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6.洛神花

诸天悍匪 疯透 2687 2019.08.22 14:34

  在陆笙四人忙着逃脱赤焰金鳞蟒的追击时,此刻的八卦广场上,原本带着铁牛离去的纪凌烟被黑袍人掐着脖颈重回此地。

  “这是转轮八卦阵?”

  当石门再次被铁牛推开时,看着这座悬浮在空中的八卦阵图,黑袍人眼中的红芒大炽,狂喜道:“哈哈,老夫找了整整一百多年,所付出的艰辛又何足为外人道也。”

  “我们已经带你来了,你该把烟姐姐放开了吧?”上官锦绣一脸怒气,愤懑的看着他。

  先前三人刚潜出水潭,眼前这名黑袍人刚好在水潭之外,纪凌烟躲闪不及,被瞬间制住,令铁牛投鼠忌器,只得将其带来了此地。

  “放开?”

  黑袍人摇了摇头,冷笑道:“和你们一道来的四人究竟在哪?”

  “他们...”上官锦绣脸色不由一变,之前在这里的陆笙等人早已不见踪影,话还未完,碧眼花斑豹顺着石壁便从天而降,锋利的长爪朝黑袍人撕去。

  “哼。”

  黑袍人目中红芒闪动,竟是握着纪凌烟的脖颈直接伸了出去,将她作为挡箭牌挡住赤焰花斑豹的爪子。

  “吼~”

  一旁的铁牛眼睛登时通红,猛地发出一道咆哮,身形爆掠而出,拦在纪凌烟身前,一拳对上了碧眼花斑豹撕来的一爪。

  “锵”

  碧眼花斑豹在这一拳之下退出数步,这一爪子直接划开了铁牛的拳头,露出森白骨茬,鲜血顺着手臂爆涌而出。

  “铁牛!”上官锦绣和纪凌烟俏脸微变,惊呼出声。

  “放开我!”纪凌烟不停的挣扎着。

  “哈哈,秦阵垣,想不到吧,想不到我有一天会来掘你的墓吧?当年你就是放这只该死的畜生来咬我,今天我就扒了它的皮做大氅!”

  黑袍人仰天长笑,目光森冷的看向铁牛:“这只武极境的碧眼花斑豹已经耗费了大量的元气,你若是杀不了它,那你就死在这里吧!”

  “凭什么?”上官锦绣怒视着他。

  “凭老夫手里有她,区区纪家的人老夫还不放在眼里,要么助老夫宰了这头畜生,要么,老夫就先宰了这头牛,再让你俩吸引这头畜生,反正这头畜生元气所剩不多,老夫要杀它易如反掌!”黑袍人阴森道。

  “你...”

  上官锦绣正要据理力争,一旁的铁牛快速用布包住伤口,嗡声道:“俺答应你!”

  “铁牛。”纪凌烟目露担忧。

  “烟姐,不怕,有俺铁牛在,保证不会让烟姐出事的。”

  铁牛双手匍匐在地面,脸色涌起一股红晕,随之而来的是他身上的肌肉也在缓缓胀大,直至撑破衣袍。

  仅仅片刻功夫,铁牛早已不复存在,变成了一条体型长达两丈有余的赤牛,在其四肢上缭绕着经久不息的赤焰,眉心处有一个钟型印记绽着幽芒。

  “果然是赤焰撞钟牛。”

  黑袍人目露奇异之芒,一把将纪凌烟松开,低声喃喃道:“传闻纪家传承几百年,祖上得一荒芜钟,在三百多年前跟随赵承阳北上荡妖,擒了一头尚且年幼的赤焰撞钟牛,据说是那只牛自己找了过来,不停的用脑袋撞击荒芜钟,想不到竟然是真的!”

  “你到底是谁?”

  纪凌烟俏脸大变,眼里流露出恐惧之色,这个秘密哪怕是她贵为纪家嫡系也只知大概。

  赤焰撞钟牛的存在,一直以来都是纪家最为隐秘之事,可眼前这位黑袍人却好像亲眼看到了当时的历历幕幕。

  “哼,当年老夫还和纪云天有过旧怨,知道这个消息又有何难?”黑袍人嗤笑一声。

  “现在就好好的看戏吧,老夫倒要看看这头武灵境巅峰的赤焰撞钟牛厉害,还是这头武极境已消耗了大量元气的碧眼花斑豹更胜一筹!”

