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3.开天

诸天悍匪 疯透 2520 2019.08.26 13:04

  “她又动用了神魔镰的力量。”陆笙心头暗道。

  先前武龄对上的那条赤焰金鳞蟒,所使用的力量应该没有借助神魔镰。

  现在借助神魔镰的力量后瞬间击毙一条赤焰金鳞蟒,这恐怖的实力让上方观战的上官锦绣和纪凌烟两人美眸中异彩连连。

  一条赤焰金鳞蟒见到这一幕,发出一道凄厉的惨嚎,尾巴扫起岩浆朝武龄砸去。

  “哼。”

  武龄冷哼一声,不闪不退,岩浆在她身前三尺外便无法寸进,左掌條的探出,朝赤焰金鳞蟒甩来的尾鞭拍去。

  怎料,在这一掌之下,赤焰金鳞蟒的尾巴竟是节节炸开,血肉掉入岩浆中散处阵阵焦臭之味。

  岩浆里的赤焰金鳞蟒被武龄和花想容给全部调动了起来,守候在赤霄焚神火前的四条赤焰金鳞蟒也朝着石壁上的两人快速掠去。

  场面一下子陷入僵持的局面,武龄对上数条赤焰金鳞蟒,先前蓄力占据先机斩杀一条,重创一条,现在被围困之下,疲势顿显,除了拖住眼前的几条赤焰金鳞蟒之外,再无建功可能。

  比起武龄,另一边的花想容亦是如此,两人都在想方设法拖住这些赤焰金鳞蟒,不让它们有机会去助拳下方与洛神花捉对的那条赤焰金鳞蟒。

  一旦洛神花击杀那条赤焰金鳞蟒,那么腾出手来的洛神花则能调转身形帮助他二人,再而取得胜利果实。

  “我们什么时候开始?”陆笙心头暗暗焦急。

  “还不到时候,洛神花应该就要击杀那条即将化蛟的赤焰金鳞蟒了。”幽冥道。

  果然,在石壁上辗转腾挪的两人被赤焰金鳞蟒围困陷入僵局时,下方的岩浆翻滚的愈发剧烈,洛神花肩扛着那条赤焰金鳞蟒突然窜出。

  那条即将化蛟的赤焰金鳞蟒此刻早已经气绝,身子瘫软在洛神花的肩上。

  “哈哈,若是再给你一百年的时间,还真有可能借助赤霄焚神火给你化蛟成功,可惜,天不遂人愿,且借你残躯一用!”

  洛神花目中的红芒大炽,扛着赤焰金鳞蟒来到那簇赤霄焚神火上方的一丈之外,右手成刀划在赤焰金鳞蟒的脖颈处,猩红的鲜血犹如小型溪流般朝赤霄焚神火滴去。

  陆笙站在上方看去,原本岩浆都穿不透的那层壁障,此刻随着赤焰金鳞蟒的血液浇灌其上,形成一个三尺大小的血气圆球。

  “赤霄焚神火,何不从了老夫?”

  洛神花蓦然大喝:“散去结界!”

  圆球上的血气愈发凝实,里面的物品也变得不甚清楚。

  “你若从了老夫,老夫可带你见识外界的广袤,你又何至于困在此处?”

  见赤霄焚神火并未搭理他,洛神花扛着蛇尸挥舞了数圈,猛地朝血球砸下。

  “嘭”

  血色圆球纹丝不动,洛神花并未停手,再次扛起蛇尸狠狠砸去。

  “刺啦”

  这一下,血色圆球突然传来一道细微的响声,露出裂纹。

  “哈哈。”洛神花仰天大笑,不管不顾,再次举起蛇尸砸去。

  “嘭。”

  血色圆球被这一下直接砸成数块掉入岩浆,而原本在内部无比温顺的赤霄焚神火迎风暴涨。

  那条被洛神花击杀的赤焰金鳞蟒被赤霄焚神火一烧,突然身躯一颤,竟是再次活了过来,挣脱洛神花的怀抱,朝下方的岩浆掠去,犹如泥鳅般转眼间消失不见踪影。

  “这就是赤霄焚神火的涅槃之力吗?”上方的陆笙看着这一幕,心头掀起滔天巨浪。

  这简直覆灭了他以往的认知,刚死掉的赤焰金鳞蟒竟是在赤霄焚神火炙烤之下活了过来!!!

