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7.我若不死,他日必将百倍奉还!

诸天悍匪 疯透 2834 2019.08.28 13:43

  “是你!”

  当陆笙抱着武龄出现在甬道里时,纪凌烟和上官锦绣俏脸微变。

  “花想容已死,你们几人若是不想死,就得留下买命钱。”

  陆笙目光狠戾,环视了在场的四人一眼。

  铁牛早已经陷入了昏迷,林文杉中毒失去战力,现在还有巅峰战力的只有两人,纪凌烟与上官锦绣!

  陆笙是自家人知自家事,他丹田的内的元气已然呈干涸状态,武龄重伤昏迷,醒来的时间待定。

  一旦他在纪凌烟与上官锦绣面前露出丝毫破绽,谁也料不准这二人是否会当场暴起发难。

  在他攀着石壁往上掠来时,陆笙想了数个可能的决定,到最后才敲定了一个念头。

  兵不厌诈!

  现在已然命悬一线,想要不死,必须将主导权抓在自己的手里。

  “买命钱?”纪凌烟俏脸微怔。

  陆笙斜握着幽冥刀,双眼通红,森然道:“你四人,出一千枚元晶买命,我给你们三息的时间考虑,否则,休怪陆某刀下不留人。”

  “一!”

  陆笙冷冷吐出一个字。

  纪凌烟与上官锦绣眉头微蹙,似是再思量着什么。

  先前花想容与武龄突然冲出甬道,陆笙不知所踪。

  可仅仅片刻功夫,武龄重伤昏迷,花想容不见踪影,只剩下陆笙一人站在此地,

  还要让他们四人出一千枚元晶抵命,这正大光明的抢劫还真是颠覆了她俩的认知。

  “我没有元晶,你要杀要剐,悉听......”

  林文杉话还未完,陆笙手中的幽冥刀蓦然朝他挥去,锋利的刀身贯穿林文杉左肩,刀身上传来的力道带着林文杉刺入他身后石壁。

  “哼。”

  林文杉闷哼一声,额上的冷汗渗出,血液顺着幽冥的刀身汨汨趟下。

  “举重若轻”

  陆笙目光森冷,藏在秀袍下的右手微微一动,幽冥刀條的从石壁中被拔出,将林文杉整只左臂切下。

  再次将幽冥刀提在手中,陆笙不去看林文杉怨毒的目光,双方之前本来就是你死我活的敌对状态,这一刀若不是为了震住纪凌烟与上官锦绣,早就一刀切下了他的脑袋。

  “三!”

  陆笙舔了舔干涸的嘴唇,嘴角掠过一抹嗜血的邪魅笑容,手中的幽冥刀缓缓抬起。

  “我们给你!”

  血腥味充斥在甬道内,令上官锦绣俏脸煞白不已。

  林文杉的一句话还未说完就再次丢掉一臂,剧烈的血腥味击溃了她心中最后一道防线。

  她还年轻,对死亡有天然的恐惧。

  她不想拿一个不确定的猜测去赌陆笙是否还有一战之力。

  “这是七百五十枚元晶。”

  纪凌烟先前提起的侥幸也随着上官锦绣那一句话而荡然无存,复杂的看了陆笙一眼,从纳戒中取出一个布袋扔了过去。

  “哼。”

  陆笙冷哼一声,并未去数布袋里的元晶,抱着武龄快速消失在甬道尽头。

  “呼。”

  待陆笙走远,纪凌烟与上官锦绣对视一眼,皆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一丝庆幸。

  刚才陆笙所表现出来的狰狞模样,就像是在竭力克制着内心深处的杀意。

  她俩丝毫不怀疑,若是刚才答应的慢上一分,恐怕等待她俩的就是林文杉的下场。

  “你没死?”

  这时,花想容突然出现在二人面前,上官锦绣像是见了鬼一样的看着他,脸色恐惧的后退了几步。

  “花某活的好好的。”

  花想容并未去看林文衫,淡淡道:“你们可有看到陆笙?”

  “陆笙?”

  纪凌烟与上官锦绣面面相觑,心头不由咯噔一声。

  “中计了。”两人瞪大眼睛,异口同声道。

  “快追!”

  纪凌烟俏脸羞怒,与上官锦绣二人一道快速随着陆笙消息的方向掠去。

  “中计?”

  花想容脸色错愕,急忙跟随而去。

  .......

  “好险,差点露馅!”

