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3.她会克死你的!

诸天悍匪 疯透 2355 2019.07.30 16:41

  “我应该知道吗?”陆笙不解的问。

  “唉,看来老夫真的是看错人了,这小子的表情不像是在撒谎。”武沧澜目光微阖暗道。

  “行吧,既然你不知道,老夫闲来无事,也就给你好好说道一二。”

  武沧澜心头有些失望,话已经说出去了,总不能再次召集金豹等人再来黑风堂议事,告知他四人这场荒唐的婚事取消了,明天驯化汗血宝马的活动也取消吧,大家各回各家吧。

  “还请帮主大人解惑。”陆笙抱拳道,现在有求与人,连着称呼都变得毕恭毕敬了起来。

  这么多年树立下去的威信,不能让着小子给搅了,武沧澜看了他一眼,心头暗道:“既然错了,那就只好将错就错了。”

  “太古年间,天地间充斥着浓郁的天地灵气,有不少奇人异士发现将灵气纳为己用能发挥出通天彻地的效用,还能延长寿元,这段历史里出现了不少能与灵气契合之人,借助老天爷的垂青,修炼进步奇快,而到了一定的境界,境界的攀升便变得滞缓了起来,而天地间的天材地宝则成为了众人争抢的对象......”武沧澜目光幽深,开始讲述其元气的由来。

  陆笙则端坐在一旁仔细的听着,经武沧澜的叙述,他对这个世界的理解再次加深了几分。

  当所有人能开始争夺得天地灵气灌溉的灵药用以修炼时,也造成资源的大规模流逝,而天地间的灵气却是不可再生,当最后一丝灵气也被人们汲取殆尽,人们竟再无可用以修炼所需的灵气。

  而灵气的消失,也让一些修为通天彻地的修士产生了外迁其他具备星球的想法。

  而其中一名修士名声最为显赫,竟是以参天之力从星空外掠取了十一颗星球本源之力灌注在母星上。

  这些本源之力并未造成天地间的灵气复苏,却产生了另一种微弱可供以修炼的气息,就是如今藏匿在天地间的元气。

  不同于灵气的温驯纯粹,元气极为狂暴,人体将元气纳为己用时,一旦修炼时间过长,羸弱的经脉便会因无法忍受灵气所蕴含的杂质而传来刺痛感。

  那些修炼有成的修士不得不破碎虚空,前往星域中找寻可供以修炼的灵气星球。

  而留下的人类为了获取力量,便只能依靠汲取天地间狂暴的元气作为修炼所需。

  “那为什么我感应不到元气的存在?”陆笙问。

  “因为你没有相应的运转体内的经脉进行汲取。”

  武沧澜撇了他一眼,前面所说的一切皆是传说,都是一代代从众人之口流传下来,至于是不是真实存在,他也无从考究。

  “那现在这世上还有人能破碎虚空吗?”陆笙问道。

  “能走得人早就走了,就算有,恐怕这世上只剩下了三人。”武沧澜怅然道。

  陆笙默然,武沧澜虽未明说,但那三人名声在外,他早就从青珂口中知晓。

  建立承阳王朝的擎天之柱,武帝赵承阳!

  魔界霸主,苍夜!

  妖族之首,元擎!

  “帮主大人,你看我现在修炼还有机会吗?”陆笙腆着脸问道。

  “就你这点小身板,估计每天修炼一个时辰,经脉就会无法支撑元气的狂暴性而不得不退出修炼,以你现在的年纪,恐怕穷极一生直至老死的那一刻都只能在聚元期徘徊。”

  武沧澜语气讥讽,从怀中掏出一本古朴的本子递给了他,“喏,这本汲元诀老夫已经用不到了你拿去吧,你这孩子怪可怜的,给你点东西陪葬也好,老夫已经很多年没亲眼见到死人了,竟是有点于心不忍...”

  “死老头,你这是人话吗?”陆笙闻言脸色发黑,心头腹诽不已。

  不过他也明白,以自己目前的实力去驯化那匹两米高的汗血宝马,恐怕还没等他接近,那匹黑马一个冲锋,自己就得被踩个肠穿肚烂。

  “你不会怪老夫吧?”武沧澜见他不说话,笑呵呵的说道。

  “不会不会,十几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怎么会怪你呢...”陆笙满不在意的说道。

  “我恨不得扎个小人天天咒你这个糟老头头顶生疮脚底流脓,死了无人给你盖棺材盖,怪你?不不不,那只是小孩子的做法。”陆笙目光凶狠的看着那只鱼竿,心底碎碎念道。

  “既然来了,总得吃顿好的。”武沧澜笑了笑,手中的鱼竿轻轻挥动。

  “卧槽,这么厉害!”

  在陆笙嘴巴逐渐张大陷入惊骇时,只见武沧澜手中的鱼竿末梢处竟是快速延伸出三根细弱发丝般的鱼线,随后渗入了池塘内。

  不消片刻,原本祥和如镜面般的池塘里开始剧烈地荡漾起水纹,两只五指大小的鲤鱼被发丝勾住拽出了湖面。

  鲤鱼还处在半空中,鱼竿上再次出现一根发丝,两只鲤鱼身上金灿灿的鱼鳞在此刻迅速脱落掉入池塘里。

  当鲤鱼被鱼线递到陆笙眼前时,竟是变成了两条早已被开膛破肚后经过了妥善处理的鱼。

  武沧澜用两根竹子贯穿鱼身架在了一旁的篝火上炙烤,熟稔的模样让陆笙咋舌不已。

  “怎么样,老夫这一手如何?”武沧澜看了陆笙一眼,似是对自己露的这一手极为满意。

  “老头,你现在是什么境界?”陆笙问。

  刚才武沧澜在介绍元气的衍变时,也对目前的境界划分给出了一个清晰的界定。

  修炼一途,聚元,武者,武师,武灵,武极,武王,武皇,武宗,武尊,武圣,武帝。

  “恐怕老夫这一辈子只能止步在武灵这个境界了。”武沧澜似是有些遗憾:“不过我那远赴御魔疆十八年的儿子却到了武王之境,一眨眼他的女儿都这么大了,只是不知他现在境况如何?”

  “你儿子没死?”陆笙神色微怔,他听青珂说起过,武龄与她年龄相当,与她一样没有父母,可现在听武沧澜所说,难道武龄的父母并没有死?

  “她父母并没有死,只是为了一些东西不得不前往御魔疆去找寻一样东西,整整十八年了,也不知道找到了没有?”武沧澜脸色怅然,将烤的外焦里嫩的鲤鱼递给了陆笙一只。

  “老头?”

  “嗯?”

  “你为什么和我说这么多?”

  “反正你明天就要死了,老夫也不怕走漏风声。”

  “那我明天要是没死呢?”

  “没死?那不是还有第二关吗?死定了。”

  “那要是第二关也没死呢?”

  “没死就得娶老夫那孙女,我那孙女会克死你的。”

  “老头,你这不地道啊,又不是我想听到,你非得说我也没办法呀。”

  “只能怪你运气不好撞上了,当年老夫...”

  “打住,我不想再听你絮叨了。”

  “小子,你什么意思?外面不知道多少人想听我唠叨都没有机会。”

  “我没啥意思,就是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

  “你这烤鱼好像没放盐,我明天又不是上刑场,你这点盐都得省?”

  “咳咳咳,你看老夫这记性,真是不服老不行啊,忘记给你放了。”

  陆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