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5.黄雀在后

诸天悍匪 疯透 2294 2019.08.27 14:24

  “小子,你这招叫什么名字。”

  洛神花抬头看了眼上方的陆笙,眼中的红芒黯淡了几分。

  “这是我自创的战龙三式,前二式:开天,裹尸!”‘陆笙’笑了笑。

  “开天主杀伐,裹尸走偏锋。”

  “刚才老夫还有些困惑,想了许久才明白,你先前故意用雾气腐蚀石壁,应该就是存了让石粉隐匿一部分雾气掉入岩浆内作为后手,想不到老夫也会在这种虚晃一枪的把式里翻了船。”

  洛神花目中红芒涌动,“那接下是该让我领教第三式了吧?”

  ‘陆笙’点头:“不错,只要你对这你脚下的这团泥巴还有觊觎之心,这第三式你必须得接下。”

  “也罢,老夫早已多年未曾与人斗个高下,只决生死,今天就借这具傀儡和你斗这最后一招。”

  洛神花点了点头,血莲从他胸前探出,在他头顶上方缓缓旋转。

  “那你可要接好了。”

  ‘陆笙’朗声大笑,手中的幽冥刀突然抬起,下方刚平静下来的岩浆,在这一刻似是受到了牵引般,开始荡起涟漪,随后涟漪翻涌地愈发剧烈,一条直径三尺大小的狰狞龙头探出了岩浆。

  紧接着是龙身,一条由岩浆组成的火龙身长达三丈有余,与‘陆笙’呈夹击之势将洛神花包围在内。

  ‘陆笙’气势蓄到了巅峰,右手倒提幽冥,朝下方洛神花掠去。

  “战龙无悔!”

  下方由岩浆凝实而成的火龙亦是同一时间摆动着龙尾,由下往上,睁开血盆大口朝洛神花咬去。

  这一幕若是被外人看去,就像是陆笙和下方的火龙在对阵。

  “老夫不会输!”

  洛神花目中红芒仅剩微弱的一丝,只见他双手一招,悬浮在头顶上的血莲骤然变大。

  “莲开灭世”

  洛神花对下方朝他掠来的岩浆巨龙不管不顾,一手虚托着血莲朝陆笙飞去。

  血莲在这一刻突然绽开,无数道幽芒从莲座上迅猛的窜出,直直刺向陆笙。

  “滚”

  ‘陆笙’身形没有丝毫停顿,手中的幽冥刀通体一震,刀背陡然涨大数尺,将他整个人挡在后面。

  幽芒撞在幽冥刀身上,发出道道清脆悦声响。

  见到这一幕,洛神花心头陡然一沉,撑起血莲朝陆笙撞去。

  “喝”

  陆笙手持幽冥劈在血莲之上,血莲上的花瓣瞬间将幽冥刀裹挟在内,花瓣犹有余力延伸而出,朝持刀的陆笙覆去。

  “镇压!”

  ‘陆笙’不去管已经覆在手臂上的花瓣,一脚踢在刀背上,巨大的力道迫使下方的洛神花朝下方而去。

  洛神花这一退,被下方掠来的火龙迎头赶上,火龙径直窜入洛神花体内,转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嘭’

  陆笙抽回幽冥刀刚挡在身前,洛神花身形突然变得通红,随后蓦然炸开,血肉纷飞间,两道红芒呈阴阳两仪悬浮在空中,随后凭空出现一道血莲,将两道红芒托在其上,莲座上还有一缕火种扑腾。

  “九转玲珑骰?”

  ‘陆笙’看了一眼横陈在莲座里的那两颗镂空的珠子,珠子内部还在不时闪烁红芒。

  红芒就是之前傀儡的双眼,此刻肉身被毁,这两颗眼珠子并未受到波及。

  “这就是能保存人神魂之力的东西吗?”陆笙问。

  “不错,这老家伙手中竟然还有两颗,真是出人意料啊。”幽冥道。

  “我们是不是该乘胜追击,把他寄居在九转玲珑骰里面的神魂打掉,把玲珑骰抢过来?”

