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8.我的内心毫无波澜

诸天悍匪 疯透 2657 2019.08.02 14:53

  “人查的怎么样了?”武沧澜道。

  “这两百人都被分配到了四大堂主的手下,这几天的时间我秘密去了一趟青阳城,把登记在册的人全部核对了一遍,有六人具备很大嫌疑。”

  一行人走在回寨的路上,陈北河朝身后马背上的还在昏迷中的陆笙看了一眼,接着说道:“这六人里面其中的两人就是他和陆棣。”

  武沧澜闻言微怔,摇了摇头,“不对,这几天我观察了,他和陆棣应该不是那种藏得住心事的主,重点应该在其余四人身上。”

  “也是,身怀如此密幸,断然不可能抛头露脸惹来他人的瞩目。”陈北河哑然失笑,不由想起了几天前陆笙当众出洋相的模样。

  “其余四人全在我带回来的这几人中,等回去后在试探一番,揪出来的把握应该有五成!”

  “五成?”武沧澜眉头微蹙,似是对这个答案不甚满意,在他看来,能在两百人的队伍里过滤到只剩下四人,严刑拷打一顿,至少有九成的把握将那个家伙给揪出来才对。

  似是能理解武沧澜的疑惑,陈北河苦笑道:“这已经是最好的打算了,毕竟在陷入你们的包围前的那段时间,谁也不清楚消息是否已经泄露,若是泄露,这个家伙哪怕是能揪出来,也没用了。”

  “是啊。”武沧澜点了点头,“三天,我给你三天时间,必须把这个人给揪出来,要是能得到那笔财富,你晋入武灵境将易如反掌。”

  “我试试吧。”陈北河目露狂热之色。

  ......

  “好痛,天杀的陈北河,别给我找到机会,保证让你屁股开八掰,竟然敢下陆大爷的黑手,嘶,好痛!”

  陆笙揉着脖子从沉睡中醒来,闻着屋子里那特有的香味,不用猜也清楚自己又被抓回了黑风寨。

  “要是知道那家伙守在路上,我说啥也不会往那边跑,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陆笙艰难的爬起身,后悔不迭。

  “让老子的屁股开成八掰?小子,你现在胆肥了啊。”

  陆笙刚起床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下,昏暗的角落里传来一道分不清喜怒的嗓音。

  “噗呲”

  “呃...陈大人就是爱开玩笑,我刚才就是耍耍嘴皮子,陈大人可千万不要往心里去。”陆笙心头咯噔一声,循声望去,只见陈北河正盘膝坐在昏暗的角落里,面色晦涩不清。

  “老子不会信你的鬼话,今晚我要借用你的屋子,你既然醒了,就出去走走吧,对了,最好去看看你那匹叫什么‘黑风’的汗血宝马,和你一道入伍的家伙都想试试汗血宝马的肉是啥滋味,再去晚点可就剩下一堆骨头了。”陈北河睁开眼看了他一眼。

  “吃我的马?”陆笙眼睛一睁,旋即只感觉脑门都在天旋地转,急忙朝广场的方向跑去。

  “青珂,我的马呢,我的马在哪里?”在路上撞见了青珂,陆笙急忙上前去追问黑风的下落。

  “关在马厩里呢,我刚才去喂它了,不过它犟的很,回来后就滴水不进,我就去外面割了些青草回来。”青珂见是陆笙,提了提篮子里刚割回来的青草。

  陆笙心头松了口气,“青珂,谢谢你啊,你能带我去马厩吗?我想看看黑风的情况。”

  “行啊,不过帮主爷爷回来后一脸怒气,说要宰了这匹马吃肉,让大家尝尝汗血宝马的滋味,你待会去黑风堂向帮主爷爷求求情吧,我好久没有看到帮主爷爷生这么大的气了。”青珂脸上带着担忧。

  “我会的。”

  陆笙认真的点了点肉,刚沉下去的心又因为青珂这一句话提了起来。

  刚走进马厩里,陆笙一眼就看到了在马群里显得格格不入的黑风,实在是黑风带给人的视觉冲击力太过于强大。

  “对了,和黑风关在一起的马叫红翎,是一匹很出色的母马,寨子里的人想看看能不能趁着黑风被杀前给配个种。”青珂神色失落道:“不过黑风好像看不上红翎。”

  “黑风,你主人来看你了。”青珂将青草放在了黑风前面的马槽里。

  “它还是不吃啊。”青珂愁道。

  “我来吧。”陆笙面色凶狠的看着黑风,“死过来给老子全部吃掉,不吃完等下就进去揍你!”

