眼花斑豹,陆笙喃喃失声。。

  “举重若轻!”

  陆笙心头发苦,这家伙一上来就知道找队伍里最弱的下手。

  形势容不得他多做思考,一把抽出扛在肩上的幽冥,犹如扔石子似的朝它掷去。

  “锵”

  碧眼花斑豹眼里掠过一抹嘲弄,一爪子拍去,幽冥被这一爪直接给拍飞了出去。

  陆笙掷出幽冥只是为了阻拦碧眼花斑豹的身形,此刻急忙爆退。

  似是被陆笙这个挑衅给激怒了般,碧眼花斑豹发出一道低沉的咆哮声,刚落地的便再次朝陆笙掠去,绕是陆笙跑的飞快,也被它瞬间近身,前肢那锋利如刀般的利爪往陆笙咽喉撕去。

  “小心。”

  经过陆笙先前掷出一刀拖延时间,众人早已经回过神来,还不待碧眼花斑豹的爪子近身,陈北河的令牌便拦在了陆笙身前,碧眼花斑豹那一爪径直将这道元气凝成的令牌给撕碎开去。

  “畜生找死!”陈北河大喝一声,抽刀直直朝它脑袋劈下。

  “嘭”

  这一刀被碧眼花斑豹的爪子一扫格挡住,这时孙宸亦是拿着长剑匍匐着身形犹如毒蛇般拉近距离,狠狠的刺向了碧眼花斑豹的腰腹。

  “锵”

  这一剑碧眼花斑豹躲闪不及,直接用肉身格挡。

  “锵。”

  孙宸手中的长剑刺在碧眼花斑豹的腰腹,长剑并未刺穿它的肉身,只不过剑身传来的力道让碧眼花斑豹顿时陷入了暴怒状态。

  看着这一剑竟未在碧眼花斑豹身上留下丝毫创伤,孙宸瞳孔缩了缩,脚步一顿爆退而去。

  可惜的是,碧眼花斑豹似是恼恨他偷袭,四肢抓地一个爆掠,竟是先孙宸一步来到了他身形即将下落的位置。

  这一幕被外人看来,仿佛是孙宸自己故意送死般用后背迎了上去。

  “遭了。”孙宸身处在半空中,扭头望去暗暗叫遭。

  看着愈发临近的孙宸,碧眼花斑豹嘴角露出一丝嗜血的阴森,獠牙探出,朝孙宸的脖颈咬去。

  孙宸几乎是闭上了眼睛等死,他不过是一个武师境初期的人,而这只碧眼花斑豹能在他一剑之下毫发无伤,定然是武极境的实力。

  两个境界的相差,孙宸认命般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我尽力了。”孙宸面如死灰,心头喃喃道。

  “孙宸!”

  陆笙眼睛通红,大喝一声,右手猛地探出,“举重若轻!”

  “过来!”

  陆笙脸色涨红,脖子上的青筋暴起,丹田内的元气狂涌,一把将孙宸朝他所在是方向吸附而来。

  碧眼花斑豹眼里掠过阴森,前肢猛地划下,陆笙所施展的吸星大法终究是慢了少许,这一爪直接划在了孙宸的背部。

  “噗呲。”

  孙宸脸色一白,猛地喷出一口鲜血,背上三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血流如注。

  “嗷呜~”

  一击建功,碧眼花斑豹落在地面,发出一道愉悦的咆哮声,目光不善的朝门口看了一眼,划了划手中的爪子,用意不言而喻。

  “这家伙竟然还会威胁人。”

  陆笙心头狂跳,使用吸星大法慢慢的将孙宸拉了过来。

  “烟姐姐,我怕。”

  上官锦绣看着生日不知的孙宸,脸色白了白了,站在纪凌烟身旁呜咽道。

  “别怕,有铁牛保护我们,不会有事的。”纪凌烟笑着安慰道。

  “你既然选择了要分一杯羹,却不让他出手,这有点说不过去吧?”

  武龄看了守在纪凌烟身前一脸戒备的铁牛,目光不善道。

  “我们不过占三成的收益,再加上我们这边两个弱女子,铁牛当然是要时刻守护着我们不受波及。”纪凌烟摇了摇头。

  “你...”

  武龄俏脸顿时铁青,一旁的陈北河制止了她。

  “你不出力还想占三成收益,这说不过去吧?”陈北河沉声道。

  “看这些地砖,估计这里面早已经被人关顾过,既然没有任何东西,先前的约定自然不作数,我们走!”

  纪凌烟妩媚一笑,摇了摇头,带着上官锦绣与铁牛往大门走去。

  陆笙看着孙宸背上的伤口陷入了纠结中,纳戒里还有半滴补天水,他在想用在孙宸身上究竟值不值。

  “小子,让他死了算了,半滴补天水的价值你知道是多少吗?

  足以让十多个和他同等境界的家伙替你卖命!”幽冥不满道。

  “可是,他是我的同伴,我怎么能看着他死?”陆笙道。

  “他不死,后面等你出现了生死危机的时候怎么办?我也不怕告诉你,我是还有一滴补天水,但是这滴补天水却是我留着自己用的东西,谁都不可能给!”幽冥撂下一句就不再说话。

  “唉,这一次算你走运,要是还有下次,我真不见得还能这么大方!”

  陆笙挣扎了许久,终究是将纳戒中剩下的半滴补天水喂给了孙宸,

  “我们怎么办?”

  望着走远的纪凌烟三人,陆笙沉声道。

  “我和陈北河拖住这头畜生,你上祭台去看看秦帝的棺中究竟有没有玉玺,如果有,拿了它我们就走!”

  武龄目光凝重,紧了紧手中的镰刀。

  “还要打?”

  陆笙怔了怔,武龄不过武者境的实力,对上一只武极境的妖兽,这是嫌命长?

  “武龄说的没错,你去看看棺中的秦帝还在不在,这一趟若是无功而返,恐怕谁都不会甘心!”陈北河认可道。

  “好,既然你们都不怕死,那我就去看看!”

  迎着武龄和陈北河期切的眼神,陆笙只感觉这两人已经疯了。

  “陆笙,我们会尽全力给你拖住它,但是这家伙的速度很快,我们不敢保证到底能拖住它多久的时间!”武龄道。

  “行。”陆笙点了点头。

  见眼前三人并未离开,碧眼花斑豹的目光变得无比森寒,浑身赤金色的毛发突然炸起。

  “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