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9.应战

诸天悍匪 疯透 2519 2019.08.02 19:00

  “你要是敢吃它,我就杀你全家!”陆笙脸色不善,犹如一只还未出闸的猛兽紧紧的盯着他。

  “我怎么不敢?你以为我来这里干嘛?不就是想看看这匹汗血宝马够不够吃嘛。”

  金鳞满脸的肥肉挤成了一朵花,笑眯眯的看着他,“你凭什么说它是你的马?这是少当家抓回来的,你又不是寨子里的人。”

  看着陆笙被成功激怒,金鳞内心畅快不已,“哼,敢说老子胖,有本事今天你守在马厩里,否则半夜老子过来杀马吃肉!”

  “谁说我不是寨子的人?”陆笙冷静了不少,反问道。

  “我说的!”

  “你凭什么说我不是寨子里的人?”

  “因为黑风寨没有怂包,你连我的邀战都不敢答应,不像个男人,不配成为黑风寨的人!”

  陆笙点了点头,认真的看了他一眼,声音嘶哑道:“好,你的邀战我接下了,明天,明天大家生死勿论!”

  “嘶昂~”

  似是察觉到了陆笙的情绪波动,正在吃草料的黑风突然抬起了脑袋,用头拱了拱他。

  “没事,你接着吃,我保证谁都不能伤害你!”陆笙咧开嘴笑道。

  “嘶昂~”

  “好,爽快,我会让你为今天所说的话付出相应的代价!”

  金鳞嘴角掠过一丝得逞的笑意,环视一圈,冷笑道:“这匹马给我照顾好咯,明天我会先宰了这个小子,再开个庆祝大会,杀...马...吃...肉。”

  最后四个字,金鳞似是担心陆笙无法听清,故意走近了一步,一字一顿的说道。

  ......

  “陆大哥,你太逞强了,我听说金鳞在几个月前晋入了武者境,你连聚元一层的实力都没有,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他一根手指就能捏死你。“

  走在回去的路上,青珂脸现担忧之色,早上陆笙驯马时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虽然让人惊艳,但也有一定的运气使然。

  可金鳞不同,那是一个晋入武者境的人,寻常十几个青壮合力之下都无法近身,陆笙这么莽撞的接下邀战,在青珂看来与找死无异!

  “武者境挺强吗?”陆笙突然道。

  几天前虽然见识过武龄出手,但她只用一招就把他打晕了过去,倒也没能看出武者的具体实力。

  再加上那天陈北河也在武龄出手前出声提醒自己,此刻冷静下来,陆笙也有些后悔刚才的莽撞。

  “挺…强吗?”

  青珂俏脸有些错愕,道:“你都不知道武者境的人有多强?你就敢答应金鳞的邀战?我看你明天真的是凶多吉少!”

  “没事。“

  陆笙宽慰似的笑道:“你昨天不是也以为我会被马踩死嘛,我现在不还活的好好的?”

  “可是...这和驯马不同。”见陆笙脸上没有丝毫担忧,青珂气恼道:“要是做个比喻,金鳞就相当于一百个黑风!”

  “一百个黑风?”

  今早的黑风能把武灵境的武沧澜都吊在身后累个半死,他实在是无法相信武者境的人能抵得上一百个黑风。

  青珂似是清楚他的疑惑,解释道:“我说的不是速度上,而是全面的分析,你应该也能看出来,黑风的速度能媲美武灵境的帮主爷爷,甚至犹有过之。”

  “这只能说明在在速度上,黑风能把武者境的家伙拉开,可在正面对阵上,一百匹黑风也不见得是武者境强者的对手,武者境的人任何一个动作都能轻易击杀黑风,哪怕是在路边随便捡颗石子站在黑风三丈开外,你信不信这颗石子抛出去就能致黑风与死地?!”青珂从路边捡了一颗拇指大小的碎石,扔给了脸色渐渐发白的陆笙。

  “那我能拒绝这次邀战吗?”

  “拒绝?”青珂嘴角微抽,“你信不信你这句话被金鳞听到,他会直接跑去马厩里一掌拍死黑风!“

  “算了,我还有事,你自己想想法子吧!”青珂似是想起了什么,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我好像又惹上了麻烦。”陆笙看着青珂的远去的背影苦笑道。

  “不对,不管我今天会不会惹上这个麻烦,等过几天寨子的年轻一辈过来,我还是得一个个挑战过去,我今天只不过是将这个时间个提前了而已。”陆笙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难道那只外人一摸就暴跳如雷的马真的被人吃了?”陆笙刚进屋,陈北河睁开眼,戏谑的看着他。

  “没吃,但估计也离被吃不远了。”陆笙垂头丧气的丢下了一句。

  “对了,陈大人,你目前是什么境界?”陆笙眼中又泛起了光芒,直勾勾的看着陈北河。

  “你难道不知道不能随便问别人的境界吗?”陈北河瞪了他一眼。

  “咳咳,不好意思,我不懂这方面的东西。”陆笙讪讪的笑道。

  “你其实不是想问我的境界,而是想问我有什么能阴武者境强者的手段吧。”陈北河道。

  “对对对。”

  陆笙眼睛一亮:“还是陈大人懂我,那...那请问,有没有什么能阴武者境的方法。”

  “没有!”陈北河认真的思忖了片刻,给出了答案。

  陆笙闻言一愣,错愕道:“没有?”

  在他看来,想要阴一个武者应该是很容易的事才对!

  “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单对单的情况下,没有任何普通人阴武者的手段!”陈北河沉声道。

  “单对单的情况下阴不到,那就是说群殴的情况下是有机会成功咯?”陆笙躺在床上随意的问了一句。

  陈北河冷笑:“混战下,普通人杀武王都能发生,只是这种事在承阳王朝建立后就没有发生过了。”

  “两军交战,你给一万兵马,如果武王境的人不跑硬抗,照样能被这一万人给耗死!”

  “武王境的人怎么可能死在普通人手中?”陆笙惊诧道。

  “这是因为天地间的元气已经呈现出枯竭的状态,武王境的强者体内所蕴含的元力也有一个度,你以为成制式的一万人躺在那里一个个被你杀吗?那是一万人同时向你发起冲锋!一旦武王境那家伙的元力不支,死只是时间问题!“陈北河嗤笑道。

  “那这一万人得死多少人?”陆笙问。

  “若是武王境的家伙心存死志,在对方冲锋时冲进去直接自爆,估计这一万人得死一半!”陈北河沉吟了片刻,笃定道。

  “我的天,一人自爆斩杀五千...”陆笙瞳孔都缩了缩。

  “哼,你懂什么,你知道培养一个武王境的强者得花费多少资源吗,绝对不比养活这一万人所花费的小!”陈北河站起了身:“我还有事,你自求多福吧。”

  “这么快就要走?”陆笙正听的意犹未尽,见陈北河要出去,急忙站起了身,“你去干嘛,需要我帮忙吗?”

  “别…”陈北河急忙制止了他,“我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锅,都轮不到你来给我帮忙!”

  陆笙:“......”

  “其实你们刚才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在我看来,一匹马哪怕是再珍贵,死了就死了,但是你的小命却只有一条,做什么事之前先找好退路,没必要为了一匹马搭上自己的命!”陈北河打开门,似是念及这几天的交情,多说了一句。

  “那匹马也是一条命,它既然认我做主人,那我就不会放弃它的!”陆笙咧嘴笑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