  “我们只是侥幸赢了。”

  幽冥将脚下的涅槃泥收入纳戒,窜入甬道内,“我把第三式的大部分力量全部埋在了火龙身上,他赌的是持刀的我,否则这一击未必能分出胜负,这三招已经把我这些年来存在刀中的力量全部用完,接下来我会陷入沉睡,这滴补天水是最后一滴,留给你作为保命之需,你好自为之。”

  说完,陆笙只感觉占据他身体的幽冥犹如潮水般散去,身体再次由他主导。

  陆笙在心头呼唤了数次,幽冥也没有传来回应。

  莲座上幻化出一道看不清模样的虚影,遥遥望向陆笙,“小子,你很不错,记得好好活着,终有一天,老夫会找到你!”

  洛神花撂下一句狠话,似是担心陆笙有余力再次暴起,莲座带着赤霄焚神火与那两颗九转玲珑骰转眼消失于无影。

  “呼。”

  陆笙狂松了口气,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就像是梦境般极不真实。

  幽冥的附体,他感受到了身为强者该是何等的英姿绝伦,举手投足间,山崩海啸。

  “小子,秘法时间过去了吧,将涅槃泥交出来。”

  突然,一股生死危机萦绕在陆笙心头,他能听出来,这是一直以来被他恨得牙痒痒的花想容。

  他不过聚元期的实力,花想容抓住武龄不在的这个机会暴起发难,他根本没有任何抵御的手段。

  陆笙抬头望去,花想容早已经将雀羽飞剑给炼化,一步踏出,雀羽飞剑自动悬停在他脚下,就这样一步接着一步的朝他快速掠来。

  “怎么办?”

  陆笙心念急转,幽冥陷入昏睡,哪怕是纳戒中还有一滴补天水能让他瞬间恢复元气,可聚元期的实力又如何与拥有了雀羽飞剑的花想容一战?

  结局根本没有任何悬念!

  花想容每一步的递出,都像是踩在了陆笙的心头。

  “武龄!”

  陆笙心头一动,想起了先前因接过玉玺吐血的武龄。

  可石壁上这么多空洞,陆笙无法确定武龄在哪个洞里。

  “将涅槃泥交出来。”

  花想容站在洞口,雀羽飞剑萦绕在他周身,似是顽童般左顾右盼。

  “有本事你自己来拿!”

  陆笙目光淡然,紧紧的握着幽冥刀。

  幽冥拼着陷入昏睡也要将涅槃泥抢到手,甚至是将赤霄焚神火都给拱手送出。

  涅槃泥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若是还没揣热腰包就送出去,哪怕是无比惜命的陆笙,此刻也存了一丝借先前的余威恐吓花想容的侥幸心理。

  他实在是不甘心就这样把涅槃泥拱手送人!

  先前幽冥附身所造成的威力花想容肯定是看在眼里,此刻不动手,估计也是担心陆笙还能握刀递出一击。

  刚才陆笙所挥出的三刀,花想容感受到一丝死亡所带来的恐惧。

  可在典籍里听说过的涅槃泥让他不能后退,只得硬着头皮来试探。

  花想容在赌,赌陆笙的实力再次回到了原点。

  陆笙也在赌,赌自己先前的声势能逼退花想容。

  当然,陆笙心中还有一个念头,希望武龄已经疗伤完毕,尽快赶来,那么花想容将没有丝毫优势。

  两人僵持了十息,花想容终于是狠下了心思,心神一动,在他周围舞动的雀羽飞剑蓦然朝陆笙刺去。

  “好快的飞剑。”

  陆笙脸色微变,仿佛一个眨眼间,雀羽飞剑已经直直朝他面门刺来,让他连躲闪的可能都无法作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