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0.拍卖会

诸天悍匪 疯透 2123 2019.08.08 14:51

  不过陆笙也就只敢在心里腹诽一句,这骚包的家伙带了十多个保镖兼打手,一看就不是好相与的主。

  “竟然是少城主花想容,这家伙的消息真是灵通啊,那一桌的人才坐下来多久啊,就马上闻到腥味凑过来了。”有人泛酸道。

  “噤声,你想死别拉上我,这一顿饭也吃的差不多了,还是先走为妙。”

  “你说的对,走走走。”有人急忙站了起来,“小二买单!”

  一时之间,二楼的食客作鸟兽散,除了陆笙和铁牛所在的一桌,其他的人全部扔下银子买单后朝楼下走去。

  陆笙暗暗咋舌,眼前这家伙还真是出名,到哪里都能起到清场的效果,这排场简直是大的吓人。

  而武龄与纪凌烟却连抬头看都没看他一眼,自顾自的夹着桌上的菜肴,丝毫没有受到外人所扰。

  “放肆,我家公子问你们话呢,聋了不成?”见对方不答话,站在他后方的仆从冷喝道。

  “春喜“

  花想容眉头一皱,不满道:“刚才是我唐突了,两位姑娘何错之有?”

  “是是是,公子说的是,是春喜的错。”名叫春喜的仆从脸色一白。

  “让两位姑娘见笑了,在下是海港城的少城主花想容,两位姑娘有些面生,想必是来海港城领略万里海岸,不知两位姑娘能否告知在下名讳,让想容尽些地主之谊才是。”花想容嘴角扯了扯,‘少城主’三字被他咬得极重。

  自从尝尽了海港城女人的风光后,他便将目光放到了来此游玩的姑娘身上,为此甚至是在四面城门都布置了眼线,为的就是能第一时间知道消息。

  眼前这两位女子的气质和容貌,皆属顶乘,纪凌烟的妩媚妖娆,武龄的冷艳寒霜,自他上楼那一刻起,就坚定了将她二人必须拿下的念头。

  “我是她二人的夫君,地主之谊就不需要你来尽了,这点钱我们还是不缺的,你若是没有其他事,大可离去。”陆笙面色不善的道。

  “放肆,我家公子没问你,轮不到你来聒噪!”春喜厉喝道。

  “不好意思小兄弟,刚才我还以为你是两位姑娘的扈从,多有失礼,还望小兄弟千万不要介意。“花想容目光中的阴沉转瞬即逝。

  “我有什么好介意的,请便,我们在吃饭,不喜欢有外人打扰。”陆笙道。

  “噢,这倒是花某唐突了,凑巧,花某也还未吃晚饭,小兄弟想必不是小气之人。”花想容脸色不变,自顾自的坐了下来,一旁的店小二哪能不知道这座海港城最大的瘟神啊,多年的眼力见让他急忙递来筷子。

  “这家伙还真是不要脸啊。”陆笙看了他一眼,心头腹诽不已。

  论不要脸,这家伙简直是蹭蹭蹭的窜上了陆笙内心不要脸榜的第一名,拉开第二名一大截。

  “还未请教小兄弟贵姓?”花想容笑道。

  “陆笙。”

  “好名字!”花想容眼睛一亮,放下筷子朝他竖起了大拇指。

  “好尼玛!”

  “尼玛?是什么意思?”花想容脸色微怔。

  “好你娘!”

  “噗呲!”武龄刚抿下一口酒,旋即猛地喷了出去,脸色被呛得有些红晕。

  赶往海港城的路上,陆笙耐不住无聊,就会说些她听不懂的话,可听着久了,总会明白其中的几句含义,而先前这一句,就是陆笙最喜欢说的话,也曾向她解释过。

  庆幸的是,这一口酒还喷溅到陆笙脸上,花想容手中的羽扇一招,凭空拂出一个风旋将酒液全部拢在一处掉在地面。

  花想容突如其来的一手让桌上的其他三人愣了愣,这可不是武者境所能轻易做到的,那么他的实力必然是武师境。

  “陆兄弟真是好...好文采。”花想容强忍着窜到喉咙处的怒火,看武龄忍俊不禁的模样,他也能猜出刚才陆笙所说不像是好话。

  “那是,少城主果然有眼光!”陆笙笑呵呵道。

  花想容:“......”

  “对了,陆兄弟,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今天晚上有一场拍卖会,专门拍卖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不知道陆兄弟有没有兴趣?”见陆笙不再说话闷头吃菜,花想容笑呵呵的缓和气氛。

  “难道我今天出门没照镜子?”花想容心头有些气馁,坐在这里这么久,眼前这两位让人移不开目光的女子竟是连正眼都没有看他一眼,仿佛是将他当成了空气。

  “拍卖会?”纪凌烟眼睛一亮,终于停下了夹菜的筷子,连带着武龄也停了下来,像是听到了感兴趣的东西。

  “有戏!”花想容心头一喜,干咳了一声,“是的,拍卖会每月举行一次,拍卖的东西千奇百怪!”

  “那什么时候开始?”纪凌烟放下来筷子。

  “好像已经开始了,不过拍卖行为了彰显城里那些达官显贵的身份,都会故意延迟一个小时的时间,现在过去的话,应该还能赶上!”花想容道。

  “这狗贼还真是无时无刻都得彰显下自己在海港城的身份地位!”陆笙暗骂一句。

  “那我们走吧,我对这方面的东西很感兴趣,甚至曾举办过几场拍卖会,只是一直以来都不温不火,既然凑巧赶上了,就去看看别人是怎么举行拍卖的,也从中学点经验,花公子应该不会拒绝的吧?”纪凌烟笑道。

  “姑娘放心,尽管包在花某身上。”

  花想容道:“只是没想不到姑娘会对这方面的东西感兴趣,若是有空,姑娘尽管来城主府,花某对拍卖一事也是涉猎颇深,保证能解答姑娘的疑惑!”

  “那走吧,一起去看看。”武龄拍板道。

  “春喜,你先去告诉李富贵,地字一号房还没有亮灯前,拍卖会延迟!”

  “好咧,我马上去办。”春喜闻言急忙朝楼下跑。

  “花兄,为什么不是天字一号房?你可是少城主啊,拍卖行不是应该将天字房留给您吗?这么过分?陆某都有些看不过去啊。”陆笙一脸认真道。

  果然,这一句话说出口,花想容像吃了苍蝇一会儿青一会儿白,仿佛临时学会了变脸。

  “让你装,今天老子就把你的台拆的明明白白!”陆笙心头畅快不已。

  “咳咳,拍卖行这个天字一号房有些渊源,说来话长,待会我在路上给陆兄弟解惑,花某楼下备有车马,半个时辰就能到达拍卖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