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谁赞成?谁反对?

诸天悍匪 疯透 3812 2019.07.26 14:20

  “唉,可惜啊,为什么不是金刚不坏神功!”

  陆笙一个鲤鱼打挺从草席上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身躯,全身上下的骨骼发出炒豆子般的爆响。

  篝火因无人添柴早已熄灭,陆棣正蜷缩在角落里打着呼噜,陆笙看了天色,天空已经开始泛白,用不了多久就会天亮。

  陆笙不由长松了口气,他还以为会误了军队集合的大事,“我进入诸天版图,现实中的时间该如何计算?”

  “不管在版图内过去过久,你目前所在的世界都只是一夜的时间!”脑海里传来回应。

  “那吸星大法我该如何习练?”

  陆笙再次问道,虽然不是金刚不坏神功,但吸星大法也是仅次于前者的功法,若能练成,在这现实世界照样有了依仗。

  脑海里属于天下第一版图的星点已经变成了红色,陆笙不用想都明白,这是因为版图里面的任务已经完成,先前他在心头默念进入天下第一版图时,那颗属于天下第一版图的星点会爆发出吸力将其意识吸入其中。

  在进入前,陆笙手中握着杂草,而进入版图之后手中并无杂草,他由此推测,在诸天版图的世界里,系统会自动给他准备好身躯,由他的意识入主其内。

  而其他几个版图的星点还在不时的闪烁着明亮星芒,这代表了陆笙还可以进入其中,只不过在进入后需要完成随机触发的任务,当然,一旦无法完成触发的任务,待系统所给的时间期限一到便会猝死。

  “还好,我以前看了好几遍天下第一,对剧情了如指掌,再加上运气,才让我成功完成了这个触发的任务。”陆笙心有余悸的喃喃道。

  在天下第一版图内,陆笙从进入护龙山庄的大殿内时,被归海一刀在背后盯住时的那种压迫和血腥味让他几欲窒息,打死他都不愿意再进去一次。

  “宿主抽奖所获得的吸星大法正在传输!”

  陆笙脸色一白,脑子里仿佛突然出现了一只无形的大手在随意的搅拌,一股不属于他的记忆强行挤入了他的脑海里。

  仅仅瞬间,吸星大法的种种奥妙尽数被陆笙烂熟于心,而他也被这股突然挤入他脑海的记忆冷汗侵湿了身躯,后背传来阵阵寒意!

  “恭喜宿主成功开启新的版图世界:雄霸天下!”

  陆笙脸色一怔,只见脑海里三白一红四颗星点之外再次缓缓出现了一颗白色星点,与其他三颗白色星点聚集在一处,与那颗属于天下第一版图的星点泾渭分明。

  “完成一个版图的任务后就会出现新的版图世界?”陆笙暗道。

  “天色不早了,必须尽快前往青阳城门口集合。”

  远处传来鸡鸣,陆笙急忙叫醒了熟睡的陆棣,陆棣将怀中两只被荷叶包好的鸡腿递给了他。

  陆笙心头一暖,两人各自拿着一只鸡腿快速朝青阳城而去。

  刚到城门口,陈北河穿着一身劣质的铠甲站在临时搭建的看台上,右手扶在腰间斜跨的长剑上,只露出一双眼睛扫视着台下,标准的战场厮杀打扮。

  承阳王朝已经三百余年未曾发生大规模的战争,大量的崭新铠甲被封存于库,只有百夫长以上的人才有资格分得一套标准制式的战铠。

  台下早已经聚集了密密麻麻的少年,陆笙大致估算了一下,至少不下于两百人。

  青阳城总共才只有五万余人,去掉老弱病残妇孺,眼前这些少年占据了青阳城大半的适龄少年。

  陆笙带着陆棣往前挤去,顿时引来了多人的不爽,正要发作,可一看到站在他身后的陆棣时,怒气瞬间被浇熄了干净。

  “哼,老子现在有吸星大法在手,不长眼的尽管来找不自在!”

