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8.见死不救又如何?

诸天悍匪 疯透 2480 2019.08.23 16:19

  “呼,还好还好,总算是跑掉了。”

  确认赤焰金鳞蟒并未追来,陆笙停下脚步狂喘粗气,那种生死悬于一线的感觉就像是被人无形中扼住了咽喉。

  “现在怎么办?”武龄问。

  “不知道。”

  陆笙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离开那个火山口越远,地面也没有了烫脚的炙热。

  “我们得去找他俩汇合。”武龄将神魔镰收起,淡淡道。

  “别,现在回去还不知道是找他俩汇合,还是找赤焰金鳞蟒送菜呢。”

  陆笙急忙摇头,眼里带着恐惧,“你们倒是跑得飞快,我这个垫底的说不定就成它盘中餐了,要去你去,我反正不去。”

  一路跑过来,这里面的甬道四通八达,谁知道陈北河与孙宸究竟跑到了哪里?

  再加上体内元气消耗剧烈,陆笙可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那我去找。”

  武龄撇了他一眼,径直往来的方向走去。

  “这娘们还真是....小心!”

  陆笙暗骂一声,正要跟上,脑海里便传来了幽冥的提醒,急忙大喝出声。

  武龄身形一顿,條的腾跃而起,快速离开了先前所站立之地。

  “嘭。”

  只见她先前所站立的地面突然炸响,碎石纷飞间,武龄脚尖轻点石壁,再次朝陆笙掠去。

  “逃。”

  武龄淡淡的说了一个字,速度比先前还快。

  “不用,这家伙要追,我们跑不了。”陆笙突然道。

  “咦?好敏锐的感知。”洛神花轻咦一声,从暗处走了出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陆笙脸色凝重到了极点。

  能让幽冥都只能在对方突然发难的时候发觉,眼前之人的隐匿手段已经堪称可怕。

  “我是什么人你不用管。”洛神花道。

  “我们没有仇怨,你究竟想干嘛?”

  “老夫要你带路,找到秦阵垣的真正埋骨之地!”

  “秦阵垣?”陆笙脸色微怔,转头看向武龄。

  “最后一位秦帝。”武龄淡淡道。

  “不好意思,我们也不知道这家伙在什么地方,前辈修为滔天,想必要找到他易如反掌。”陆笙笑道。

  在这里没有见到赤焰金鳞蟒,也就证明那条蛇很有可能被眼前这位实力极高的黑袍人击杀,与这种人待在一起,无异于与虎谋皮。

  “你觉得老夫是来找你商量的不成?”洛神花语气戏谑。

  陆笙和武龄脸色不由难看了几分,一脸戒备的看着他,“前辈总不能强人所难吧?”

  洛神花摇了摇头,淡漠道:“两条路,一,带路,二,死,你俩可以选了!”

  “我刚才被赤焰金鳞蟒追杀消耗了大量元气,无法抵御这火山的炙热,既然你非要我带路,也不是不行,但是要等我恢复了元气才行。”陆笙无奈道。

  “这里有两块元晶,你二人各一块,足够路上汲取元气恢复!”洛神花黑袍下飞出两块元晶掠向陆笙。

  “这老家伙还真是大气的。”陆笙接过元晶心头有些诧异,手中这块元晶就像是冰窖中刚取出,冰冷异常。

  “行,那我们就给你们带个路吧。”

  陆笙将元晶握在手心,运转吸星大法汲取。

  “玛德,我竟然忘了这娘们身上有块冰魄元石,害的我耗费了那么多元气。”

  感受着手中这块元晶的冰冷,陆笙突然想起了武龄身上还佩戴着一块冰魄元石。

  想到这,陆笙不由朝武龄靠近了几步。

  “陆笙,小心点,有点不对劲。”幽冥突然道。

  “不对劲?怎么说?”陆笙眉头微蹙。

  “这个身穿黑袍的家伙虽然能阻止他人窥探,但很有可能不是人。”

  “不是人?”