  “哞~”

  黑袍人话音刚落,铁牛发出一道震耳欲聋的咆哮声,随着这一道咆哮,铁牛眉心的钟型印记突然窜出,虚影钟在掠出的同时迎风暴涨,碧眼花斑豹躲闪不及,被虚影钟给裹入其内。

  “这应该就是赤焰撞钟牛的天赋之技了,依靠虚影钟锁定目标,哪怕赤焰撞钟牛陷入暴怒状态,也能轻易的找到对手!”黑袍人喃喃自语。

  “吼~”

  碧眼花斑豹无法挣脱笼罩在身上的虚影钟,嘴中的獠牙也变得粗壮了几分,目光凶戾的看着铁牛。

  铁牛后肢蹬了蹬地面,头颅朝下露出两只尺余长的黑角,朝被虚影钟笼罩的碧眼花斑豹撞去。

  在外人看来,就仿佛是铁牛被笼罩在碧眼花斑豹身上的虚影钟给激怒了般,哪怕是拼死也得将眼前这个钟给撞碎。

  碧眼花斑豹身形一跃,迎着朝它而来的赤焰撞钟牛掠去。

  “哞”

  可惜的是,铁牛的速度终究是慢了一分,被碧眼花斑豹落在背上,碧眼花斑豹四肢上的利爪嵌入铁牛后背,铁牛发出一道凄厉至极的惨嚎声,围着广场不停的跑动,想将碧眼花斑豹从背上甩下去。

  而这种迅猛的跑动并未将碧眼花斑豹甩飞,倒是让它背上的伤口被划得更大,鲜血犹如雨滴般洒满整个广场。

  “铁牛!”

  纪凌烟被这血腥的一幕给吓得面无血色,脸上满是泪水,似是想起了什么,径直跪在了黑袍人面前,不停的磕着响头。

  “前辈,求求你出手救救铁牛吧,他就要死了,你救救他吧,我求求你了。”

  “救他?”

  黑袍人冷眼看了她一眼,嗤笑出声,“这头牛壮的很,再坚持一会,那头碧眼花斑豹快不行了,老了就是老了啊。”

  果然,随着铁牛一个急停,碧眼花斑豹站立不稳,被甩飞了出去,还不等调转身形再次发难,便被陷入暴怒状态的铁牛给一头撞飞了出去。

  身处在半空的碧眼花斑豹吐出一口夹杂着肺腑的碎末,数次挣扎着想要站起,都因体内剧烈的伤势而瘫倒在地。

  “要是早来一百年,恐怕局势就得调转一下了,秦阵垣,这头畜生对你可谓是忠心耿耿了,老夫给它留一分体面吧。”

  黑袍人感慨一声,笼罩在黑袍下的右手突然探出,一只银针陡然刺入碧眼花斑豹的眉心,碧眼花斑豹通体一震,似是知晓大限已至,强撑着一口气,转头看了一眼祭台上的石棺,两只碧绿色的眼里淌下一滴血泪,脑袋朝着石棺的方向重重的垂了下去。

  在倒下的那一刹那,它的思绪仿佛回到了当年被一名锦帕男子搂着回了皇宫,那一天也是它第一次见到那名婴儿,裹在襁褓里的小家伙正在嗷嗷大哭,当看到它时,突然停止了哭泣,奋力伸出小手抚摸它的脑袋时,突然破涕为笑…

  “现在,该是你们告诉老夫那四人去往何处了。”黑袍人淡淡道。

  “当时我们就在这里分开了,他们在这里面对付碧眼花斑豹,我们往回走,他们去哪里了,我们也不知道。”上官锦绣急忙道。

  “如果花某没猜错的话,这里面肯定有机关,而他们应该是找到了门。”花想容带着林文杉走来。

  “跟了老夫一路,终于舍得现身了?”

  黑袍人认真的看了他俩一眼:“若是你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恐怕今天得留在这里了。”

  花想容脸色变了变,似是没想到对方一言不合就要开杀戒,不卑不亢道:“晚辈海港城少城主花形容,见过前辈,不知前辈高姓大名!”

  “洛神花!”

  “洛神花?!”

  听闻这个名字,纪凌烟与花想容的瞳孔一缩,脸色皆是变了变,似是想到一个传说中的人物。

  “现在你可以说说这些人到底去哪了吧?”洛神花寒声道。

  花想容点了点头,笑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四人应该借助着那面石棺离开了这里。”

  “何处此言?”

  “这是晚辈猜的,这个广场只有这么大,人如果在这里面,肯定会引来碧眼花斑豹的攻击,既然我们来到这时碧眼花斑豹没死,这些人又没有顺着原路返回,由此可知,他四人很可能躲在石棺里,我们把石棺打开看看,不就见分晓了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