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9.挑拨离间

诸天悍匪 疯透 2145 2019.08.23 19:48

  “一二三四......”陆笙嘴中念念有词。

  洛神花寒声道:“小子,你在数什么?”

  “嗯,加上我八人。”

  陆笙讪笑道,“洛前辈有所不知,在前面有七条甬道,每一条甬道都通往不同的地方,我这不是看人手够不够嘛,人是够了,刚好我和我媳妇走一条,你们每人分一条。”

  “七条甬道?”洛神花目中红芒一闪而逝,冷声道:“带我们去看看。”

  “好咧,马上就到。”陆笙咧嘴一笑。

  “喏,这七条甬道就是了。”

  当陆笙带着众人来到七条甬道所在的位置时,众人脸色都有些难看。

  “你们之前走了几条道。”洛神花道。

  陆笙目光微闪,“我们运气不好,就走了一条,还没走完就遇上了那条赤焰金鳞蟒,要不是我们跑得快,恐怕就没人给前辈您带路了。”

  “你们走的是哪一条?”

  洛神花紧紧的盯着陆笙,似是在观察他是否撒谎。

  “喏,就是这条。”陆笙并未隐瞒,朝先前遇上赤焰金鳞蟒的那条甬道指了指。

  “我们就走这一条!”洛神花道。

  “前辈,先前那条赤焰金鳞蟒怎么样了?”

  陆笙这一次学聪明了,紧挨着武龄,依靠她身上的冰魄元石来抵御愈发炙热的温度。

  “老夫没杀它!”洛神花走在首位,瓮声道。

  “没杀它?”

  陆笙不由将目光转向跟在末尾的林文杉,诧异道:“那家伙被赤焰金鳞蟒咬了还能活下来?”

  听孙宸所说,一旦被赤焰金鳞蟒咬中,毒液会瞬间进入四肢百骸,不出片刻便会毒发身亡。

  虽然林文杉当机立断剁去右臂,但陆笙还是不相信这家伙仅仅靠断去一臂就侥幸活了下来。

  “有劳陆兄弟费心。”

  花想容脸色有些阴翳,若不是陆笙将赤焰金鳞蟒引过来,怎么会生出这档子事。

  “究竟是谁暗中下黑手推了我一把?”

  花想容余光瞥向纪凌烟三人,目光有些晦涩,林文杉豁出性命去救他,不可能是林文杉,而先前下来的只有纪凌烟三人。

  “不管是谁,你三人都难逃其咎!”花想容脸上狠戾之色一闪而逝。

  “唉,没死...”陆笙脸色有些黯然,“真是可惜了。”

  花想容:“.......”

  “花兄,你不会怪我吧?”

  陆笙一脸无辜,“我也不知道你们会突然下来,光线又不好,要是早知道是你们,我说不定宁愿自己送入赤焰金鳞蟒的嘴里,都不会让你们受到丝毫损伤,白白让文杉大哥断去一臂,真是罪过啊,现在文杉大哥断去一臂,没有了保护花兄的实力,简直是......”

  见花想容脸色铁青的能渗出水来,陆笙心头差点乐开了花。

  “这不能怪陆兄弟,都怪我学艺不精,给少爷丢脸了!”

  林文杉脸色惨白,强咧出一个笑容。

  “你也是这么认为的?”

  陆笙一脸认真的看着他,“林大哥不怪我就好,对了,林大哥,那只砍断的手臂去哪里了?我认识一个神医,可谓是妙手回春,哪怕是被剁成数截,他都能给你接回去。”

  林文杉嘴上的笑容消失不见,脸色渐渐变得铁青。

  陆笙仿若未觉,继续在他的伤口上撒关节盐,“林大哥这是不信啊,我小时候看到一个人被砍西瓜似的把脑袋给砍了下来,被人拎着他脑袋扛着身子去了神医家,硬是被神医给接上了,啧啧,我要是有神医一半的本事,恐怕整个承阳都会知道我的名字了,哪里还需要请神医,我在这里当场就给林大哥把手给接回去!”

  武龄本是板着脸,此刻也不由弯了弯,旋即急忙再次抿起。

  纪凌烟听着这些暗藏祸心的话语,眉头微蹙,暗中叫住上官锦绣和铁牛落后几步,深怕待会双方一言不合打起来被及池鱼。

  “林大哥,你脸色怎么这么白啊,要不咱们停下来歇歇,不就是断了只手吗?不碍事,我那死去多年的爹曾告诉我,做人,就要有身残志坚的决心和毅力,你断了只右手,还忠心护在花兄身边,其忠程度天地可鉴,其义日月可表!”

  “噗呲!”

  林文杉气急攻心,一口老血喷出口。

  “林大哥,你怎么回事?毒发了吗?要不要紧啊?要不要我去给你找神医?或者是让花兄给你个痛快?你要是想死,又不想让花兄动手,你就眨下眼,你眨一下陆某也可以给你一个痛快的。”陆笙一脸认真道。

  林文杉狂喘着粗气,瞪着眼睛终于忍不住眨了一下。

  “花兄,你看,他眨眼了,要不这样,你先走,我送林大哥最后一程,保证让他没有任何痛苦的上路。”陆笙等待了许久,兴奋道。

  花想容脖子上的青筋暴起,怒不可遏:“陆笙,你不要欺人太甚!!!”

  “花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什么时候欺人太甚了?”

  陆笙一脸的无辜,接着道:“你心里其实也希望送林大哥一程的吧,毕竟把累赘带在身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拖累了你,这事一举两得啊,我聚元期,亲手送一个武灵期的强者上路,传出去多有面啊。”

  “陆笙,先前我们是有些恩怨,但现在既然是在一条船上,是不是该摒弃前嫌,同舟共济呢?”

  花想容深吸了口气,努力平熄内心升腾的怒火,怕不小心出手触犯了走在前面的洛神花。

  一想到先前是自己向洛神花献计让陆笙带路,花想容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刮子。

  “花兄,这话说的我就不爱听。”

  陆笙脸色诧异的看着他,反问道:“莫非我们上一次不是在一条船上?”

  花想容:“......”

  “若是陆兄弟觉得杀了我能和少爷摒弃前嫌,那就尽管来好了,我林文杉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就让我这无用之身成为陆兄弟和少爷握手言和的桥梁,也算是物尽其用。”林文杉露出猩红的牙齿笑道。

  “花兄,你看?林大哥大义,甘愿付出自己的性命,要不咱们就......”

  花想容脸色有瞬间的松动,嘴角抽了抽,似是在考量着陆笙的提议。

  见花想容并未第一时间拒绝,林文杉惨白的脸色顿时铁青,目光晦涩的转过头,紧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既然花兄不说话,那我可就当花兄是默认了啊。”

  陆笙从纳戒中取出一柄长剑在手中剜了个剑花。

  “够了!”

  走在首位的洛神花突然停下脚步,“我们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