  “昂~”

  黑风并未注意到陆笙进来,突然听到陆笙的声音,头立马抬了起来,发出一道喜悦的嘶鸣声,急忙凑过来大口大口的吃起放在马槽里的草料。

  “它吃了。”青珂神色一喜,“我还以为它生病了呢。”

  “这是因为它认主了,除了主人给它喂食,其他人喂它,它是不会吃的。”马厩门前传来一道男声。

  “是李山哥哥。”青珂朝门口看去,只见有四人朝马厩里走来,陆笙抬头看去,除了先前见过一次的李山,还有三名与他年纪相仿的少年,正饶有深意的看着他。

  “你就是那个把寨子里搅成一团粥的陆笙?”金鳞目露凶光,不善的望着他。

  “青珂,他们是谁?”陆笙撇了眼这个长得矮还满脸横肉的胖子。

  “哦,我忘记给你介绍了,这是李山哥哥,是南寨李广南堂主的儿子。”青珂怔了怔,这才想起陆笙并未见过眼前四人。

  “这是金鳞,东寨金豹的儿子,顾明远,北寨顾之熊的儿子,唐轩,西寨唐峰的儿子。”

  “哦,这四个人就是你说起过的,黑风寨的四大混世魔王?”陆笙怔了怔。

  “哦,青珂妹妹是这么说的?”李山笑呵呵的看向了青珂。

  “没...没有,我...我没说!”青珂脸色一红,心头怦怦直跳。

  “小子,我刚才问你话呢,你是不是陆笙?”金鳞见陆笙不理他,再次冷喝道。

  “我是不是陆笙关你屁事,死远点。”陆笙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

  这一句话说出口,在场的人都陷入了短暂的错愕中,他们与金鳞从小就是一块长大,金鳞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世魔王,七岁时一言不合就敢在黑风堂当着众人的面脱裤子撒尿。

  后面被武龄追着揍了三个月才老实了不少,这也让他们有点摸不着头脑,随着武龄是女儿身的消息被黑风寨的所有人知晓,他三人顿时明白了当年金鳞为何会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

  “好啊,小子,别就会呈嘴皮子威风,有本事手上过几招,我倒要看看,能把武龄都驯服不了的汗血宝马给驯服,究竟是嘴皮子厉害,还是真有几分本事。”金鳞眼里涌出浓浓的怒火,紧握的右拳发出噼里啪啦的爆响。

  “我为什么要和你过几招,你算什么东西,一个胖的连脖子都没有的家伙,回家先减个肥吧,你再这样下去,估计这辈子是娶不到媳妇了。”陆笙眼中带着怜悯之色。

  “你刚才叫我什么?”金鳞脸上的熊熊怒火突然消失殆尽,脸色平静,一字一顿道。

  “死胖子啊,怎么,你胖还不准别人说了不成,你看看我?瘦的多苗条,少当家就喜欢我这种瘦...你们干嘛,别拉着我......”

  陆笙话还未说完,除了金鳞之外,其他人的脸色已经开始微微泛白,急忙上前捂住了他的嘴。

  ‘胖子’这两个字就是金鳞的逆鳞,触及必怒,当年武沧澜在黑风堂就是因为说了金鳞一句小胖子,才引起了轰动一时的惨案,眼前这位胖子现在长大了,可是真的能当场把马厩掀了的主。

  “陆笙大哥,青珂求求你,别说了。”青珂已经带着哭腔。

  “陆笙,你要是不想突然暴毙,我劝你不要说了,否则,这里没人能护住你!”李山语气凝重道。

  “让他说,拦着他干嘛,让他继续说下去,你们看,我现在不是没生气嘛。”

  金鳞摊开手,示意自己并未生气,咧开嘴露出洁白的牙齿,阴恻恻看着陆笙,道:“我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想今晚吃一顿汗血宝马,看看汗血宝马的肉究竟是何种滋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