  陆笙不由翻了个白眼,“难道这家伙是死人不成?”

  “对,这人很可能就是死人。”

  幽冥接着道:“这家伙应该是死了,被人制成傀儡。”

  “你怎么看出来的?”

  “若没有那两块元晶,我也看不出来,一般来说,元晶被人体接触都会带着温度,而这家伙递给你的元晶却异常寒冷。”幽冥道。

  “那也不对,说不定他是放在纳戒的呢?”

  陆笙头皮发麻,千百个不相信手中这块元晶是从死人身上得来的。

  一想到有千百只蛆在手中这块元晶上蠕动,陆笙感觉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不会,就算他是从纳戒里取出,这个温度也不正常。“

  幽冥道:“刚才他躲在暗处没有被我发现,估计就是因为他是一个死人,没有气息被我捕捉,这种人要躲,你叫我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发现他。”

  想来先前被黑袍人差点偷袭武龄成功,让幽冥曾夸下的海口被打了脸,此刻急于要证明自己。

  “他如果是个死人,怎么行动的?”

  被幽冥这样举证,陆笙心里也有些动摇,不死心道:“死人又是怎么使用元气来攻击别人?”

  “这个我也不知道。”幽冥道。

  “那行吧,我会小心点的。”陆笙点了点头。

  “大家好啊,真是一下子不见,如隔三秋啊。”

  陆笙再次回到先前从石棺上下来的地方,环视一圈,朝着众人热络的打着招呼。

  “花兄,你还没死啊。”

  陆笙上前热络地拍了拍花想容的肩膀,认真道:“你看我也没死,我的媳妇就不需要你来帮我照顾了。”

  “陆兄弟就是会开玩笑,花某先前只是和你开个玩笑,还请陆兄千万不要往心里去。”花想容神色有些不自然,讪讪的笑道。

  现在林文杉身受重伤,若是再被陆笙联合其他两位同伴,花想容并不认为自己能全身而退。

  虽然有底牌保命,但将底牌用在这种事上太不划算。

  “这家伙还真是能屈能伸啊。”陆笙心头微凛。

  “没事,我怎么可能往心里去呢,咱们可是兄弟。”

  陆笙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一字一顿道:“过命的兄弟啊!”

  “是是是,陆兄弟胸怀如海,花某愧不及也。”

  饶是花想容脸厚如墙,也不由红了红,不敢对上陆笙那调侃的目光。

  “陆笙,你能不能再给我一些先前给的解药?”

  纪凌烟脸色有些不自然,“铁牛对上碧眼花斑豹,受了重伤。”

  “受了重伤?”

  陆笙闻言朝铁牛看了一眼,摊手道:“关我什么事?”

  虽然陆笙内心对铁牛竟是能击杀碧眼花斑豹感到无限好奇,但这女人在最关键的时刻丢弃他们自行离去,早已经被他给列入了黑名单,最好能不相往来最好。

  解药就是补天水,现在连陆笙自己都没有。

  “你帮个忙怎么了?等回了海港城,你那解药需要多少元晶你说,我叫我爹爹给你。”上官锦绣瞪了他一眼,愤愤道。

  “元晶?那种东西可不是元晶能买到!”

  陆笙摇了摇头,道:“你们走后,孙宸差点被碧眼花斑豹一爪子挠死,最后的解药全部给他了。”

  “好的,我明白了。”纪凌烟点了点头,本是骐骥的目光瞬间黯然下来。

  “你是不是真的没有了?你不会是在骗我们吧?铁牛大哥也算是替你们报仇了,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小气?!”上官锦绣腮帮子鼓起,气冲冲道。

  “我说了没有就是没有,见死不救?先前是谁见死就退的,现在来给我说什么见死不救?”

  陆笙冷冷的看着她,嗤笑道:“我见死不救你又能如何?老子可不欠你们!”

  站在角落里的武龄闻言,眸子里绽着异彩,似是心头解气,嘴角弯起一抹弧度,见陆笙突然朝她看来,俏脸再次板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