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7.姑娘,我们见过吗?

诸天悍匪 疯透 2189 2019.08.11 16:21

  “咦,王左眼,这马上就是暴风雨来的天气,你还下海,你找死不成?”

  天色蒙蒙亮,在海港城码头上,七八名大汉正扛着成袋的瓜果蔬菜等物资,往一艘船身被海水侵蚀呈铁锈色的船只走去。

  “你懂什么,我这叫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只要东家有钱,哪怕是滔天的海浪我左眼王也敢出海。”

  甲板上,右眼空洞的王左眼呷了后烟,在肺中酝酿了许久,从口鼻中化成云彩飘散。

  “王左眼,我差点忘了,你前天喝酒的时候才说过,亲娘暴毙都不出海,这才过去几天啊,你就把你赌的咒给忘了,难道你是盼着你家娘早点...”有人站在码头戏谑道。

  王左眼斜睨了一眼出言之人,磕了磕烟枪,冷笑道:“常言道,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区区亲娘,何足挂齿!”

  “.......”

  正在一旁帮手往船上卸物资的陆笙闻言,身子一个踉跄,嘴角抽了抽,这王左眼的性子还真是有些...另类!

  自从昨晚知晓上官家在全城找他之后,他哪里还睡得着,连夜叫孙宸和陈北河去找人,必须赶在天亮之前出海。

  而付出的代价则是他兜里刚揣得温热的五百多两黄金!

  一想到那五百多两黄金,陆笙只感觉心口在滴血。

  自己来这里是因为什么?

  还不是为那五百两黄金!

  可现在却因为偷一颗冰魄元石所附带而来的木牌不得不拱手送出去...

  “船长,下面有人说是来海港游玩,想去见识见识海上的风光,答应出十两黄金,你看?”一位水手朝四周张望了一眼,抚手在王左眼耳旁低语道。

  “行啊,既然不怕死,咱那还能把钱往外扔不成,别管多少人,让他尽管来,咱们这么大一艘船,还怕装不下不成,大不了船翻了一块儿完蛋,论玩命,我王左眼怵过谁?”

  王左眼这几天很憋屈,自己那已经九十八岁高龄的老母亲不知道发了什么疯,一直和隔壁五十三岁的糟老头眉来眼去的,可一旦去劝上几句,让她注意风化,这老母的嗓门能从街头传到街尾...

  他今年都五十四岁了,海上的大风大浪他见过,可却从未想过自己的老母会和一个比她儿子年纪还小的糟老头眉来眼去。

  气急之下的王左眼便接下了孙宸给予五百两黄金作为出海的报酬,连夜纠集人手。

  “是是是,那我这就去叫他们。”水手闻言大喜,急忙朝那边走去。

  “嗯?怎么是他们?”

  陆笙为了掩护自己,将自己打扮成水手的样子在船上帮忙,刚才水手和王左眼的交谈他听的清楚,此刻见水手领着六人朝船上走来。

  这六人里,有五人陆笙昨晚上见过。

  花想容和他的一名仆从。

  纪凌烟和铁牛,一身平民打扮的上官锦绣,还有一名浑身笼罩在黑袍下的家伙。

  “不会这么巧吧,这女人难道是发现我了。”

  陆笙急忙转过头不去看正东张西望的上官锦绣,对方跟在纪凌烟身后,似乎也在躲着人。

  庆幸的是,这些人只有花想容察觉到了陆笙,朝他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其余人皆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不对,这女人估计也是逃出来的。”看着上官锦绣和纪凌烟走进水手给准备的房间,陆笙松了口气。

  “老大,都准备好了。”有水手大喊。

  “出发!”王左眼点了点头。

  .......

  此刻的上官府早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大厅里上官耀祖脸色阴沉似水,猛地把眼前正缭绕着水雾的茶杯打翻在地。

  “一群饭桶,那么大个人都看不住,我要你们又何用?”

  “老爷,是奴婢的错,昨晚夜深,我看着小姐入睡后就回了偏房,许是睡得沉了,就没注意到小姐半夜...半夜...”说到这里,那名女婢吓得说不出话来。

  大堂里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一向乖巧懂事示人的上官锦绣竟会玩突然失踪,再加上昨晚为了找寻那位瞎子的下落,大部分人都被派了出去。

  造成了家中的戒备极端空缺,才让上官锦绣抓住这个仅有的机会偷偷跑了出去。

  似是走的急,屋子里留了一张字迹潦草的信:

  爹,我出去玩了,你不用担心,我已经长大了,会自己照顾自己,等我玩累了就回来!

  “哼,等找到她,她要是少了一根汗毛,我要你们都吃不了兜着走。”上官耀祖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

  城主府内,一名男子单膝跪地,沉声道:“大人,据下面的眼线来报,花少爷带着文杉出海了,同行的还有今早上把整个上官家掀的天翻地覆的锦绣小姐,这个季节,台风天气马上来临,是否需要属下多带些人马去保护花少爷?”

  “他出海所为何事?”

  花傲世背对着他盘膝坐在主位上,双手结吐纳式,在其面前摆放着数百颗元晶,每一颗元晶内部的元气化成一条细弱蚊蝇的丝线,这些元气丝线扭成一团从其口鼻汇入。

  “据花少爷的仆从来报,花少爷昨天看上了两位容颜世间少有的女子,而这两位女子,此刻也在那艘船上。”

  “有文杉在,他不会出事,你下去把。”

  “是。”蒙面男子起身离去。

  ......

  “咦,陆笙?想不到你也在这,刚才还没有注意到你,对了,你怎么打扮成这副模样?”

  中午时分,陆笙因尿急出了趟门,恰好就撞上了站在走廊上吹海风的纪凌烟。

  “咦,是纪姐姐啊,真是好巧啊,真是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呢。”陆笙瞳孔一缩,站在纪凌烟身旁的竟是上官锦绣!!

  只不过对方此刻是背朝着他,陆笙心头狂跳,差点就要夺路而逃。

  “我还要点事,先去忙了,有时间再聊!”陆笙感觉心脏都慢了一拍。

  “武龄妹妹呢,她来了吗?”见陆笙要走,纪凌烟皱了皱眉,难道自己的美貌对这个人不管用?

  听见纪凌烟与外人打招呼,上官锦绣顿时转过身来,当见到是昨晚上曾见过的陆笙时,不由愣了愣,旋即错愕道:“你是昨晚上的瞎子?”

  “姑娘你是?”

  陆笙目光诧异的看着他,若是能给自己演技打多少分,陆笙要给自己打个一百零一分,简直就是影帝附身啊。

  “你别装了,我知道是你,把东西交出来。”上官锦绣轻哼一声伸出手。

  “不好意思,姑娘,我们见过吗?”陆笙一脸错愕的看着她。

  “你们认识?”纪凌烟见状,不由怔了怔。

  “不认识!”两人异口同声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