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8.铁牛

诸天悍匪 疯透 2118 2019.08.07 14:07

  “这里就是海港城吗?”

  望着脚下这片放眼望去看不到尽头的海港城,陆笙瞪着眼睛震撼无比。

  海港城的一部分建筑甚至渗入了海平面,正值傍晚时分,金光潋滟的海平面卷起浪花,陆笙的鼻腔里被腥甜的海风灌满。

  “今天的时辰也不早了。“孙宸看了眼天色,“陆笙,少当家,待会你俩就在柳叶居住下,我和北河兄先去探探风,看看明天是否有船出海!”

  花费了两天的时间,一行人除了短暂的停歇外,马不停蹄的往海港城这里赶,终于在日落时分感到了海港城。

  “出海?”陆笙脸色微怔,疑惑道:“难道是....”

  “噤声!”孙宸急忙制止了他,朝着四周戒备的看了一眼,“此地鱼龙混杂,你俩最好装成游客到此游玩,等找好了船只,还得购买一些海上需要的瓜果口粮,最好是开两个房间,你俩一个,我和北河兄回去后一个,一个房间两个人也多一份照应,切记不要随便给外人开门。”

  “明白了,孙大哥你放心吧,这件事交给我!”陆笙拍了拍胸膛。

  “行,那我们就在这里先分开,你们从北门进城,我们随后绕道由东门进去。”孙宸道。

  “好咧,媳妇走吧。”陆笙盯着两个熊猫眼,咧嘴朝武龄笑道。

  “哼。”武龄嘴角抽了抽,努力板起脸走在了前方,这一路上被路上叫了无数次媳妇,知晓言语上的威胁没用,她也早就放弃了挣扎。

  “就这么放他们俩自己进去,会不会出事?”

  看着陆笙二人愈来愈远的身影,陈北河脸色露出一丝担忧,虽然未曾来过海港城,可只要来往过海港城的富贾一提起这,都会脸色难看的摇头,惟愿此生不再去海港。

  “没事,我俩若是跟在一道才会招来有心人的注意。”孙宸摇了摇头,接着道:“以武沧澜那家伙狡诈如狐的心计,你觉得他该有多大的勇气才会会让一个武者境中期的孙女一道前往?”

  “你是说武沧澜留了保命的底牌在武龄身上?”陈北河问。

  “当然,而且还不止一道,至少是我二人合力之下还能让她安然离开的底牌。”孙宸冷笑道。

  “唉,这老家伙确实狡猾。”说到武沧澜,陈北河也是气得牙痒痒。

  “哈哈,孙某能料到陈兄的愤懑,走吧,把该准备的事做完,今晚咱俩必须好好喝上一杯!”

  “走,半个月没沾酒了,你一说我就心痒痒。”

  ......

  “客官您几位?打尖还是住店?”一走进柳叶居,店小二急忙迎了上,一脸谄媚的笑道。

  “要两间上好的客房,再把你店里好吃好喝的尽管安排上来,大爷重重有赏。”陆笙像是回到了家一样,不留痕迹的从纳戒里取出一颗碎金在小二面前晃了晃,随后扔了一个铜板过去...

  武龄脸色发黑,这家伙还真是扣到了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地步。

  “好咧,客官舟车劳顿,先喝口茶驱驱乏,小的马上就去安排。”见着里陆笙手里的金子,店小二脸色愈发殷勤,将两人引到二楼靠窗的位置,随后急忙下楼往后厨走去。

  “啊,真是骨头都快散架了,来媳妇,揉揉?”

  “滚!”

  “......”陆笙:“媳妇你别生气,我就开个玩笑。”

  “滚!”

  见武龄一副不愿多说一个字模样,陆笙只得将目光放到楼下络绎不绝穿梭的人群里。

  此刻正值饭点,街道两旁的摊贩经过一天的疲累,吆喝声零零散散,倒也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不得不说,后厨的速度还挺快,两人只等待了半柱香的时间,桌子上摆的满满当当,一时间肉香四溢,不过对面的武龄双手环腰没动筷子,陆笙哪怕是食指大动也只能干咽口水。

  “开…”

  陆笙刚准备说开饭,坐在对面的武龄條的睁开眼,楼下传来一道仿若野牛的咆哮声,随后则是楼梯处传来地震般的颤动,二楼的食客都停下了筷子,目光惊惧的看着楼梯口。

  “什么怪物?地震了?”陆笙脸色微变,惊骇的往楼梯口望去。

  而在这时,一个硕大的脑袋突然出现在了楼梯口,随后其双手攀住两旁的护栏,费力的爬上了二楼。

  “我滴个老天爷,这家伙从小被灌了化肥吗?”

  陆笙看着眼前这名已然三米高的壮汉,吓得嘴巴张得老大,他丝毫不怀疑,若是被这家伙的拳头给揍实,抢救估计是不可能了...

  “客官...您...您几位....打....打尖还是住店?”店小二愣了数妙,才咽了口唾沫迎上前去,说话都不太利索。

  “限你十息把你店里的好酒好菜全部安排上来,否则俺老牛拆了你这家店!”

  壮汉仅仅一句话,声浪却在整个二楼席卷,不少人都不由自主的捂住了耳朵,可壮汉的咆哮声仿佛无孔不入般,令得不少人都脸色苍白,惊骇的看着他。

  “陆棣和这家伙比起来,就是个弟弟啊。”陆笙瞪大着眼睛感慨,握在手中的筷子都僵持在了空中。

  “十息?!”店小二闻言被吓得差点当场去世,谁能十息给你摆上一桌子菜?感觉你这家伙是在为难......

  可突然,店小二想起了有一桌子菜好像是刚摆上来客人还没有开动,不由将求救的目光看向了陆笙:“客官,要不你行行好,先将这桌子菜给这位客官,待会我让后厨给你重新上一桌,这一顿的所有消费都由小的买单!”

  这一桌子菜可不便宜,不过比起拆店,那可就不是一顿饭菜钱了。

  见陆笙脸色呆滞的看着他,店小二的内心愈发急切,差点就要跪下来给他磕个头。

  “媳妇,要不我们就先让这位大哥先,我们再多等等。”陆笙能体会店小二此刻的为难,不由转头看向了武龄。

  “先来后到,他若是等不了,可以滚!”武龄冷冷道。

  “哼,小娘们,俺老牛还真就看上你这一桌菜了,你不让,俺老牛让你今天就开始守寡!”

  话语刚完,陆笙只感觉一阵劲风袭面,一个比砂锅还大的拳头直直朝他脑门砸来。

  “她说的,你凭什么找我麻烦,有本事你去找她的茬啊!”陆笙内心破口大骂,条件反射似的抬起右手,刚准备施展吸星大法,楼下传来一道娇喝。

  “铁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