  陆笙心头腹诽,脸色淡漠的朝看台方向挤去,丝毫不将眼前这些人看在眼里。

  只不过看这些人如此配合,倒也是出乎了陆笙的意料,陈北河也发现了这边的动静,当看到人群里令人瞩目的陆棣时,嘴角不由咧出了一丝笑容。

  “陆笙见过陈大人。”陆笙挤出了人群朝陈北河抱拳道。

  陆棣也有样学样的抱拳,“俺也一样!”

  “给他俩各自分配马匹,待会出发后他二人跟在我身边!”陈北河被这一幕给逗乐了,朝一旁的侍卫吩咐了一声。

  见陈北河竟是让老兵让出马给新兵蛋子骑乘,在场的人顿时传来阵阵喧哗,哪怕是陆笙脸厚如墙,也抵不住那么多炽热的目光。

  “多谢陈大人赐马!”陆笙急忙抱拳道谢。

  “俺也一样!”

  陈北河点了点头,“你俩不用站在新人队伍里,站在我身后这些人身边,待会就出发!”

  “是。”陆笙点了点头,朝着那群人走去。

  站在陈北河身后的台下只有十来人,个个脸庞淡漠,站没站相的在哪里聊天,讨论着昨晚在城内青楼里姑娘的十八般武艺,荤段子一个接着一个,满脸意犹未尽的模样,羞得那位昨天给陆笙登名载册的文官面红耳赤。

  “我叫古长岭。”见陆笙朝自己走来,古长岭心头松了口气,急忙离那群老兵远了点,“喏,待会那两匹马就是你们的了,可得照顾好了,战马与我们情同手足!”

  “这么瘦,看来这手足迟早要折在路上。”陆笙顺着古长岭指的方向看了一眼,不由翻了个白眼,心头腹诽不已。

  “我叫陆笙,这是我弟陆棣。”陆笙笑着朝他打招呼,环视了一圈被拴在栏杆上的战马,指着场中两匹最健壮的高头大马,语气不容置疑道:“我要那两匹战马!”

  刚才陈北河并没有说具体哪两匹马,陆笙可不想半路上这两匹马被累死,索性就选最健壮的两匹,至于会不会得罪人,他可管不了那么多。

  古长岭脸色一变,那两匹马是陈北河身边两位亲信的骑乘,凭借着陈北河的器重,倒也无人敢明目张胆的抢夺这二人的东西。

  果然,陆笙的话语刚出口,那群站的稀疏的老兵不怀好意的朝他看了过来。

  “李庆,江从焕,有新人要抢你俩出生共死的马,你俩可得给他好好上一课啊!”老兵油子语气里带着戏谑。

  他们早就看这两人不爽了,仗着陈北河的器重,总以为自己高人一等,要不是陈北河,他们就能亲手把这两人给沉了澹南江。

  “李庆,江从焕,给他们点厉害瞧瞧,否则这新兵蛋子还真以为我们老兵无人,你俩可千万不能给咱们丢脸啊。”

  看陆笙出言不逊的模样,恐怕也不是好易于之辈,这些老兵嘴角挂着坏笑,争取借他人的刀来给自己出口恶气,语气里挑拨之意浓郁。

  反正都是狗咬狗一嘴毛,他们还乐的寻个开心。

  李庆满脸阴森的站了出来,直勾勾的看着陆笙,“小子,你什么身份,刚加入军营就敢抢我的东西,你算哪根葱?”

  “你现在扇自己十个耳刮子,老子可以当刚才那句话没听到,否则……”江从焕右手握在了腰间的刀鞘上。

  “扇自己耳刮子?老子没听错吧,今天这两匹马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话老子给你撂在这了,想死的尽管拔刀。”陆笙鼻孔朝天的看着远方,嗤笑道:“别以为剿了几次匪就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自从天下清平后,承阳王朝偌大的版图遍地开花,犹如雨后春笋般,形成了数十个大小不一的匪窝,正应了那句话,穷山恶水出刁民,总得给当朝者找点麻烦。

