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3.服不服?

诸天悍匪 疯透 2833 2019.08.04 19:08

  陆笙并未想过会走到这一步,可被人欺上门来,他只想在这个世界混吃等死的想法正在瓦解。

  既然麻烦和危险躲不开,那为什么不能正面击溃它呢?

  他本不想与人结仇,但也看不惯别人给他脸色,马厩里金鳞趾高气昂的模样让他不喜。

  “小子,我还没输呢,想娶武龄姐,你可得拿出真本事来!”金鳞挣扎着爬起身,擦去嘴角的鲜血,一把抽出阔背刀,随后脸色狰狞无比的朝陆笙掠去。

  “刚才是我大意了,这一次我要你死!”

  双方仅隔着一丈远的距离,金鳞体型无比肥胖,可却几乎是瞬间来到了陆笙的身前,手中的阔背刀带起阵阵破空声,当头朝着陆笙劈下。

  这一刀若是劈实,陆笙将被一刀两断。

  一个照面的功夫,双方已经进入到了如火如荼的局面,在场的人心都悬在了半空,骐骥这金鳞手中的刀能砍实,又希望陆笙能绝地反击再创先前辉煌。

  “吸星大法!”陆笙右手微抬,朝着金鳞手中的阔背刀伸去。

  刚还迅猛无比裹挟着劲风的阔背刀陡然一滞,悬停在了半空,任金鳞如何使劲,阔背刀都停留在空中纹丝未动。

  陆笙嘴角噬着冷笑,右手一挥,原本呈静止状态的阔背刀脱离了金鳞的手心,重重的拍在了金鳞的胸口。

  “噗呲。”金鳞再次喷出一口鲜血,被刀身拍的倒飞而出,数次想要挣扎着起身,都因手脚抽搐不受控制失败。

  “你服不服!”陆笙为了不引人主意,右手握住了阔背刀柄。

  在外人看来是他握着刀柄,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用元力施展的吸星大法在维持着这一切。

  这把阔背刀至少上百斤,不依靠元气,陆笙提不动它。

  “我不服!”金鳞脸色狠戾,咬牙切齿道。

  在他看来,这是因为陆笙有着不弱于他的实力,却故意扮猪吃虎误导了他,趁着自己大意的情况下施展狂风骤雨的手段。

  若是还有重来的机会,在他戒备的情况下,断断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嘭”

  陆笙并未多说,猛地一脚踢出,将金鳞踢出数丈之远。

  “这就是纯粹使用元力后腿部的力量吗?”陆笙有些咋舌,这一脚至少有着三百斤的力道。

  “小子住手,他已经输了,你为什么还要出手!”场外的金豹脸色铁青,咆哮道。

  “但他并未说认输二字,何来认输一说?”陆笙摇了摇头,举起阔背刀猛地拍了下去。

  “嘭。”刀身拍在金鳞的背上,发出一道沉闷的声响,众人只感觉心头一抽,仿佛抽在了自己身上一样,在这炎热的夏季遍体生寒,看向场中的那名瘦削少年时也有了些许惧怕。

  “服不服?”陆笙问。

  “不服!”金鳞咬牙答。

  “嘭。”刀背拍在金鳞身上传出闷响。

  “服不服!”

  “不服!”

  “嘭。”

  “服不服!”

  “不服!”

  “嘭”

  “.......”

  这一刀刀拍下去,金鳞的脸色已经无比惨白,肥脸上满是血沫,但眼中却没有丝毫怯懦,强忍着浑身上下传来的剧痛不愿认输。

  长时间的举着阔背刀,陆笙也终于感觉到体内元气的正在急剧亏空,不得不停下了动作,他已经不记得打了多少下,反正金鳞身上已经看不到健康的肤色…

  “这家伙胖也是有原因的啊,骨头是真的硬!”

  陆笙心头腹诽一声,哪怕是必输的情况,金鳞还咬着牙不认输,确实出乎了他的意料,也让他打心底升出一丝佩服。

  在他看来,这分明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若是自己遇到了打不过的人,恐怕还没等对方出手,自己就已纳头就拜高呼壮士饶命!

  金豹眼里早已经满含热泪,那一刀刀何尝不是拍在了他的心口,站在台上央求道:“儿子,服了吧,再打下去你会死的!”

  “我不服,我金鳞就是死了,我也不服!”金鳞吐出一口血沫,狠声道:“陆笙,你有本事就打死我,否则,今天的事没完!”

