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7.乔望

诸天悍匪 疯透 2733 2019.08.17 13:51

  “怎么样?”

  半个小时过去,陆笙和陈北河站在石桥旁望风,由孙宸深入幽然苑去查探。

  当孙宸从里面出来时,陆笙与陈北河急忙凑了上去。

  “不错,确实是武龄,还有船上的其他两人。”孙宸喘着粗气道。

  “大概有多少人守着?”陈北河问。

  “保守估计不下二十人,而且都是武者境的人,看来这个还没见过面的乔石帮帮主对这三个人挺上心的啊。”孙宸讥讽道。

  “那怎么办?”陆笙愣了愣,二十多位武者严加看守,怎么救出来?

  “这些人还没有加上暗桩,保守估计不下三十人守着。”孙宸苦笑道。

  “不出三个时辰,所有在葬神岛的人都会赶来这里,到时可就更加不好救人了。”陆笙看向了孙宸,问道:“她们知道你吗?”

  “知道,我潜入进去了,她们三人体内没有元气,据武小姐所说,乔石帮的人喂她们吃了一种化解元气的药物,这类药物没有解药,只有等药效过去,再慢慢汲取天地元气恢复,她们三人现在就和普通人一样,连纳戒里的东西都无法取出来!”

  孙宸神色忧虑,若真的如武龄所说,哪怕将三人救出来,在没有元气的情况,一旦乔石帮的人发觉三人不见,偌大的帮派能如鸟兽散出去寻人,他们又能跑多远?

  “能化解元气的药物?”陈北河闻言,沉声道:“这种药物我听说过,应该就是化元草了,这种东西造价高昂,是一些家族里的人强行逼人就范的卑劣手段,想不到他们也有这种玩意。”

  “应该是来从那些来葬神岛寻宝人手上得来的。”孙宸苦笑道。

  “先想办法将他们救出来,剩下的我来想办法。”见他两眉头紧皱,陆笙目光微阖,突然道。

  “你有办法让她们恢复元气?”陈北河惊愕道。

  “只能尽力试试,至于有没有用,我也不敢保证。”陆笙道。

  拥有补天水这种东西,越少人知道越好,陆笙并不是完全信任眼前的二人,先前经历了被花想容在背后突然发难的事,他早已经成了惊弓之鸟。

  一旦暴露了补天水这种几乎能让人起死回生的东西,眼前二人是否能经得住诱惑难说,哪怕是目前不下黑手,谁能保证日后对方一念之差就送他上路?

  “好,那我们可就把命压在你身上了。”

  陈北河脸色凝重,看了孙宸一眼,接着道:“至于那些看守的人就由我来对付,只要没有武师境的家伙,我能确保不被人发现。”

  “如果真的有,那我刚才早就该被发现了。”孙宸道。

  “那行,待会就由我来对付那些看守的人,孙宸你带陆笙进去,只要让他们恢复元气后我们即刻离开!”陈北河道。

  “嗯。”陆笙与孙宸对视一眼,重重的点了点头。

  “事不宜迟,马上动手!”

  .......

  “那些人就是看守的人,那三个联排的屋子,就是武龄和另外两人暂时居住之地。”进入幽然苑,孙宸指着十丈开外的三个雅致屋舍道。

  “陈大哥,接下来就靠你了。”陆笙道。

  陈北河点了点头,从纳戒中取出数包用油纸包裹的粉末。

  “这是什么玩意?”陆笙诧异道。

  “这个是军中特有的安神散。”陈北河嘴角微咧,戏谑道。

  “安神散?”

  孙宸大有深意的看了陈北河一眼,“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安神散应该是助人安睡的药物,军中的人有些人常年刀口喋血,时常做噩梦,安神散的作用便是能让服用者昏沉的睡去,根本没有做梦的机会。”

  “对,你说的没错。”陈北河赞赏的看了他一眼。

  “但是这种玩意对聚元期的人或许有很大的作用,想对武者使用,恐怕收效甚微啊。”孙宸眉头微蹙。

  “作用于普通人的安神散是经过一比十稀释的。”陈北河摇了摇头,“而我这个安神散,武师境以下,来一个倒一个!”

