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5.我命休矣

诸天悍匪 疯透 2240 2019.08.05 17:01

  孙宸看着短匕已经近在咫尺,目光掠过一抹残忍,仿佛已经看到了陈北河在这一刀之下身死的惨状。

  他兄弟二人常年来的搭档,死在他二人手中的武师境强者已经不下双手之数,而这一招也是他二人惯用的手法,先露出破绽让对手轻敌,再而趁对手大意之下递出致命一击。

  这一招讲究快准狠,稍有犹豫便会迎来对方的绝地反击!

  “吸星大法!”

  陆笙深知这一击陈北河躲不开了,孙宸这一刀实在是刁钻至极,再加上陈北河有一定程度的轻敌,这一刀刚好就抓住了他致命的弱点。

  “可一定要拦下来啊。”陆笙目光带着急切,右手直指孙宸手中的匕首,掌心刮起一股迅猛的劲风。

  几乎是短匕已经触及陈北河脖颈前的那一瞬,陆笙的吸星大法迎头赶上,使得孙宸手中的短匕陡然一滞。

  “嗯?”孙宸脸色微变,他实在是没料到对方竟能滞缓到他的攻击,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

  而这一瞬的时间,也让陈北河有了喘息的机会,右脚一踏疯狂爆退,在短匕继续跟进的同时转过身来,右手拔刀横悬身前挡住了孙宸那致命的一刀。

  “好险,要不是陆笙这小子出手,我现在可能已经是一具尸体了。”陈北河退出数步,额间不由渗出了冷汗,心头砰砰直跳。

  “可惜了。”孙宸摇了摇头,轻声道。

  “不得不说,你的刺杀手段,陈某佩服!”陈北河将刀横在身前,全神戒备着两人。

  刚才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的滋味让他再次记起了入伍时伍长所说的一句话,永远别低估了自己的对手,哪怕对方的实力低微,也一定要记得,狮子博兔,亦用全力!

  “没有杀掉你,就没啥好说的。”孙宸看了陆笙一眼,失落道。

  “半柱香已经过去一半。”

  陈北河看了他二人一眼,沉声道:“接下来你俩还有一次机会出手,不过这一次出手哪怕能成功,你俩恐怕也只能步行,你俩是跟着我丈量过黑风寨离最近的城池究竟有多远的,没有坐骑,跑不出二十里,就会被追上!”

  “嗯,确实,你说的挺对的,不过我有了更好的主意。”孙宸摸着下巴思忖了片刻,认可了陈北河的说法。

  “更好的主意?”陈北河脸色微怔,旋即似是想起了什么,猛地朝陆笙掠去,嘶吼道:“快跑!”

  “不好意思,你过不去。”孙葛狞笑着挡在了陈北河身前,不给他靠近陆笙的机会。

  陆笙瞬间明白了陈北河叫他快跑的深意,眼前三人的实力与他根本不在一个层次,自己若是正面对上眼前这三人,将毫无还手之力,可惜的是自己还在沾沾自喜救了陈北河一命,谁曾想对方的矛头马上就转向了自己。

  “我就算踩了狗屎也不需要这么倒霉吧!”陆笙心头悲愤的咆哮一声,刚转过头准备跑路,眼前有人影一闪,孙宸已经拦在了他身前。

  “小子,你坏了我好事,还想一走了之不成?”孙宸右手成刀猛地朝他脖颈砍去。

  “完了。”陆笙倒退的同时本能的偏了一些,随后肩膀处传来一股沛然大力,被孙宸的手刀结实的拍在肩头,陆笙身子踉跄了一下,再次疯狂退去。

  “咦?”

  孙宸脸色有些疑惑,他对自己刚才那一记手刀的力量有足够的信心,似是不明白这家伙为何没有陷入昏厥。

  “哈哈,想不到吸星大法还能这样用,我真是个天才!”

  陆笙身子爆退的同时,也被自己惊人的举动而自得不已。

  刚才孙宸的手刀砍中肩膀时,陆笙便驱使着吸星大法快速的吸收肩膀上的后劲之力,这才让他硬抗了这一击之下未曾陷入昏厥中。

  “好险,这家伙是想活捉我要挟陈北河。”陆笙退了数步,也明白了对方是准备擒下他挟制武沧澜和陈北河。

  “滚!”陈北河刚才看到陆笙被结实的承受了孙宸一记手刀,顿时陷入了暴怒状态,手中的刀散出一道无匹的罡气逼退了拦在身前的孙葛。

  可谁曾想,孙葛似是早已预料到了一样,身子倒退的同时接近了正往这边退来的陆笙,一掌轻飘飘的朝陆笙后背拍去。

  “小子,我可不会向我哥一样对你手下留情,你既然坏我大事,今天你就死在这里陪葬吧!”孙葛心头冷哼一声,掌心的元气几欲凝结成实质,周遭的温度在这一刻都变得低沉了几分。

  “陆笙小心!”陈北河提刀朝孙葛劈去,想迫使对方收手后撤!

  “我命休矣!”

  陆笙心凉半截,背后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与金鳞决斗消耗的元气还未恢复,刚才为了搭救陈北河耗尽他大半元气,再加上刚才用吸星大法卸力,丹田内的元气早已枯竭,孙葛的这一掌是他无法躲过也无法卸去半分力道的致命一击!

  “不要杀他!”

  孙宸脸色大变,似是察觉到了孙葛这一掌下了死手,不由大喝出声!

  “武师境中期的家伙,也敢在黑风寨撒野,滚!”

  一道威严中带着嗤笑的冷哼声在马厩中响彻,孙葛那一掌还未触及陆笙后背,武沧澜的身影不知何时挡在了两人之间,右手缓缓探出对上孙葛递来的一掌。

  “嘭”

  “噗呲”

  这一掌触及便分,孙葛喉咙一甜嘴角溢血,身躯直接倒飞出去撞在了马厩的栅栏上,脸色异常惨白,几次想要挣扎着站起,双腿却仿佛不受控制般打着摆子,只得认命般瘫软在地面上大口喘息。

  “你还要出手吗?”武沧澜似是对自己这一掌的威力有绝对的底气,转头看向了孙宸。

  “多谢帮主不杀我弟之恩!”孙宸目露奇异之芒,抱拳道。

  对方乃是武灵境强者,这一掌若倾尽全力,孙葛必死无疑!

  “把矿脉图交出来,否则你该知道后果!”武沧澜轻声道。

  “大哥,不要给他,我们历经了艰险,找了那么久,凭什么给他们,纪家承诺许我孙家复兴的机会,哪怕是我们死了,至少我们的子女还能依附于纪家!”孙葛再次咳出一口鲜血,凄厉道。

  “矿脉,什么矿脉?”陆笙心头微动,不明白什么矿脉需要把命搭上去。

  “纪家?”陈北河闻言,与武沧澜对视一眼,皆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讶。

  “你们死了消息又该如何传到纪家耳中呢?

  他们没有矿脉图也找不到矿脉在哪里吧?

  我估计恼羞成怒之下,还得灭你全族,看你们到底有没有私藏呢!”

  有武沧澜这个老家伙护着,死里逃生的陆笙再次恢复了本性,看着身前只剩下一口气的孙葛,不由多嘴了一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