  而这时,赤霄焚神火條的窜起,朝悬浮在上方的洛神花掠去。

  “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镇压!”

  洛神花黑袍鼓荡,厉喝一声,背后的幽莲透体而出,径直朝赤霄焚神火掠去。

  原本无比狂暴的赤霄焚神火犹如跗骨之蛆般缠绕在幽莲上,将漆黑的幽莲化成一朵猩红色的血莲。

  而在血莲的正中央,一簇微弱的几乎能被人瞬间吹熄的火苗在莲团上煜煜生辉。

  “哈哈。”

  洛神花见状,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手一招,那朵血莲朝他飘去,缓缓缩小透体而入。

  “老夫说到做到,这玉玺和雀羽飞剑是你们的了。”

  洛神花手一挥,将玉玺和雀羽飞剑朝武龄和花想容甩去,被两人快速脱离战圈接住,那些赤焰金鳞蟒似是知晓不是对手,舍弃了二人,朝下方的岩浆而去,转眼消失不见。

  刚接过玉玺,武龄脸色條的一白,手中的玉玺似是蕴含着极为迅猛的力量在她体内冲撞,仅仅片刻,她的神色变得萎靡不已,急忙将玉玺塞入纳戒,借着最后一丝力气将神魔镰嵌入石壁中才稳住身形。

  花想容接住雀羽飞剑,一口精血喷出滴在其上,本是水晶般的琉璃飞剑变成血红色,继而再次变为水晶之色窜入他胸前消失不见。

  “多谢洛前辈。”花想容感受着体内传来雀羽飞剑的悸动,抱拳笑道。

  “这方泥土能忍受多年的炙烤而不散,与老夫有缘。”

  洛神花不去看二人,伸出手准备去摘取那团悬浮在空中的猩红泥土。

  “老东西,赤霄焚神火你拿走老子不管,但你想拿走这团泥巴,得问过老子手里的刀!”

  一道黑影突然从上方砸下,一柄散发着幽芒的刀光犹如雷霆一击般,蓦地砍向洛神花递出的那只手臂。

  洛神花似是察觉到一丝危险,手臂突然收回,堪堪躲过那来势汹汹的一刀。

  “小子,你究竟是什么人?”

  单从刚才突然劈来的那一刀,洛神花便明白眼前这小子的实力和他这具分身的实力旗鼓相当。

  “老子是谁你不用管,现在老子要这团泥,你确定要和老子争?”

  陆笙目光深邃,嘴角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将幽冥刀横亘在胸前,上面的星点仿佛活过来般,犹如流星划破夜空,绽着诡异的光芒。

  借助神魔镰稳住身形在石壁上调息的武龄眉头不由皱了皱,此刻陆笙所表现出来的模样和她先前认识的大相径庭,就仿佛变了一个人般。

  “你知道这团泥是什么东西?“

  洛神花眼里原本熄灭的红芒再次散发出微弱的火光,盯着陆笙一字一顿道。

  “老子知不知道干你屁事,老子就问你,你是不是要和我争?”陆笙眼神幽深的盯着他。

  “老夫本以为这团泥在你们看来,恐怕无人能知晓它的作用,想不到还真有人有点眼力见,识货,既然咱俩都想要,终归是要斗一场。”

  “嘿嘿,老子正等着你这句话呢。”

  陆笙飒然一笑,悬停在空中的身形爆窜而出,手中的幽冥刀朝洛神花当头劈下。

  “老东西,你还能有多少元气和我斗?小心老子让你这一趟血本无归!”

  “足够拖到你秘法失效。”

  洛神花森然一笑,背后幻化出血莲,瞬间将他包裹在内,陆笙挥来的这一刀砍在血莲上,血莲通体一震,将力道尽数卸去。

  “你不过聚元期的实力,施展武极境的秘法,借的终究是外力,老夫有赤霄焚神火加持的本命莲护体,你攻不破老夫的防御!”

  洛神花在血莲内部将这一切看的清楚,阴森道:“小子,等你秘法的时间结束,老夫定叫你后悔来这世上一遭。”

  “老东西,且看老子这一式能不能破开你这龟壳!”

  陆笙猖狂大笑,手中的幽冥刀发出颤鸣声,似是蒙尘多年,在今天终于要再次展露峥嵘之势。

  “此式,开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