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9.铁牛发疯了

诸天悍匪 疯透 2928 2019.08.18 18:03

  “这人应该就是你刚才提起过的人吧。”

  乔望大有深意的看了陆笙一眼,朝武龄笑道。

  “她说了不喜欢你,你为什么非得强人所难呢?”陆笙道。

  “不喜欢?喜欢这种东西,有一见钟情,也有日久生情。”

  乔望摇了摇头,接着说道:“乔某这些年在这个贫瘠的葬神岛步履维艰,你知道是为了什么吗?”

  “洗耳恭听!”陆笙道。

  乔望眼睛蓦然血红,狰狞道:“为的就是有着一日能站在武沧澜那老匹夫面前告诉他,老东西,想不到吧,你当年认为心术不正的小子,会有一天也走到与你平起平坐的地位吧?”

  “我相信你已经做到了,不过这是你和武沧澜的恩怨,你趁人之危,甚至囚禁武龄,还要强行拜堂结亲又是什么意思?”陆笙道。

  “没什么意思,不过是圆过去的遗憾罢了。”

  乔望脸色缓缓平静下来,“在刚来葬神岛时的那几年,比我境界高深的人大有人在,可是到最后却只有我活了下来,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你运气好呗。”陆笙撇嘴道。

  有了片刻休憩时间的陈北河与孙宸对视一眼,不由苦笑摇头。

  “运气在葬神岛是最不值钱的东西了。”

  乔望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这些年我能活下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笼络了一群人,让这一群人替我卖命,这些年,有不下双手之数的武灵境强者,被我用人给耗死在葬神岛!”

  “那你现在是准备用同样的方法耗死我们?”陆笙问。

  “没错,相比于亲手杀人,我更加喜欢假手于他人,而我作壁上观,欣赏两方人各自为了活命爆发出来的求生意志,直至最后力竭而亡。”乔望咧嘴笑道。

  “那你是不准备动手咯?“陆笙问。

  “只要你们不跑,那我就不会出手。”乔望点头。

  陆笙心头一沉,现在这种情况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对方是想借助人多势众活生生的耗死他们。

  “要不我们赌一场?”陆笙突然道。

  “怎么赌?”乔望笑道。

  “你应该能看出来,我不过是一个聚元期的人,你出一个武者境的人与我单挑,你赢了,照常与武龄拜堂成亲。”

  “那如果我输了呢?”乔望脸色戏谑,笑着问道。

  “放我们离开!”陆笙一字一顿道。

  “不是我不答应你,而是你刚才使用的招式太诡异了,恐怕一般的武者境也不是你的对手,这个赌约恕我无法答应。”乔望摇了摇头。

  刚才陆笙挥手间控制一个武者境手中的长剑,这一幕被赶来的他看得清清楚楚。

  陆笙既然敢拿这个来与他对赌,必然是对自己的实力又绝对的信心。

  “既然如此,那我今天就要看看,在你眼里命如草芥的手下得是多少人了。”

  陆笙嗤笑一声,转过头看向乔石帮的帮众,朗声道:“刚才他的话,你们大家应该听到了,他只是在利用你们为他效死!”

  “你们来葬神岛最大的目的不过是想赚到一辈子花不完的钱,再坐船回到家过上富足的日子,可现在你们过上了吗?你们不过是成为了他的刽子手,他可以借助你们的手完成自己的目的,但是你们能借助他完成自己的目的吗?不能,你们不过是他往上攀援时的牺牲品!”

  陆笙的一席话就像是引起了共鸣,令得在场不少乔石帮众脸色变了变,原本犀利阴狠的目光也变得晦涩起来。

  “住口,别在这里蛊惑人心。”

  乔望脸色变了变,朗声道:“要不是我成立整合了他们,让葬神岛从此有了秩序,恐怕死的人只会更多。”

  “这不过是你为了掩饰自己的野心而作出冠冕堂皇的理由罢了。”

  陆笙冷笑一声,他能看到在场有不少人被他说动了。

  迫于乔望多年来在葬神岛的威势,再加上不知谁是他的亲信,这些人短时间内自是无人敢当出头鸟,但只要有了这个苗头,那么乔望的统治地位必然会受到影响。

  “吼...”

  突然,一道犹如猛兽咆哮的声音突然响彻了整个峡谷,一道状硕的身影从天而降,砸在陆笙身旁,落在地面时溅起滔天的烟尘,地面都仿佛颤动了一下。

  陆笙散去周遭的灰尘,当看清来人时,嘴角不由抽了抽,竟是多日不见的铁牛。

  此刻的他正双手撑地,一脸不善的看着乔望,双腿屈起蓄势待发,脖子上的青筋盘根虬结,任谁也能看出这家伙已然陷入了暴怒状态。

  “想不到纪凌烟还真的找到了铁牛。”

  陆笙心头暗道,两人距离一丈远,铁牛身上所爆发出来的气势让他胸闷异常。

  “你就是那个趁俺老牛不备绑了烟姐与你成亲的家伙吧?”铁牛瓮声问道。

  “不错,就是我。”乔望点头道。

  “我要你死!”