  “那快点动手吧。”陆笙催促道。

  “待会安神散起作用后,我会发信号给你们。”陈北河叮嘱了一声,去找上风口,准备借着风下安神散。

  “等等,里面有人。”幽冥突然道。

  “有人?”陆笙脸色微变,急忙抓住了还未走远的陈北河。

  “怎么?”陈北河疑惑道。

  “里面有人,先看看。”陆笙道。

  “行,那就先看看。”见陆笙脸色认真,陈北河只得停下了脚步。

  而这时,武龄所在的房间突然打开,武龄脸色淡漠的走出了屋子,身后跟着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

  陈北河见状,不由看了陆笙一眼,自己和孙宸都没有察觉,这家伙不过聚元期的实力,是怎么知道里面有人的?

  “武龄,你真的对我没有半分感情吗?”男子突然道。

  “乔望,我没想到,当年你离开了黑风寨竟是来到了这里,还当上了一帮之主。”武龄淡淡道。

  “我要你回答我的问题!”乔望脸色涌现一抹怒色,不满武龄顾左右而言他。

  “他们认识?”

  陆笙见状,脸色一怔,陈北河与孙宸也一脸的不可置信。

  三人都是半路出家不情不愿的成为了黑风寨的一员,任谁也不会想到,乔石帮的帮主,竟是从黑风寨中走出来的。

  “乔望,我们已经十年没见了吧,当年我还是一个几岁的小孩,你每次回来,都会给我带糖葫芦,我那时候是喜欢你,但并不是男女之情的喜欢。”

  武龄摇了摇头,淡然道:“我自出生起就未见过自己的父母,除了你和爷爷,寨子里的人都不知道我是女儿身,而我也一直把你当成哥哥。”

  “现在都不流行好人警告了?”

  陆笙闻言,暗暗摇头,“现在流行哥哥警告...”

  “你知道当年为什么离开黑风寨吗?”乔望怔神了许久,看着她的背影突然道。

  武龄摇头。

  “因为你当年曾说过要嫁给我。”

  乔望沉声道:“后来你的爷爷,把我带进黑风寨的人,也是我乔望最敬重的人,就在你说长大了要嫁给我的那一天晚上,他找我谈了话。”

  “你知道他怎么说的吗?”

  乔望脸色突然变得异常狰狞,似是要言尽这些年的辛酸,低吼道:“他说我品行不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让我以后不得再靠近你。”

  “这些事当年爷爷并未对我说起过。”

  武龄闻言愣了愣,接着道:“那时候的我根本不懂得男女之事,爷爷为了寨子根本没空管我,也从来没有教我要避嫌,而我那时候便认为有人对我好,我以后就要嫁给他作为报答。”

  “但其实不是这样的。”武龄转过头看着他,认真道。

  “那该是怎么样的?”乔望不死心的问。

  “有个家伙在几天前对我说过,喜欢这种东西,捂住嘴巴,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

  武龄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我觉得他说的对。”

  陈北河与孙宸面面相觑,随后齐齐朝陆笙看去。

  “咳咳咳,我说了很多话,不记得了。”绕是陆笙脸厚如城墙,此刻也不由红了红,讪讪道。

  “那他现在又在哪里?”乔望脸色突然平静了下来。

  “不知道,应该死了吧。”武龄淡淡道。

  陈北河与孙宸再次转头看向了他。

  陆笙:“......”

  “既然他已经死了,你就不能考虑一下我吗?”

  乔望双手虚抱,朗声道:“仅仅十年的时间,我就把乔石帮发展到了能与黑风寨比肩的势力,再给我十年,我乔望保证能做得比黑风寨还大!”

  “我只是把你当哥哥。”武龄摇头道。

  “哥哥......又是哥哥,可是我不想!”

  乔望额上青筋暴起,冷冷的看着她:“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只好用强了,你还年轻,我敢保证,终有一天会让你死心塌地的爱上我。”

  说完这一句,乔望拂袖往外走去。

  “乔望,你到底想怎么样?”武龄问。

  “我不想怎么样。”乔望脚步顿了顿,头也不回道:“既然你不喜欢我,我得不到你的心,就先得到你的身体!”

  “乔望,我们永远不可能!”武龄目光坚定道。

  “有些话你现在说,为时尚早!”乔望快步离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