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7.人心不古

诸天悍匪 疯透 2650 2019.08.01 17:44

  当陆笙骑乘着黑风朝山寨的大门掠去时,广场的所有人都陷入了短暂的错愕中,随后反应过来的众人气得差点跳脚。

  这要是被陆笙就这样跑了出去,日后传到同行耳里,岂不是要被笑掉大牙。

  做土匪最重要的是什么?

  是口碑!

  “快给老夫拦住那家伙!”

  武沧澜是第一个回过神来的,见陆笙这小滑头骑着黑风径直出了寨,气得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任谁也无法想到陆笙会卡在这个关口跑路……

  “兄弟们,别让这家伙跑了!”有人急忙驾着马去追。

  一时之间,整个山寨犹如蚁窝掉入了热油,变得无比热闹,一群骑着马的悍匪快速朝着已经看不见人影的陆笙追去。

  “不行,这家伙的马太快了,他们去追恐怕会越追越远。”武沧澜回过味来,急忙朝身旁的武龄说道:“你守着寨子,老夫去追!”

  “是。”武龄急忙应是,虽然内心无比希望那家伙能逃出生天,可见到爷爷竟然要亲自去追,俏脸微怔,为了一个小乞丐,又何至于劳烦一寨之主亲力亲为?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在脑海里过了一瞬,趁着武沧澜还未走远,她不由叮嘱了一句,“爷爷万事小心!”

  “这小滑头还真是和泥鳅一样,找准机会就跑,还真是天生当土匪的料,这脑子灵光,哈哈!”金豹脸色也由先前的错愕中回过神来,哈哈大笑道。

  “唐某也挺欣赏这小子的。”唐峰看着武沧澜远去的身影,眼中带着晦涩难明的深意,与顾之熊对视了一瞬。

  “今天真是让四位叔叔见笑了。”武龄朝四人环视一眼,歉意道。

  “无妨无妨,我们常年在外面,也难得回来看望他一眼,今天看他还如此龙精虎猛,这是黑风寨之幸!”李广南笑道。

  “李广南,我怎么就听着这话感觉不对味,这几年你本事不见涨,怎么这马屁功夫功参造化,拍起来真是让人防不胜防啊!”金豹讥讽道。

  “关你金豹子什么事?老子这叫内敛,你懂不懂!”李广南斜睨了他一眼,冷笑道:“哪像你,就知道送大金链子,俗不可耐!”

  “老子不懂,你给我说道说道,内敛?就你这种家伙还拽起读书人的酸腐气来了,呕...我金豹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武龄头痛的退远了开去,这两人一旦凑在一起,就能唾沫横飞的吆喝一整天不带停。

  ......

  “嗯?老头子亲自追出来了?”陆笙自以为逃得生天时,懒洋洋的朝身后撇了一眼,顿时被吓得魂飞天外,只见武沧澜正紧紧的跟在身后,一步踏出就是接近丈余的距离。

  “驾,驾,驾,黑风快点,耗死后面这老骨头,还敢来追,别说我陆笙不尊老爱幼,再借你一双腿!”

  “昂~”

  黑风发出一道高亢的嘶鸣,身形几乎是化作了一道黑影,奔袭在丛林间如无物,总是能在撞到前方的树前准确的躲避开去。

  “真是捡到宝了。”

  陆笙紧紧的贴紧在马背上,尽可能的减少黑风驼负他时所带来的阻力。

  被黑风寨的人关押的这一个月,黑风虽然没有遭受虐待,可这种能在丛林中自由驰骋的快意,是它被捕获后一直梦寐以求的事。

  它能察觉到身后还有人在紧紧的吊着,只是目前的速度已经是在丛林里最快,虽然拉不开身后跟随的人,但它清楚,只要保持这个速度再过一炷香的时间,对方将不得不停下脚步。

  “还好,只要黑风一直保持这个速度,应该能甩掉这老头。”

  陆笙目光微闪,先前他以为能尽快甩掉身后的武沧澜,可现在离开黑风寨至少十里,身后的武沧澜还是不远不近的跟着,让他内心不由开始犯怵,这老头子还真是老当益壮啊,两条腿楞是能和四条腿较个高下。

  “小子站住,老夫可以放你离开,但是你这匹马必须留下!”

