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3.机关

诸天悍匪 疯透 2201 2019.08.20 17:46

  碧眼花斑豹似是觉得陆笙实力最低,打着各个击破的念头,径直朝陆笙扑去,利爪往陆笙脑袋上招呼。

  “锵。”

  武龄手中的镰刀划出一个残月,带起迅猛的罡风砸在了碧眼花斑豹的利爪上。

  一镰一爪碰触的那一刻,火花性星溅射。

  “这女人隐藏实力了?不对,这绝对不是她的力量。”

  陆笙看着武龄竟是能和碧眼花斑豹斗个高下,心头怦怦直跳。

  武者境竟然能和武极境的妖兽平分高下?

  哪怕是武极境的强者也不敢说能和武极境的妖兽斗个旗鼓相当,而武龄却是以差开三个境界的实力硬抗了碧眼花斑豹的全力一击!

  还不等碧眼花斑豹的下一步攻击,一旁的陈北河一刀长达丈余的迅猛刀气犹如实质般,隔空朝碧眼花斑豹砍去。

  “还愣着干什么?快走!”陈北河根本不去看这一击是否能伤到碧眼花斑豹,转头大喝道。

  “给我挡住了啊!”

  陆笙不再去想武龄为何实力突飞猛进,脚下的踏云履风属性阵法极限运转,绕过战圈,朝着祭台上的石棺掠去。

  见陆笙朝石棺掠去,刚被陈北河那一刀擦到肩膀的碧眼花斑豹双眼骤然血红,仰天咆哮一声,竟是舍弃了眼前的两人,身形窜出直直朝着陆笙而去。

  “快给我挡住它!”

  陆笙转头看了一眼朝他敢来的碧眼花斑豹,差点吓得半死。

  “你的对手是我!”

  武龄手中的镰刀在这一刻变成了一道满月,條的脱手而出,挡在了碧眼花斑豹赶往陆笙的必经之路上。

  碧眼花斑豹径直撞了上去,镰刀所化成的圆月只是迟滞了一分,硬生生的拦住了它的去路。

  “嗷~”

  知晓不解决眼前的战斗,无法脱离战圈去守候石棺,碧眼花斑豹低沉的呜咽一声,身形竟是化成道道残影,直直朝武龄掠去。

  武龄俏脸微凛,秀手一招,悬在半空的镰刀径直朝她掠来,与陈北河分守两侧,将碧眼花斑豹拦在祭台之下。

  “不要和它拼命,拖住就行!”

  武龄镰刀挡住碧眼花斑豹的一击,身形退出数步。

  “明白!”

  陆笙无暇去顾及身后的战事,快步朝祭台上的石棺掠去。

  早点查清石棺内的一切,身后帮他挡下碧眼花斑豹的两人就能少一分危险。

  不过数息时间,陆笙便站在了石棺的近前。

  “这上面绘的应该是秦国最后一任帝君生前的功绩。”

  陆笙看了一眼纹刻在石棺上的图画,心头暗道。

  只看了一眼,陆笙开始尝试推开棺盖。

  “幽冥,这里面有没有危险。”陆笙突然问道。

  “不知道,这石棺隔绝外界,除非打开棺盖!”幽冥道。

  “要是诈尸,我可就真的完蛋了。”

  陆笙碎碎的念了一句,丹田内的元气被他全部调用出来灌注在双手上。

  “这鬼玩意至少几千斤吧。”

  陆笙脸色变得通红,全部的力道也没有让棺盖有丝毫的移动。

  而这时,下方的陈北河似是体内的元气开始亏空,被碧眼花斑豹找准机会,一爪子拍在他胸前,陈北河猛的喷出一口鲜血倒地不起。

  “拼了!”

  明白武龄也撑不了多久,陆笙退后数步,右手朝棺盖探去。

  “举重若轻。”

  只见那道原本沉重无比的棺盖发出一道沉闷的声响,随后被陆笙挥手间扔出许远。

  “看来是没有危险?”

  陆笙等待了数息,幽冥并未传来示警,也没有等到从棺中有异物突然窜出。

  “陆笙,快点!”

  陈北河再次被碧眼花斑豹拍飞,一口鲜血喷洒长空的同时,转头朝陆笙凄厉的喊道。

  先前棺盖掉落在地的声响,让碧眼花斑豹早已经注意到陆笙这边的情况,放弃了击杀陈北河的打算,调转身形再次往陆笙所在是方向而去。

  “你的对手是我!”

  武龄俏脸苍白,举着镰刀再次朝它挥去,迫使它停下身形。

  “嗷~”

  三番两次的被阻拦,碧眼花斑豹再次发出一道咆哮,径直往武龄掠去,此刻的它早已经失去理智,恨不得把眼前所看到的一切都给撕碎。

  “这一趟费尽千辛万苦,想不到到头来什么东西都没有!”

  当陆笙看清石棺内的一切时,脸色不由白了白,身形踉跄着退了几步。

  石棺内空无一物!

  “果然是第一个来的吃肉喝汤,第二个来的屁都捞不着啊!”

  虽是早已经预料到了这种情况,可当真正亲眼看到,陆笙还是难掩心中的失落,刚准备离开,脑海里传来了幽冥的声音。

  “陆笙,这石棺内有机关!”

  “机关?”

  陆笙神色微怔,随后大喜道:“在哪里?”

  整个石棺空无一物,可现在幽冥却说这个石棺有机关,陆笙心头不由升起一股骐骥,莫非眼前这个祭台只是一个障眼法,真正的帝陵并不在这里?

  “我也不知道!”幽冥道。

  陆笙脸色一黑,“那你说个屁!老子马上就要死了,没空听你闲扯!”

  “不过刚才你取走棺盖时,我听到了好像有什么东西合拢的闷响,说明这个石棺内别有洞天,很可能是需要人进入其中,再将棺盖盖上才能看到,甚至是打开机关!”

  “我明白了。”

  陆笙恍然,刚才他是直接使用吸星大法的‘举重若轻’掀开了棺盖,这才被幽冥发觉到一丝异常。

  一般人都会缓缓推动棺盖掀开,所造成的闷响声在外人看来,就是移动棺盖所发出的声响。

  而这具石棺则不同,移动棺盖的同时,也会使得石棺内部的机关随之而动。

  “好高深的障眼法机关。”

  陆笙目露异彩,打造这具石棺的匠人简直是深谙人心,再借助人的惯性思维打造这具石棺,从而达到掩人耳目的目的!

  “你们快来,有发现!”

  陆笙跳进石棺,大声朝广场上的二人招呼道。

  此刻的武龄亦是嘴角不停的溢血,一击逼退碧眼花斑豹的同时,与陈北河对视一眼,抬起已经醒转过来的孙宸,三人一道朝祭台上掠去。

  “进来!”陆笙突然朝武龄道。

  “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陈北河看了一眼石棺内部,脸色不由沉了下来。

  “马上你就知道了。”

  陆笙站在棺中,急切道:“快点进来,碧眼花斑豹赶过来了。”

  “进去。”

  武龄认真的看了他一眼,径直跳了进去。

  “小子,希望你真的有发现,否则咱们可就全栽这里了。”陈北河冷哼一声,亦是扛着孙宸跳了进去。

  “待会你们就知道了。”

  陆笙右掌探出,赶在碧眼花斑豹掠来之前将棺盖再次盖回了原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