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4.葬神岛

诸天悍匪 疯透 2308 2019.08.15 12:41

  “想不到葬神岛是这副模样。”

  陆笙耗费了一天的功夫,直到夜间借着月色才游到葬神岛。

  望着眼前一望无垠尽是血红的礁石,陆笙一脸的震撼。

  按海港城流传已久的传说来看,这些石头是被两头灵兽喷洒的鲜血染红,可现在放眼望去,不仅是石头,整个岛屿的草木植被,也全是血红色。

  “幽冥,你活了这么久,这个岛之前也是红色的吗?”陆笙望了眼扛在背上幽冥,面色疑惑道。

  “不知道,我大部分时间都在沉睡。”幽冥的话语直接在陆笙脑袋里响起。

  陆笙嘴角抽了抽,只得自顾自的从纳戒中取出一套崭新的衣袍换上,开始沿着猩红的海摊找寻其他人的下落。

  陆笙猜测,他虽然侥幸的活了下来,但武龄肯定付出了极大的代价,说不定保命的底牌就浪费在对抗花想容的身上了。

  那么武龄很有可能随着潮水被冲上了葬神岛。

  “不知道陈北河与孙宸他们都怎么样了。”陆笙暗道。

  “前方五丈外有人的脚步,你快去看看。”幽冥突然道。

  “有人迹了?”陆笙心头一喜,急忙走上前去细细观察。

  “这脚印不是女子的,应该是同行的哪位家伙被刮上了葬神岛。”

  陆笙看了眼有些宽广的脚印,有了个大致的猜测。

  “这家伙应该被这葬神岛上面的土著给抓走了。”幽冥心灾乐祸道。

  “抓走了?”

  陆笙怔了怔,问道:“这里只有一个人的脚印,你怎么看出来的?”

  看脚下这片红沙应该只有一个人左右,陆笙不由有些疑惑,幽冥是如何看出留下脚印的家伙是被抓走的?

  “这家伙不是在这里被抓走的,而是在出了沙滩后不远处的草地被抓走的。”

  幽冥不无自得道:“只要是方圆十丈范围内的一切,大爷都能全部知道。”

  陆笙撇了撇嘴,不信邪的朝他所指的方向走去,果然,在草地上出现了很多密密麻麻的脚印。

  “小心。”幽冥突然爆喝了一声。

  陆笙下意识的弯下了身躯,下一瞬,一只粗劣弓箭几乎是贴着他的头皮攒射而过,没入旁边的树干三寸。

  “好险。”

  陆笙望着还在震颤的箭羽,瞳孔微缩,这要是被射中,估计能瞬间被洞穿。

  而这时又有三只箭羽呈三角的方向将他锁定快速掠来。

  “还好我身上的伤全部好了,再加上幽冥的提前示警,否则,刚才那一箭就能让我栽了。”陆笙望着朝他掠来的三箭根本没有躲避。

  若是趁他没有防备,这三箭能要了他的命,可现在有所准备的情况下,这些仅是聚元期所施展的箭羽还无法伤及他。

  “举重若轻!”

  陆笙右手蓦然探出,三支箭羽在他三尺之外陡然悬停。

  “有几个人?”陆笙问。

  “四个人!”幽冥道。

  “四个聚元期的人。”陆笙松了口气,手一招,三支箭羽朝来时的方向掠去。

  躲在暗地里的三人似是没有想到箭羽会突然调转,暗地里接二连三的传来惨叫声。

  “巫妖啊。”

  先前射出第一箭的人见这一幕,早已吓得慌了神,松开了搭上的第二箭,转身就往丛林里跑。

  陆笙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至于其他三人到底死了没有他根本不在意。

  一路依靠着幽冥提醒,陆笙紧紧的跟在那人身后。

  “这家伙可不像土著啊。”

  借着月色,陆笙看清了那人的背影,穿着整洁的青色长袍,背捆箭囊,弓早已不知被他扔到了何处。

  “你不会以为他是野人吧。”幽冥嗤笑道。

  “那是什么人?”陆笙跟踪那人的途中,不由问道。

  “我这些年不知道见过多少个往来葬神岛的家伙了,这些人是来捡尸的。“幽冥嗤笑道。

  “捡尸?”

  陆笙怔了怔,旋即恍然,这些人应该极大一部分都来自于海港城,搭乘船只来到葬神岛,靠捡取那些武者死在葬神岛时留下的东西,再搭乘船只回海港城售出。

  敢来葬神岛的人,都是亡命之徒,为了荣华富贵而甘愿把脑袋悬在裤腰带上。

  若是武者身受重伤还未死去,他们便能补上一刀,再取武者留下来的东西。

  市面上一颗元晶能售出一百两黄金的天价,只要能在葬神岛得到一块武者的元晶,再回到海港城将之售卖出去,这一百两黄金足以让一个普通人从此过上富足一生的日子。

  跟着那人足足在丛林里奔袭了一个时辰,陆笙望着四周密不透风的血红色森林,只感觉毛骨悚然,那仿若被血浇灌过的丛林,任何一个刚来到这里的人,都会感觉到头皮发麻。

  似是觉得已经甩掉了那个会使用巫术的家伙,那人终于停下来休息,瘫坐在草地上不停的喘着粗气。

  “好险,幸好我是前面射出的一箭,要是后面的那一箭,恐怕现在也和他们一样死的不明不白的。”那人眼中流露出恐惧之色,刚才那一幕给了他极大的震撼。

  三支箭羽竟是在那少年伸出右手的同时悬停在空中,随后还调转箭头,这一幕任谁看到都得被吓个半死。

  侥幸逃得一劫,那家伙嘴角噬着冷笑,“既然你们三人死了,你们留下来的东西可就都归我了,放心,你们的媳妇我周原会好好照顾的。”

  说罢,周原朝四周看了一眼,径直朝着一处茂密丛林走去。

  “这家伙还真是谨慎啊。”等周原走远,陆笙望着脚下一根细线内心一凛。

  这根细线足足绑了三十多个铃铛,一旦绊住细线,三十多个铃铛齐齐惊险,方圆一里都能听到示警声。

  “要不是我,你肯定就栽在这里了。”被陆笙绑在背上的幽冥颤了颤,得意道。

  “是是是,都是大爷的功劳,日后保证不会忘了你今天的贡献。”陆笙满头黑线,经过一天的相处,幽冥喜好邀功的性子在他眼里暴露无遗。

  “估计是他上一任主人喜欢给他甜头,这家伙多年来才养成了邀功的性子。”

  一想到已经欠了这家伙十三个漆黑玉瓶,陆笙只感觉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无法还清…

  先前他也尝试过将它本体塞入纳戒中,可惜,纳戒的内部空间仿佛无法支撑他的进入。

  这让陆笙有些苦恼,这把浑身漆黑密布着星辰的刀扛在肩上实在是太招眼了,加上至少一百多斤的重量,陆笙不得不消耗些许元气来扛着。

  “咦,这小子竟然有三块元晶,陆笙,咱们抢不抢?”幽冥似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兴奋道。

  “这家伙才是真的土匪啊。”陆笙心头不由感叹了一句,自从告诉幽冥他是一个土匪后,这家伙比他还兴奋。

  “不行,等下还得靠他带我去他们的大本营!”陆笙道。

  “好吧,但是这个你得给我记一功啊,十四个玉瓶了啊。”幽冥喜滋滋道。

  陆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