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3.以后咱们就是自家人了

诸天悍匪 疯透 3332 2019.08.14 18:17

  “你也知道纳戒这玩意?”陆笙惊道。

  “大爷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纳戒算什么玩意,间戒都知道,不过你小子能差点死在海里,不可能有间戒那种玩意,它足以装下一座城池,内蕴活物,哪是纳戒能比。”那人嗤笑道。

  “可是我体内没有丝毫灵气,打不开纳戒啊。”陆笙眼珠子转了转,失落道。

  “真是麻烦,算了,大爷也不是小气之人,就赠你点造化吧。”那人不满的说了一句。

  陆笙只感觉脚下的地面突然颤动了一下,随后一滴在阳光下闪烁着七彩之芒的液体凭空渗出地面,直直朝陆笙而去,悬停在他脑门上三寸之外。

  “这是什么玩意?”陆笙愣了愣。

  “这是补天水,大爷也就三滴而已。”那人道。

  “有什么用?”陆笙问。

  “你竟然不知道补天水有什么用?”那人错愕道:“这玩意能瞬间修补你体内的任何伤势,只要你还吊着一口气,有这玩意在,你就...”

  陆笙明白了大概,一口就把悬停在空中的那滴七彩水珠给吞进了嘴里。

  “你竟然把我的补天水吞了?”那人见状,气得直跳脚。

  “不是你送我的吗?”陆笙诧异道。

  “我他娘的话还没说完呢,你舔一下就够了,谁叫你吞了的?”

  那人语气带着哭腔道:“大爷当年耗费了多大的力气才得到三滴,你这小子不过聚元期的实力,楞是诈走大爷一滴,今天你要是拿不出我稀罕的宝贝,今天你就死在这里吧。”

  “谁叫你一句话不说完的,现在我都吞下去了,可没办法给你吐出来。“

  陆笙一脸正经的说道,暗地里却笑开了花,他能清晰的感觉到那滴水珠进入体内后化成一股暖流游走在四肢百骸。

  原本因施展了吸星大法后残破不堪的经脉,也在瞬间被这股暖流袭扫而过后焕然一新,甚至比之先前愈发坚韧。

  到最后,当陆笙身上的所有伤势都被那股暖流给修复如初时,那股暖流似是完成了使命般径直掠去了他丹田内。

  干涸的丹田如逢甘霖,开始缓缓复苏,到得最后,丹田内的元气液再次充盈。

  丹田内充盈后那股暖流还不甘心,竟是凝成水珠汇入了仿若水银般的元气液中。

  “这是?”

  陆笙睁大了双眼,只见原本水银状的元气液在融合了补天水后,竟是变成了七彩的模样。

  陆笙抬起右手,丹田内的七彩元气液立刻受到牵引从其内窜出,在其掌心化成七彩形状的气旋缓缓旋转。

  “还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陆笙望着悬浮在掌心三寸外的七彩气旋,目光有些迷离,低声喃喃道。

  “现在该轮到你了吧。”那人不满道。

  白白损失一滴补天水,他差点就有了要将眼前这家伙给捅个稀巴烂的念头。

  “好说好说。”

  陆笙嘴角微弯,径直把纳戒里的所有东西都掏了出来,示意对方自己挑。

  “你就这么几件玩意?”

  当陆笙将纳戒里的玩意摆出来时,那人语气错愕道。

  “怎么?我这些东西可都是好东西啊。”陆笙不解道。

  再不济,那块不知名的木牌总算得上是无价之宝了吧。

  “啊啊啊,我恨啊,大爷怎么会这么傻啊,这小子一看就是个穷光蛋,大爷血亏啊。”那人声音凄厉,已然到了闻者伤心听者落泪的悲怆境地。

  “呃,是你自己答应的,可不是我强迫你的,我这块木牌可是好东西,你真的不考虑一下。”陆笙嘴角抽了抽,捡起那块木牌试探道。

  “好个屁,就是一把破钥匙,大爷才不稀罕呢。”那人怒道。

  “钥匙?”

  陆笙怔了怔,一块木牌怎怎么到了这个家伙嘴里就成了破钥匙了?

  “那怎么办?我的全部家当全部在这里。”陆笙摊手道。

  白占了天大的便宜,饶是陆笙脸皮再厚,此刻也不由微微泛红。

  “你滚蛋吧,以后不要再让大爷见到你,大爷不敢保证会不会当场宰了你这个家伙。”那人语气不善的抱怨了一句。

  “好吧,那小子就先走了,保证不再碍这位大爷的眼。”陆笙笑呵呵的把东西往纳戒里塞。

  什么代价都没出,白白得了一场造化,陆笙心底都乐开了花。

  “白嫖的感觉就是爽啊。”陆笙心头暗道。

  “咦,小子,你这个黑色的瓶子是什么玩意?打开瓶塞让大爷看看。”

  当陆笙拿起那个黑色玉瓶准备收入纳戒时,那人突然说道。

  “咳咳,这玩意估计大爷不会喜欢。”陆笙脸色有些不自然道。

  “你管大爷喜不喜欢,你打开让大爷看看。”那人不耐烦道。

  “好吧。”陆笙点了点头,将瓶塞取了下来。

  随着瓶口升起一股青烟,再快速凝实成烟儿那只着片缕轻纱的魅惑娇躯。

  陆笙只感觉口干舌燥,看了一眼便急忙收回了目光,心头不由念了几句色即是空。

  没有武龄在场,陆笙正值血肉方刚的年纪,稍有不慎,便会酿下一条不归路...