  见乔望一脸风轻云淡的模样,铁牛眼睛條得血红,嘶吼一声,双脚踩入脚下青石数寸,身形突然爆窜而出,右手紧握成拳,拳头上竟是带着灼热的赤焰朝他砸去。

  “好快的速度。”

  陆笙暗暗心惊,刚才铁牛窜出的那一刻,要不是他竭力稳住身形,差点都被那股劲风给卷飞出去。

  乔望瞳孔微缩,在铁牛那带着赤焰的拳头砸来瞬间,手中纳戒突然一闪,一块黑色锦帕條的涨大,挡在了身前。

  “嘭。”

  铁牛的拳头与那块迎风胀大的锦帕触及发出一道闷响声,随后锦帕将铁牛的拳头牢牢裹住,铁牛这一拳像是砸在了泥沼一般,力道被卸去大半。

  “滚。”

  铁牛被这块锦帕扰的不胜其烦,猛地咆哮一声,整个右臂被赤焰尽数包裹,锦帕似是无法忍受剧烈的高温,在这一刻被灼烧成灰。

  “这家伙发疯了。”

  陆笙心头咯噔一声,铁牛的双眼早已经变得赤红一片,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无比炽热。

  峡谷里来喝喜酒看热闹的众人也被这一幕吓得不轻,全然忘记了来此的目的。

  “陈大哥,孙宸,我们走!”

  陆笙大喝一声,趁着铁牛牵制乔望的时机,惊醒了陈北河等人,一行人绕过正在缠斗的铁牛与乔望,由孙宸牵头,五人朝北面掠去。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去追。”

  乔望凭借巧妙的身法接近铁牛,一掌拍在他胸口将其震退数步,朝手下人道。

  下一刻,铁牛挠了挠胸口的掌印,再次悍不畏死的挥拳砸了过去。

  回过神来的乔石帮众顿时朝着陆笙等人追去。

  “你既然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乔望脸色极度铁青,数次想摆脱铁牛,可对方不依不饶,让他根本没有机会脱身前去追击陆笙等人。

  手中纳戒光芒一闪,乔望取出一柄长剑,准备全力击杀眼前之人时,人群里突然传来一道娇喝。

  “铁牛。”

  原本陷入癫狂状态的铁牛突然清醒了过来,一拳砸在虚空形成一股迅猛气浪逼退乔望,旋即没有丝毫迟滞地朝那道声音传出之地掠去。

  “铁牛,我们走,跟上他们!”

  当铁牛再次窜出人群时,其肩膀上坐着一名面容娇媚的女子,往陆笙等人离开的方向掠去。

  “你真以为乔石帮是你想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

  乔望脸色阴沉,手中的长剑突然悬停在空中,随后被他一掌狠狠的拍在剑柄上,长剑犹如一支离弦之箭,带起刺耳的音爆声响朝铁牛脖颈刺去。

  “这一击哪怕是武灵境之人也不敢小觑,坏了我好事,我岂能让你轻易离开!”乔望望着离铁牛越来越近的长剑,嘴角掠过一抹森然弧度。

  “铁牛!”

  “哞...”

  身处在半空中的铁牛突然转过脑袋,还未待长剑刺入他咽喉,只见他嘴唇微张,周遭涟漪荡漾,那柄长剑在这一道咆哮声下寸寸断裂掉落在地。

  “这是神识之技?!”

  乔望瞳孔微缩,在这一道无声的咆哮下首当其冲,身子倒飞而出,一口殷红的鲜血喷洒长空。

  在场的众人甚至还没搞清状况,便在这一道无声的咆哮声下口鼻溢血。

  “帮主!”有人急忙上来搀扶。

  “没事。”

  乔望搽去嘴角的鲜血,摆了摆手。

  “想不到神识之技真的存在!”

  乔望望着地面那柄碎成数节的长剑,脸色涌起一股病态的红晕。

  这一刻的他不由有些后怕,若是刚才铁牛直接使出这一招,恐怕现在的他早已经落得身死的下场。

  “施展神识之技估计代价不小,那人应该是不想使用,可为了保护肩膀上的人,才暴露了这道底牌。”

  乔望站在原地思忖良久,随后朝手下吩咐道:“传令下去,除了帮里必须留下的人,所有人都出去搜寻他们的下落,一旦发现这些人的踪迹,立刻上报!”

  “是,帮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