  经过长时间的奔袭,武沧澜已经开始微微气喘,他明白再这样持续下去,以陆笙脚下黑马的正值当年的体力,此消彼长之下,迟早会在他眼皮子底下给跑掉。

  “你当老子傻不成?这家伙是我驯服的,凭什么还给你?再说了,它已经是我的马了,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能给他,老头子,您就歇歇吧,都一把年纪了,还这么不要命,您那孙女虽然长得漂亮,但整天板着一块脸活像别人欠了她钱似的,这个要改改,否则可没人娶她。”陆笙大声道。

  “放屁,老夫的孙女美若天仙,你分明就是自惭形愧。”

  见陆笙揭自己的乖孙女的短,武沧澜就像是被抓到了痛楚,不知是否长途奔袭留下来的后遗症,满是沟壑的老脸气得通红,速度再次加快了几分,大有抓住陆笙后要吊起来打的念头。

  “美若天仙有什么用?”

  陆笙艰难的转过头看着他,讥讽道:“您说说看,谁希望自己的媳妇天天冷着一张脸,您看这么热的天,估计蚊子都不敢近她身怕被冻死,对了老头,你就省点力气吧,黑风四条腿,你就两条腿,还是一把老骨头,就不要折腾了,说不定还能多活几年抱抱重孙子,否则,哼哼...那可就说不准咯。”

  “牙尖嘴利的小子,待会老夫擒住你,定要把你吊在黑风寨的门口狠狠的抽,敢咒老夫,你当真是活的不耐烦!”武沧澜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那大家就各凭本事,别说我没提醒你,我可是本着尊老爱幼的想法想和你好好谈,你不听我也没办法!”陆笙摊了摊手。

  武沧澜不再说话,刚才说的话让他再次掉到了十丈左右的范围。

  双方维持在一个微妙的局面,前面的甩不掉,后面的追不上。

  突然,武沧澜似是发觉了什么,脸色怔了怔,嘴角咧开老大,仰天长笑,站在一颗树干的枝杈上停下了脚步,朗声道:“小子,今天你跑不了!”

  “我跑不跑得了你说了不算。”陆笙见他停下了脚步,不由愣了愣,旋即陷入了狂喜。

  他能感觉到长时间高强度的奔袭让黑风体力也开始有所不支,现在武沧澜停下了追逐,也让他心头松了口气。

  “总算是逃出生天了。”陆笙望着身后早已被树叶遮挡不见的武沧澜,喃喃低语。

  “小子,把我们坑上了黑风寨,怎么,你自己还想跑?”

  陈北河嘴角挂着戏谑的坏笑,突然出现在陆笙三丈之外,饶有兴致的望着他。

  “吁!”

  陆笙脸色大变,几乎是下意识的拽紧了手中的缰绳,黑风也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陈北河给吓了一跳,四肢嵌入地面一个摆尾,迅猛的惯性下在泥地里滑出一丈远的距离才堪堪止住身形。

  “真是一匹好马啊。”陈北河眼睛一亮,诧异的看了他脚下的马一眼。

  “陈大人,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陆笙摆出一副笑意吟吟的模样。

  “无恙,你看我像无恙的模样吗?”陈北河笑着问道。

  “咳咳,陈大人,你怎么会在这里?”陆笙干咳了几声,转移话题道。

  “我怎么会在这里?”陈北河愣了愣,饶有兴致的看着他,“可都是拜你所赐啊!”

  “陈大人,你放过我这一次如何,我保证日后发迹必定报答你今日的饶命之恩!”陆笙抱拳苦笑道。

  “放过你?谁放过我?”

  陈北河摇了摇头,右脚踏出,身形顿时消失在了原地。

  陈北河的身影就突然消失不见,还没等陆笙回过神来,脖颈上传来一道闷响声。

  陆笙只感觉脖颈传来剧痛,随后一股无法压制的疲倦袭上脑门,忍不住的翻白眼,强忍着昏迷前提起全身的力气骂了一句:“陈北河,我日你先人板板!”

  陈北河摇了摇头,“几天前还在说什么我之命即陈大人之命,这才过去几天啊,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