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0.上位

诸天悍匪 疯透 2168 2019.08.13 14:30

  狂风伴随着暴雨,电闪雷鸣间,所有人的心脏都悬到了嗓子眼,这种情况下只能寄希望于暴风雨尽快过去,或是尽快闯过这一片暴风雨的地带。

  “烟姐姐,我怕,我想回家!”上官锦绣和纪凌烟簇拥在船舱的角落里,铁牛两只手各举着一张桌子,将她二人牢牢的守护在内。

  “锦绣不要怕,这只是小风浪,一下子就过去了,有铁牛在,咱们不会有事的。”纪凌烟脸色苍白,强笑着安慰道。

  “你想回家?我还想回家呢!”陆笙不由腹诽了一句,有好日子不过,非得出来找死,怪得了谁?

  “大家坚持住,只要再前进五里,就能驶出这一片暴风云的地带了,大家稳住!”王左眼察觉到前行的速度慢了一分,急忙朝那几名水手大喊道。

  “喝。”几名水手闻言脸色一震,仍由狂风骤雨扑打在脸颊上,紧紧握住缰绳稳定航向。

  “那个黑点是怎么回事?”

  陆笙突然一怔,只见船身左侧的方向,随着一道闪电入海前带来的片刻黎明,一个黑点突然映入了他眼中,所有人都顺着陆笙的目光朝那个黑点望去。

  “有海盗,大家警戒。”

  王左眼只看了一眼,左手按在船舱内的一个按钮上,只见船身的外围顿时有密密麻麻的长枪探出了头,枪头型若勾镰,似是常年未曾上油,早已经布满了锈蚀。

  随着王左眼的这一句话,水手们脸色变了变,急忙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各自操起自己顺手的武器来到船头,戒备的朝那个黑点看去。

  “该死,这种情况下海盗还敢出门打劫,还真是要钱不要命啊。”

  陆笙脸色阴沉,仅仅片刻功夫,就印证了王左眼的话,那个黑点在众人眼中快速放大,一只残破骷髅头的笙旗迎风飘扬。

  在距离一百丈开外,海盗船突然停了下来,陆笙目光微怔,齐齐朝王左眼看去,似是都认定海盗是因为王左眼才停下了动作。

  “哈哈,这些家伙怕了。”有水手见海盗船静止不动,大笑道。

  “我们这艘船的老大可是杀过海盗头子的人,他们现任海盗头子还得感谢咱们老大呢,要不是我们老大,他也当不了海盗头子。”有人松了口气。

  “怪不得。”陆笙默然,早上从王左眼风轻云淡的自述中,他能理会其中的艰险。

  ......

  “老大,好像是左眼王的船啊。”海盗船上,一名身形瘦弱青年凑到苗贵面前,脸色谄媚道。

  苗贵,海盗大当家,当年正是因为王左眼与海盗头子的一场决斗,使得他以年仅十八岁的年纪当上了老大。

  打心底,苗贵对于王左眼是心存感激的,这些年来下面人有传来了很多对他不利的风言风语,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眼前仅隔着百丈之遥的王左眼。

  有人认为他不配做老大,因他竟对一个普通的船长产生了惧怕心理。

  从而引发了下面很多人对他的不满,这些年来苗贵也乐得用这个话柄,故意激发他们的愤懑,宰掉了不少心有不甘试图换天的家伙。

  “我看到了,长渊,吩咐下去,咱们回去。”苗贵轻声道,他知道,这一趟回去,恐怕又得宰杀一批对他心存不满的家伙。

  不过他不在乎,只要他在位一天,下面所有人生杀予夺,便全在他一念之间。

  这些年来度过了最初那段时间的步履维艰之后,他建立了自己的嫡系,也从而稳固了自己的地位。

  自从当上大当家,前任留下的十多位正值妙龄的夫人,早已被他全部收归帐下。

  这些年劫掠过往商人的货船,在加上让商人的家属缴纳赎金,所获利的巨额财产早已经堆积如山,哪怕是一辈子坐吃山空用不完。

  他甚至希望手下的人一直认为他是窝囊废,不爽他却又干不了他的样子。

  十四岁当上海盗,四年的时间靠着拍马屁坐上了第二把交椅,他本已经满足,谁知老天爷和他开了个巨大的玩笑,让他坐上了第一把交椅。

  “我苗贵这一辈子已经功德圆满了,给我皇帝位置我都不想去坐。”苗贵心头冷笑。

  “可是,老大,下面的人说你是个窝囊废,不配做一个老大。”李长渊似是早就知道了答案,笑着说道。

  “是谁?”苗贵头也不回的道。

  “是我!”李长渊嘻嘻一笑,袖口突然滑下一柄泛着森冷寒芒的匕首。

  “轰隆隆”

  伴随着一道突然劈下的雷霆,李长渊距离苗贵仅隔一步之遥,手中的匕首條的刺入苗贵脖颈,从咽喉探出,血液从血槽内喷礴而出。

  “你....嘶....你....”

  苗贵转过身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似是没想到这个自己最信任的少年竟会作出这等离经叛道之事。

  眼前这名少年才刚满十六岁,是当年的他成为大当家后伪装成平民游历海港城时收养的乞丐,也是他最信任的人。

  也正是这个他最信任的人,现在却捅了他致命的一刀......

  “为...为什...么?”苗贵喘气如牛,不甘心的问道。

  “不为什么,只是我想当大当家的,就只好委屈委屈你了。”李长渊仍由匕首插在他脖颈上,一把将他推开。

  “我没有子嗣,以后这个位置迟早是你的,你现在才十六岁,你如何镇得住下面那些家伙?”苗贵咧开嘴,露出猩红的牙齿,冷笑道。

  “十六岁又如何?你当年不也是十八岁就坐上了大当家的位置嘛?你老了,早已经没有锐气,也是时候退下来让新人出出头了。”

  李长渊背对着他,似是想起了什么,突然转过头,笑道:“对了,这一趟出来前,你刚纳入门不足半年小媳妇好像怀有身孕了。”

  “你....你...”苗贵悚然一惊,突然明白了李长渊为何会背叛他。

  “我要是不杀你,估计回去后,死的就是我了,所以啊,就只好委屈你了,你死总好过我死!”李长渊裂开嘴笑了笑,不给他再次出声的机会,猛地拔出了匕首。

  苗贵瞪大着双眼,想用手去捂住不停渗血的脖颈,突然一口气提不起来,條的倒在地上失去了呼吸。

  “你怕那老家伙,我可不怕,今天我就要拿那家伙作为我上位的手段!”

  李长渊割下苗贵的脑袋,把匕首在他身上仔细的搽了搽,随后插入刀鞘中,目光朝那座在暴风下飘摇不定的船只看去。

  “苗贵已死,从此我李长渊做主,即刻开拔,全力冲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