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灵性的黑马

诸天悍匪 疯透 2462 2019.07.28 18:48

  “唔,好痛,哎哟,老子英明一世糊涂一时啊,在几百人的面前把老脸都丢尽了。”

  那一拳的威力让陆笙昏迷了三天,到最后也不是自然醒转,而是被脑门上传来的剧痛给惊醒。

  睁开眼的霎那,陆笙戒备的看了四周一眼,猛地直起了腰,再动了动四肢,确认没有少胳膊少腿后才松了口气。

  “这是哪?”

  陆笙目光环视一圈,床沿悬挂一个拳头大小的兽型铜炉,里面似是放置了香料,从兽头鼻子处溢出袅袅青烟,闻之沁人心脾。

  窗沿处的白昼光芒令陆笙不由皱起了眉头,屋子不大,出了简单的床椅桌,没有任何东西。

  “公子,您醒啦。”

  这时,一名穿着翠绿色绣花衣袍的少女突然打开了房门,刚好见到陆笙挣扎着想要下床,俏脸变了变,急忙放下手中的铜盆过来搀扶。

  “别碰我,这是哪里?和我一起来的人呢?我睡几天了?”陆笙目光戒备的看着她,拒绝了她的搀扶,一连串的疑问丢了过去。

  “我叫青珂,这里是黑风寨。”青珂沉吟了片刻,“三天前寨子里来了很多人,至于后面去哪了,我也不清楚。”

  “我睡几天了?”确认青珂并无威胁后,甚至是这几天都是被她照顾,陆笙脸色和缓了几分。

  “公子已经昏睡三天了呢。”青珂捂着嘴笑道。

  “额...对了,你有没有注意到三天前来寨子里的人有一个长得异常高大,傻愣愣的家伙。”陆笙伸出手比划了下陆棣的长相,,陈北河等人的死活他不关心,他只想知道陆棣目前的状况。

  “哦,那个家伙是叫陆棣对吧,早上我还看到他了,好像被李山他们叫去驯马了。”青珂若有所思道。

  “他没事?”陆笙心头松了口气,喃喃道:“那就好,那就好,你能带我去见他吗?我找他有事!”

  “行啊,等有空我带你去找他,不过帮主爷爷有吩咐,你醒了后得先去见他,他有些事想问你。”

  陆笙微怔,不由想到了那名异常高大的白胡子老头,“他找我有什么事?”

  “我不知道。”青珂摇头。

  “行吧,但我有一个条件,你必须先带我去见陆棣。”

  “好吧,反正驯马场是去黑风堂的必经之路,先带你去看看也行。”青珂沉吟了片刻后点头道。

  跟随着青珂出门后陆笙神色登时一怔,放眼望去竟是黑压压的一片,他不由有了一个大致的猜测,黑风寨是一个建在地下的匪窝。

  两人走了十分钟,青珂打开了一道木门,外面刺眼的阳光直射进来,展现在两人面前的是一个宽大百丈的圆形广场,用简单的树干围成。

  陆笙眯着眼睛,透过指缝看清了外面的景象,广场外站着数十人,正脸红脖子粗的叫嚣,面前放着几锭婴儿拳头大小的银子,广场内站着一名青袍男子,男子对面是一匹高度接近丈余的黑马。

  “汗血宝马?”待适应了阳光后,陆笙才看清了黑马的模样,黑马似是经过了剧烈的运动,全身渗出一股形似鲜血般的汗浆,正喘着剧烈的粗气,后蹄不时踢踏地面,不善的看着对面的青袍男子。

  真正让陆笙惊骇的是,眼前这匹黑马的四肢比之寻常的马粗壮了数倍,马蹄竟是有着成人头颅大小,身高已然和陆棣不相上下,足足两米往上。

  四肢粗壮,体型高猛,在配上它那副桀骜不驯的模样,陆笙心头不由自主的升起一股将之占为已有的念头。

  一想到吸星大法,陆笙登时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吸星大法,自己怎么会装大头落得这副田地?

