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8.我在甲板上晒太阳

诸天悍匪 疯透 2007 2019.08.12 08:38

  “哦,你是说昨天晚上有一个瞎子和他长得一模一样,偷了你的冰魄元石?”纪凌烟捂嘴惊讶道,她没想到昨天与自己争夺冰魄元石的人就是上官锦绣。

  “我也没想到烟姐姐会带着铁牛哥只身来海港城玩呢,要是早知道是烟姐姐,我说什么也不会出价争。”上官锦绣脸色有些失落,“不过昨晚上被那个瞎子偷走了,哼,真是可气。”

  “不过那瞎子真的和刚才那个叫什么陆笙的家伙长得很像。”上官锦绣又加了一句。

  “你说什么呢,当时我就和陆笙在一起,说不定就是长得像罢了,那时候天那么黑,你看的也不是很清楚,可不能乱说,你一句话,就可能让别人遭受莫须有的罪过。”纪凌烟认真道。

  “锦绣信得过烟姐姐。”上官锦绣笑道。

  .......

  “嘘,好险,差点就穿帮了。”

  陆笙躲回自己所在的房间,不由长松了口气,上官锦绣转过头的那一瞬,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都快停止跳动。

  “幸好,只要这一段瞒过去了,这几天在船上见面也就没那么尴尬了。”陆笙苦笑不已。

  要不是纪凌烟能证明昨晚自己和她在一起,此刻哪怕是跳进海里也洗不清自己的嫌疑。

  “不过也太巧了吧,纪凌烟和上官锦绣竟然认识,看她俩熟稔的模样,想必是很久前就认识的朋友。”陆笙躺在床上的上,只感觉眼皮子都在打架。

  自从黑风寨出来后,这几天他就没好好休息,现在一躺在床上,困意就像潮水般涌来,不出片刻,房间里便传来匀称的呼吸声。

  昨夜一整晚,陆笙的心弦都处在紧绷状态,不敢有丝毫大意,此刻心弦一松,前世今生第一次坐船的他还来不及感受新鲜感,便快速进入了梦乡中。

  这一觉陆笙睡到了第二天早上,经过一一整天的休息,陆笙只感觉浑身上下的细胞都重新焕发活力。

  “想不到天地元气竟是如此稀少,几天前消耗的元气,现在丹田内还是干涸状态,要是有元晶就好了。”

  陆笙盘膝坐在床上,心神內视,自那天为了搭救陈北河抽干了丹田内的所有元气后,这几天的时间,丹田内只补足了三层元气。

  “怪不得陈北河会说武王境的强者也会被普通人给活生生的耗死,车轮战之下,武王境单单一人,无时无刻的处在战斗中,终有力竭之时,迟早被捅黑刀子。”

  “按这么下去,估计再过个一百年,恐怕这个世界上的天地元气也会被汲取殆尽,到了末法时代,那时候的人又该如何修炼?”陆笙疑惑。

  疑惑只在脑海里存留了一瞬,陆笙便将它从脑海里摒弃,起身往甲板上走去。

  天色才蒙蒙亮,海面上被雾气笼罩,陆笙甚至能看到有呈颗粒状的水珠从船身两侧朝后方掠去。

  “小兄弟,这么早就起来了?”王左眼咧着大黄牙笑道。

  “是啊,睡不着了,就出来透透气。”陆笙笑道。

  “年轻人就是不一样,这精气神,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老头哪里比得上。”王左眼掏出烟袋往烟枪里熟稔的塞烟草。

  陆笙脸色微怔,因为他看到王左眼的右手是一个粗陋的铁钩,不过王左眼将那铁钩使唤的像手一样灵活。

  “这家伙不仅瞎了右眼,还没有右手...”陆笙嘴角微抽,这家伙真是身残志坚啊,都这么惨了,还天天往大海里跑,估计也是活的不耐烦了。

  “王左眼,你那右手是怎么回事?”陆笙倚在栏杆上问道。

  王左眼用铁钩将烟枪架在嘴里,再用左手取出火折子点烟,缓缓吐出一口浓烟,满不在乎的道:“还能怎么回事,遇上海盗了呗,他想抢我船,这船是我命根子,抢了它还不如直接杀了我来的痛快!”

  “然后呢?”陆笙来了兴趣。

  “然后我俩就单挑了一场,我赢,他们不准动我船上任何东西,我输,船上的所有人都成为海盗。”王左眼道。

  “那谁赢了?”陆笙微怔,这不是几天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嘛。

  陈北河与武沧澜打赌,陈北河高估了陆笙,也低估了武沧澜的狡猾,才让一支两百人的队伍还没有汇入澹南军团,半路上成了悍匪...

  “我赢了。”王左眼仅剩的左眼焕发一股迫人的光芒,傲然道。

  “那你这只手?”

  “哦,被那名海盗砍断了。”王左眼戏谑道:“我和那家伙的实力差不多,僵持不下,到最后两人都斗红了眼,他用刀砍我脑门,我捅他胸口,我左撇子占了便宜,用右手去挡他那一刀,被砍掉右手,他没得躲,被我捅死了。”

  “怪不得手下的人会这么尊敬这老头,都是从生死一线上挣的啊。”陆笙暗道,王左眼说的越轻松,他越能体会到那时候他的无助和恐惧。

  “最后那群海盗信守承诺离开了?”陆笙问。

  “是啊,海盗也是人,要是当老大的不重诺,那迟早有一天会被下面的人给捅了刀子。”王左眼点了点头。

  “那你这右眼是怎么瞎的?不会又遭遇了海盗拿箭恰巧射进了你右眼吧?”陆笙笑着问。

  “没有,自从那一次赢了后,那群海盗就记住我了,只要是我的船,他们就不敢过来。”王左眼呷了口烟。

  “那是怎么回事?”

  “唉,这右眼瞎的确实是运气不好,那一次我在甲板上晒太阳,谁知道一只海鸥拉了坨屎掉在我的眼睛里了!”

  “一坨屎就把你的眼睛砸瞎啦?”陆笙不由瞪大了双眼,这林子大了真是什么点背的都有。

  这般想着,陆笙暗自告诫自己,以后晒太阳一定要记住打伞,否则被一坨鸟屎给砸瞎了真是说理都没地儿说去。

  “不,那他娘的是我右手装上铁钩的第一天!”

  陆笙:“.......”

  弯转的太快,陆笙只感觉整个人都被带偏了。

  陆笙错愕的看着他,低声喃喃道:“这难道就是我变瞎了,也变强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