  “公子,想死烟儿了,就让烟儿服侍公子就寝吧。”烟儿滑入陆笙怀中,娇媚道。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陆笙心头倒吸了口气,眼观鼻鼻观心不停的默念着。

  “这是宝贝啊,哈哈哈,小子,大爷没看错你,好样的,刚才那滴补天水就换你这个瓶子!”那人狂喜道。

  “嘿,年轻,你提前暴露,可就别怪大爷心黑了。”陆笙怔了怔,回过神后嘴角不由弯了弯。

  “那个大爷...你有所不知啊,这玩意是我九死一生才得来的宝贝,你只出一滴补天水,那是远远不够啊...”

  陆笙给了烟儿一个眼神,示意她回到瓶中,盖上瓶塞后一脸肉痛的说道:“你要是再拿一滴...不,三滴补天水,这个瓶子就是你的了。”

  “三滴补天水?”那人愣了愣,旋即破口大骂:“你他娘的当补天水大风刮来大的不成?”

  “那你就说换不换吧。”陆笙老神在在道。

  “一滴,大爷只能再多给你一滴,多了没有,你爱要不要。”那人思忖了良久,才挣扎道。

  “行吧,咱们有缘,一滴就一滴吧,我陆笙也不是小气之人。”陆笙嘴角微不可查的弯了弯,面色不舍的点了点头,似是吃了血亏。

  “喏,给你。”

  地面再次渗出一滴补天水悬浮在陆笙身前。

  “喏,这瓶子是你的了。”陆笙一脸不舍加肉痛的将瓶子放在了地面上。

  从纳戒中找出一个玉瓶将补天水妥善收好后,陆笙再次道:“大爷,你知道这附近哪里有岛屿吗?”

  “西面一百海里,就是你们说的葬神岛。”那人愤愤不平道。

  “好的,那大爷咱们就此别过,日后小子发达,若有再见之日,小子保证赴汤蹈火,多找几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前来孝敬大爷。”陆笙活动了下身子,准备依靠血肉之躯游完这一百海里。

  “等等!”见陆笙要走,那人急忙叫住了他。

  “怎么?”陆笙咯噔一声,这家伙不是要退货吧,咱这里可不支持售后这种操作。

  再说了,补天水这种保命的稀罕玩意,捂进兜里容易,拿出来可就太为难陆笙了。

  “你能帮我把瓶塞打开吗?”那人语气有些扭捏道。

  “还好不是找老子售后。”陆笙松了口气,只得去帮他把瓶塞启开。

  瓶塞刚一启开,青烟便被吸附在地面上,陆笙也止住了要走的念头,想看看会发生些啥。

  仅仅是三个呼吸的时间,那股附在地面的青烟便化成了烟儿的模样,烟儿脸上的娇媚之色愈发浓郁,裹挟着青烟慌张的窜入了瓶中。

  “怎么回事?这么快?”陆笙瞪大了眼睛,心头诧异不已。

  那人干咳了一声,“还请兄弟帮我把瓶塞盖住!”

  “呃,大爷,你这做美梦的速度是不是太快了?”陆笙搓着双手尴尬的问。

  “胡说,大爷这里面的空间三息便抵得过三天。”那人气急道。

  “行行行,大爷威武雄壮,小子就不打扰大爷了,告辞!”陆笙满头黑线,将瓶塞盖住。

  “小兄弟等等,那个......小兄弟,你看,能不能由你帮我保管瓶子。”见陆笙又准备要走,那人再次说道。

  “我帮你保管瓶子?”陆笙怔了怔,“那你怎么办?”

  自己总不能扛着一块方圆一丈大小的岛屿走吧,这一百里游过去,再多的力气也不够花的。

  “我可以变小的。”那人急了。

  “变小?”陆笙心头一动,这感情好啊,这家伙送上门来给他敲诈,日后再多找几个瓶子,岂不是....嘿嘿嘿嘿!

  陆笙刚将瓶子拿在手中,只感觉脚下的岛屿在迅速缩小,到了最后,陆笙站立不住,径直掉入了海中。

  “卧槽,这家伙竟然是一把刀!”

  当陆笙四处张望找寻那块岛屿的下落时,只见身前海面上悬浮着一柄五尺长,宽达成人掌心的漆黑大刀,刀身上密布着星辰般的白色斑点,仔细看去,刀身两侧形成的白色星点还在流转,并不是静止不动。

  陆笙只看刀柄一眼,就明白了过来,自己刚才竟然是站在刀柄的末端!!!

  直径宽达一丈的刀柄末端!

  那刀身得插入海面多少里,才能使得刀柄露出海面?

  陆笙不敢去想,他只知道自己好像见到了了不得的东西。

  而让这了不得的东西还想跟随在他身边,仅仅用了一个养魂瓶,在他眼里仿若鸡肋的东西……

  “怪不得这家伙让我给他打开瓶塞,这家伙根本没办法保管瓶子。”陆笙目光微闪。

  “相比于补天水,这把刀才是好东西啊。”陆笙瞧了一眼刀身上流转的星辰,心头感慨不已。

  “走吧。”漆黑的大刀震动一下。

  陆笙找准了方向奋力游去,“大爷,以后咱们就是自家人了,自我介绍一下,陆笙,你叫啥名?”

  “幽冥!“

  “这名字不好听啊,要不叫破军怎么样,多霸气,多威武!”

  幽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