  “去踏马的吸星大法,差点就折在那不男不女的小白脸手上,还好我命大。“陆笙脸色发黑暗骂道。

  “这匹马是一月前少当家聚集了一百多名好手捕获的,得亏了是在丛林地带,要是平坦的地方,还真不一定能抓住它。

  不过这匹马野性难驯,这一个月的时间,每一个想要驯服它的人都或多或少的受了伤。”见陆笙眼里冒着精光,青珂哪里不明白他心中的想法,不由浇了一盆冷水下去。

  “受伤?”陆笙有些疑惑,难道不能一群人围上去?或者是饿它个七八天,再烈的马也得磨掉了性子。

  “公子有所不知,这一个月的时间很多人尝试去驯服它,你看看它那四肢,一脚踢去就能让人卧床数月,少当家是武者都没能驯服它,而且这屁马性子桀骜,若是有人协同对付它,它会直接带着人去撞墙……“

  青珂看了陆笙一眼,捂嘴坏笑道:“本来已经没人去找不自在了,不过三天前你们这群人回来后,寨子里的青壮又再次找不自在了。”

  “怎么感觉她看我的眼神就好像是与我有关?”

  陆笙被她莫名的眼神看的头皮发麻,摸着鼻子没接话。

  “快看,李山大哥要出手了。”见陆笙不答话,青珂提醒了一声,望向下方广场里的青袍身影时,眸子深处带着莫名的光芒,小手紧紧的握在一处。

  陆笙急忙朝台下看去,那名青袍男子双脚一蹬地面,整个人化作一道青影,绕到了黑马的后后,随后身形窜空而起离地丈许,手中突然多了一道缰绳,趁着黑马未曾作出转身之际,迅速的缠绕在它的腰间。

  “卧槽,这还是正常人吗?这家伙要是去跳高,金牌妥妥的。”陆笙眼睛瞪得老大,刚才李山可是跳了三米多高,还没有借助任何工具...

  “看来李山大哥晋入武者了呢。”青珂眸子里闪过一丝异彩。

  见如此轻易的就将黑马套住,李山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身形下落的瞬间紧握手中的缰绳猛然拽紧,迫使着黑马调转了身形。

  “唳”

  黑马发出一道高亢的咆哮,转身的同时,后肢撑地,前肢微曲离地而起,竟是朝着李山蹬去。

  “好有灵性的马!”陆笙眼睛一亮。

  “李大哥小心。”青珂俏脸猛條的煞白,急忙喊了一句。

  “喝。”

  这突然出现的变故也让李山吓了一跳,这几天的时间他一直在观察黑马的动作,想不到这匹马在被人观察的同时,竟是也在观察人的动作,甚至是作出与人类相仿的招式。

  深知这一脚要是踩实了自己非死即残,李山当即作出了一个决定,右脚朝黑马的前肢踢去。

  “嘭”

  一蹄一腿触及便分,李山借着这一脚的力道拉开了身形,右腿上传来的剧痛令得他倒吸了口冷气,虽然推测这匹马所蕴含的力道不弱,可这亲身接触下,李山明白还是低估了眼前这匹马的实力。

  李山落在地面,黑马便迈开的四肢朝他撞来,吓得他急忙朝栅栏跑去,也幸好是黑马只追了几步便失去了耐性,若是直追下去,李山必然会在跳出栅栏前被重创。

  “这家伙好聪明,还知道节省体力,刚才作势欲扑,估计是它故意吓那家伙的,哈哈,真是看了一出好戏...”见着这一幕,陆笙嘴角微咧,对这匹马的狡猾程度再次加深了一分。

  青珂紧绷的神经也不由松了下来,“公子,随我去黑风堂吧。”

  “好吧。”陆笙不舍的收回了目光,苦笑着点头。

  该来的总是会来,确认了广场外的陆棣安全后,陆笙跟在青珂身后朝黑风堂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