  只不过这些贼寇极为机动敏捷,一有风声就在深山老林蛰伏,等风声过去又四处杀人放火,把承阳王朝四大军团给耍的团团转,有时候小股军队遭遇了匪众,悍匪依仗着地形的熟悉,小型的军队也有夭折的可能。

  依陆笙的猜测,陈北河能搞来招兵令,必然是因为剿匪遭遇了大股贼寇,导致他损失惨重,才有了今天招兵买马的一幕。

  “得,现在丝毫通融的余地都没有了。”古长岭右手扶额摇头暗道。

  在他看来,眼前这名出言不逊的家伙最大的依仗,应该就是身后这个壮硕少年,可在刀口上舔过血的人,冲杀经验丰富,未曾训练过的人在他们手中根本走不过数招就得败下阵来,空有一身蛮力可不行。

  “你...好...好...好”

  李庆怒极反笑,三个‘好’字话音刚落,他整个人已经爆冲而出。

  双方的距离只有一丈,李庆只用了三息的时间便来到了陆笙眼前,砂锅大的拳头直接朝陆笙脑袋上砸去。

  “你找死!”

  陆笙目光冷冽,右手屈握成爪,正准备试试自己烂熟于心的吸星大法究竟是何等威力时,眼前突然一黑,陆棣一把将他举起放在了身后,随后一拳砸在了李庆挥来的拳头上。

  “嘭。”

  双方这一拳一触即分,陆棣丝毫未退,李庆急退五步。脸色惨白不已,右掌上传来阵阵剧痛。

  “哼,小子,别得意的太早。”江从焕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陆棣的右侧,身形凌空而起,迅猛的右腿夹杂呼啸的劲风朝陆棣脑门踢去。

  “傻大个小心。”陆笙眼皮子一跳,急忙提醒道。

  “嘭。”

  可惜,陆笙提醒的太晚,这一脚实打实的踢在了陆棣的脑袋上,令人惊诧的是,陆棣只是晃了晃脑袋,左手一把抓住了江从焕的右腿不给他退去的机会。

  江从焕脸色大变,使劲挣扎,可陆棣硬抗一腿抓住的机会岂会让它白白丢失。

  “喝。”

  陆棣挥出去的右拳还未收回,一拳砸在了江从焕的大腿上,在后台的所有人都清晰的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响。

  “啊。”

  江从焕脸色煞白,惨嚎了一声,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出去,整只右腿耸拉着,剧烈的痛楚令得他满地打滚。

  这一幕让台后的所有人都被震住,原本还想出手的李庆也被陆棣一拳打折江从焕大腿的力道给吓得不轻,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愣在原地。

  “还有谁?”

  陆笙朝这群老兵扫视了一眼,笑眯眯道:“不怕死的尽管来。”

  没有施展吸星大法的机会,让陆笙有些扫兴,不过亲眼见识到了陆棣的蛮力和抗击打能力时,陆笙也咂舌不已。

  “要是能拿来金刚不坏神功给他习练,那简直就是行走的战斗机啊,可惜...”陆笙给陆棣掸去脑袋上的沙土心头暗道。

  江从焕突然传出的惨叫声,再看着被老兵围在中央的陆笙和陆棣,一些被惨叫声吸引目光的新兵蛋子顿时明白了过来,估计是老兵想立威,却不曾想踢到了铁板。

  “这两小子看来也是天生的刺头。”陈北河嘴角露出一抹苦笑,他刚才还在担心这两家伙会不适应,看来这担心是有些多余了。

  “现在我说我要这两匹马,谁赞成?谁反对?”陆笙目光冷冽的看着这些老兵。

  想要不被人欺负,就得拿出让人畏惧惊骇的实力,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规则的拟定本就是拿来限制强者,保护弱者。

  陆笙深知,只有让人恐惧他所掌握的实力,他们才会对他心服口服。

  “我赞成。”李庆第一个点头,他是真的怕了,江从焕哪怕是能医好,恐怕也得告老还乡,估计日后还得瘸着走路...

  “我赞成。”

  “我赞成。”

  “......”

  一时之间,在场的老兵齐齐附和,生怕慢了几分就会引来陆笙的注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