  陆笙走出去许远,心神一松,差点就要跌倒在地。

  刚才他只要有一丝犹豫,恐怕都不会起到同样的效果。

  可元晶的重要性,实在是太大,陆笙才不得不铤而走险。

  陆笙径直朝先前那个传送阵所在的甬道走去。

  先小心翼翼地将武龄放在传送阵内,再把七个卡槽内的元晶齑粉清空。

  将敲诈得来的元晶分成七份,每份一百枚,依次放入六个卡槽内。

  “希望这个传送阵有用,否则,咱俩可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陆笙看了武龄一眼,小心翼翼的走入阵中,生怕对传送阵里面的符文有丝毫损坏。

  “现在就是最后一步了。”

  陆笙目光一闪,将最后一百枚元晶放入身前的卡槽里。

  “嗡”

  七个卡槽内的元晶條的一震,随后亮起一道犹如白昼般的光芒,将七个卡槽内的元晶尽数连在一起。

  传送阵内的符文此刻犹如活过来一般,变成了无数个符文金字掠出地面,犹如萤火虫般的星点,漂浮在陆笙身前绽放着光芒。

  陆笙等待了数息,当地面上的符文尽数化成金字漂浮在空中,星点渐渐合在一处,变成一块完整的版图,版图上只剩下西面还有一个星点还在闪烁着光芒。

  “这版图上只有一个星点还在闪烁,说明是传送是单向的,传送一次之后,那边布置的接引阵法将会失效,”

  陆笙思忖片刻,顿时明白了版图上星点的含义,这说明他只能往这个位置传送,传送一次之后,脚下这个传送阵便完成了它最后的使命。

  “不管了,死就死吧。”

  陆笙目露果断之色,抬起手点在版图西面的星点上。

  星点通体一震,悬浮在他身前的版图突然消散不见,七个卡槽内的元晶全部炸裂,在陆笙的背后形成一个浓郁之极的元气漩涡。

  陆笙眼中带着激动,紧紧的抱着武龄等待传送的开始。

  “你应该早就知道这个传送阵的存在吧。”

  还未待传送阵开始传送,花想容带着纪凌烟与上官锦绣突然出现在陆笙眼前。

  “不得不说,你成功瞒过了我和锦绣。”纪凌烟目光复杂的看着他。

  “哼。”上官锦绣琼鼻微皱,脸色有些不善。

  “这家伙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看到花想容的瞬间,陆笙心沉到了谷地,除了他们出来的甬道,还有六条甬道,通往的方向间隔极远,这些人除非刚好选到这一条道,否则断断不会这么快就遭遇上。

  “我这运气真是霉得令人发指!”

  陆笙并未去搭理他们,将幽冥刀横在身前严正以待。

  “我只要撑过一招,我只要接住一招,我就能逃掉。”

  背后的元气漩涡还在扩大,陆笙心头喃喃道。

  他明白,他现在已经没有任何话后路可退,要么挡住花想容的一击,激发传送阵离开。

  要么,挡不住这一击,死在激发后的传送阵中,埋骨在一个不熟悉的地域。

  “这一剑,你躲不掉!”

  花想容秀袍一挥,雀羽飞剑带着阵阵音爆声响,直直朝着陆笙而去。

  “来吧。”

  陆笙脸色狠戾,将幽冥刀横在身前挡住要害部位,准备硬抗这一剑。

  可惜的是,这一剑在三尺之外,突然调转身形,直直朝着他怀中的武龄眉心刺去...

  陆笙瞳孔一缩,顿时明白过来,相比起自己,武龄若是日后不死,所带来的威胁比起他来说要大上数倍。

  可现在挥刀去挡已经来不及,陆笙心头一狠,猛的将武龄调转身形托举在空中,自己暴露在雀羽飞剑掠来的必经之地。

  “噗”

  雀羽飞剑没有丝毫阻碍的贯窜了陆笙的右胸,飞剑上传来的力道令得陆笙身形在地面摩擦出数尺之远。

  因脑袋匍匐在地面,陆笙脸颊顿时被地面的石子勾勒出道道血槽。

  “噗呲。”

  陆笙面如金纸,艰难的撑起身子,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在武龄的脸上。

  “花想容,我陆笙记住你了,你招惹我在先,追杀我在后。”

  陆笙艰难的抬起头,咧开嘴露出猩红的牙齿,笑道:“我若不死,他日必将百倍奉还!”

  “跳梁小丑,花某何惧?!“

  花想容眉头皱了皱,这一击本是抱着必杀的信念,武龄的存在让他有些忌惮,此刻却被陆笙搅了局,让他不免有些遗憾。

  只是现在已经容不得他再出一剑,若是拼着雀羽飞剑被传送阵吸走的代价,或许陆笙离不开这,但他费尽千辛万苦得来的雀羽飞剑绝对会被一起传送离开。

  相比起雀羽飞剑,陆笙便显得不在那么重要了。

  下一刻,陆笙背后的元气漩涡陡然爆发出迅猛的吸力,陆笙深深的看了三人一眼,抱着武龄被漩涡吞噬一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