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4.傀儡

诸天悍匪 疯透 2262 2019.08.26 19:29

  陆笙手中的幽冥刀朝洛神花所在的下方蓦然挥下。

  这一刀劈下的瞬间,往上涌来的热浪仿佛被一刀两半,刀气从幽冥刀身上倾泻而出,刀气未至,下方的岩浆齐齐倒卷,露出一条深达丈余的沟壑!

  “妖莲临世!”

  下方的洛神花大喝一声,似是知晓这一刀的厉害,裹在身外的血莲突然绽开,犹如无数只猩红触手朝那道凝练无匹的刀气撞去。

  “嘭”

  血色触手与陆笙所施展的‘开天’碰在一处,发出一道震耳欲聋的音爆声。

  以交汇处为中心,所形成的气浪令得下方的岩浆轰然炸响,场中二人防备不及,被这一招所形成的气浪余威波及,身形倒卷而出。

  “这两人目前所施展出来的招式还是武极境吗?”上方的纪凌烟双眼睁大,站在甬道内惊骇异常。

  花想容和武龄早就找准机会窜入了就近的甬道内避其锋芒,倒是没有受到太大的波及。

  “涅槃泥吗?”

  花想容目光晦涩的看了一眼外面翻涌不休的岩浆巨浪,手指在纳戒上不停摩挲。

  陆笙身形拔高数丈,突然抬刀再次朝下方的洛神花掠去,“老东西,刚才那一招只是热身,你再接我一刀。”

  幽冥刀身上流转的星点突然一滞,绽出的黑色雾气将刀身裹住,朝洛神花劈下。

  “裹尸”

  刀身上的黑色雾气似是具备这极强的腐蚀性,周遭的空间都开始荡起阵阵涟漪。

  随着这一刀挥下,雾气脱离刀身化成一股滔天的黑雾往洛神花掠去。

  凡是周遭被黑雾殃及的石壁瞬间化成齑粉掉入下方岩浆里。

  “这一式至少有武王境的实力,若是寻常武王境,恐怕也得死在这一招之下!可惜,你遇到的是老夫!”

  洛神花脚踩在岩浆上沉浮,黑雾降临的瞬间,森白的双手突然探出,两朵小型的血莲在他掌心滴溜溜的旋转,突然往黑雾飘去。

  “妖莲焚神!”

  那两朵血莲的速度似慢实快,條的窜入黑雾中,其内似是蕴含着恐怖的毁灭之力,黑雾发出嗤嗤嗤的声响,转眼间便被那两朵血莲给灼烧干净。

  “老夫有赤霄焚神火在,你这一式哪怕能与武王境比拼,在老夫眼里也不过是土鸡瓦狗!”

  黑雾一空,那两朵血莲缓缓消散在空中,洛神花猖狂大笑。

  “是吗?”

  陆笙嘴角掠过一抹冷笑,“你看看脚下!”

  “脚下?”

  洛神花不由朝脚下望去,只见岩浆之下突然涌出一把由黑雾化成的大刀,根本不给他任何反应的机会,雾刀瞬间窜入洛神花身躯之内。

  “你....”

  洛神花黑袍下的面容陡然一黑,还未来得及去抵御窜入体内的刀气,身体内部突然涌出黑雾,身上的黑袍立即被腐蚀殆尽,露出了里面的一具干尸。

  “这是什么玩意?”陆笙心头暗惊。

  映入眼前的这具干尸像是死去多年,身上被纹刻着密密麻麻的刺青符文,两只眼睛像是被塞了两颗透着红芒的圆润珠子,嘴唇也被细线紧紧缝住。

  这是一具能让婴童止啼的恐怖干尸,狰狞的模样让人哪怕是看上一眼都会心生胆寒之意。

  “这是傀儡!”掌控了当前陆笙的幽冥淡淡道。

  “傀儡?就是分身的一种?”陆笙问。

  “对,也不对,这具分身只能让本体分出一部分实力。”幽冥道。

  “他这具分身怎么操控?“陆笙问。

  “你看他的眼睛。”

  “眼睛?”

  陆笙不由朝洛神花的眼睛看去,那双透着红芒的双眼似是能勾人心魄般,只是看一眼,心神都会传来阵阵疲倦之意。

  “醒来!”

  幽冥似是早有预料般,猛然大喝一声,陆笙心神一震,心头升起深深的后怕,若不是幽冥的咆哮,这一眼就能让他迷失。

  “好恐怖的眼睛!”陆笙心头骇然道。

  幽冥感慨道:“他那双眼睛能接纳本体的一缕神魂寄居在内,从而掌控这具身体,若是活人中了我这裹尸刀,武王境之下,能瞬间腐蚀成一滩血水,而他凭借着赤霄焚神火,马上就把裹尸的余威挡在身体内,想不到赤霄焚神火竟是恐怖如斯!”

  “他是靠什么来施展招式的?”陆笙诧异道。

  按他看来,对方只有神魂,凭借着一具傀儡行动,可一旦对上敌人,真正管用的应该是体内的元气才对,这才是最大的依仗。

  “你仔细看这具傀儡身上的符文,他用符文把这具肉身打造成一个丹田,将内部掏空储存元晶,再用寄居在双眼内的神魂来控制招式的施展!”

  “不过,他这具傀儡应该只能限制在武极境,若是武王境,恐怕咱们得掉头就跑。”

  幽冥怅然道:“这家伙放在几千年前,也是一个鬼才,可惜,现在的世界元气已然开始枯竭,若是在我那个年代,他至少是执掌一方的巨擎,现在却只能本体闭关苦修,依靠傀儡行走在世间,真可谓是这个时代的悲哀。”

  “那你为什么不趁他病要他命,快点动手啊,宰了这具傀儡,咱们还能把赤霄焚神火给抢了。”陆笙催道。

  “你以为我不想?你这身体不过聚元期的实力,施展刚才那两式已经力竭,如果可以,我比你更想冲上去取下他首级,他敢站在那有恃无恐的疗伤,何尝不是料到我使用裹尸后也陷入了喘息的阶段。”幽冥苦笑。

  “那怎么办?”

  “等!”幽冥道。

  陆笙:“……”

  两人就这般在一上一下悬停在空中不动,都在抓紧时间积蓄力气,到得现在他俩都明白,下一击,将是分出胜负的时候。

  时间过去半个时辰,上官锦绣忍不住好奇探出头来观察战局,当看到下方两人悬停在空中静止不动时,脸色怔了怔,“烟姐,他俩怎么不动了?难道都死了?”

  “不对,他俩应该是在积蓄下一次攻击的气力。”

  纪凌烟摇了摇头,美眸中闪烁着异彩,今天所见到一幕,简直是她这一生中所见最为震撼的一刻。

  先是武龄以武者境的修为爆发出武极境的实力,花想容借助祖灵符短暂的踏入武极境。

  真正让她无法忘却的却是陆笙,竟是以聚元期的实力挥出武王境的一击,这简直是颠覆了她多年来的认知。

  就像一个乞丐,上一瞬他还是乞丐,下一刻已然是家财万贯的富贾。

  “烟姐姐,待会他俩若是两败俱伤,你会不会动用底牌出手?”上官锦绣突然道。

  纪凌烟闻言怔了怔,坚定道:“铁牛现在受伤,我若是动用了底牌,就是罔顾铁牛性命,哪怕是承阳王朝的帝位摆在我面前,我也不会拿铁牛去赌!”

  “我明白了。”

  上官锦绣诧异的看了她一眼,随后低垂着脑袋,不知在想着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