  “佩服。”陆笙被气乐了,首次将调转了刀身,将刀刃朝向了他。

  这个变化让在场的人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看这架势是准备下死手了啊。

  “卧槽,这家伙要杀人了吗?那可是东寨金豹的儿子啊,难道这家伙还真的要让东寨金豹断子绝孙不成?”有人條的站起身,失声道。

  “完了,估计这家伙是来真的!”

  “你还有最后一次改口的机会,到底服不服?”陆笙认真看了他一眼,轻声道。

  金鳞瞳孔缩了缩,先前的他断定陆笙不敢杀他,可现在他也吃不准这家伙到底会不会下死手,这一刀砍下来,估计能将他直接剁成两截。

  “我不服!“金鳞咽了一口唾沫,双眼怒视着他,一字一顿道。

  “好,果然是英雄豪杰。”陆笙咧开嘴露出洁白的牙齿,双眼开始充斥着血丝,“我陆笙今天倒要看看,你金鳞究竟是嘴硬,还是骨头硬!”

  “给我死来!”陆笙大喝一声,手中的刀蓦然劈下。

  “爹,孩儿不孝!”金鳞终于撑不住死亡带给他内心的恐惧,嘴角都哆嗦了一下,紧闭着双眼大喊了一声。

  “住手!”金豹猛然大喝一声,身形爆射而出,身在半空掌心骤然出现了一个豹形虚影朝着陆笙掠去。

  “呵,这老家伙果然是早有准备!”陆笙心头冷笑一声,暗道:“估计刚才金鳞说的话就是他们父子间的一个暗号吧,不过这死胖子的骨头也确实硬!”

  果然,在阔背刀砍实前,豹形虚影后发先至,仿若实体般匍匐护在了金鳞身前。

  陆笙能清晰的感受到阔背刀像是砍在了泥沼中一样,所有的力道皆被豹形虚影给卸去了大半。

  还未等他提刀后退,金豹已经站在了他身旁,阴沉的看着他。

  “想不到武师境的强者如此之强!”陆笙心头掠过一丝震撼。

  元气化形,便是武师最为显著的特征。

  武者晋入武师时,可以选择任意一个形体储存在丹田内。

  一旦出现生死危机,丹田内凝结的形体便会自动窜出护主,更有甚者,遭遇刺杀的情况下,形体会先宿主作出防御。

  那一刀陆笙为了演的逼真,几乎是用上了聚元九层全部的实力,却被金豹操控着一个元气凝结而成的豹形给轻易挡了下来。

  “我金豹代我儿子认输,这场决斗陆笙赢!”金豹环视一圈,一只手将金鳞搂起快速朝着医馆走去。

  “那家伙怎么会这么强?”武龄嘴角动了动,似是觉得今天所见到的陆笙和之前相比,像是换了一个人般。

  她不由想到了几天前陆笙也是像今天一样的动作,可两者的实力却大相径庭。

  现在陆笙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连她也没有把握能赢。

  “聚元九层巅峰的实力,竟是能越级把一个晋入武者境的人按在地上揍,老夫今天还真是看了一出好戏啊。”武沧澜目光泛起奇异之芒,心头暗道。

  看台上的众人还没有从先前的决斗中回过神来,所有人都没有办法去接受这场战斗的胜利者竟是犹如普通人一样的陆笙。

  “金鳞竟然输了...”有人不可置信的失声道。

  “不仅是输了,还差点死了。”有人加了一句。

  “那最后一刀分明是下死手啊,金鳞有东寨爹,我们这些人可没有啊,要是上去挑战他,被他手中那把刀剁成两截都没处申冤...”在这炎热的夏季,有人额头却在渗出冷汗。

  “这家伙是个狠人啊,以后没事可千万不要招惹他。”

  “连金豹的儿子都敢砍,今天这一场决战真是精彩啊,可惜了。”有人摇头遗憾。

  “可惜什么?”有人问。

  “可惜没看到金鳞被人砍成两瓣!”

  “哈哈哈,通杀通杀,我李云聪真是得老天爷眷顾啊,这小子简直就是我的福星,自从来了黑风寨,我李云聪从此跻身为三百两的身家!”

  “你好像没有通杀吧,我可是买了十两陆笙,按照约定,你应该赔我三百两。”

  李云聪:“......”

  “哈哈,李云聪,你这狗贼遭报应了吧,活该!”那些买金鳞的人本来满腔愤懑,此刻见李云聪吃了苍蝇似的脸色,不由大呼畅快!

  “......”

  陆笙并没有去理会众人各异到了脸色,径直出了广场朝马厩所在的方向走去。

  摸了摸正在吃草料的黑风,陆笙目光炯炯,轻声道:“黑风,你说我当个土匪怎么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