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6.被安排了

诸天悍匪 疯透 2193 2019.08.06 13:21

  陆笙这句话说完,陈北河与武沧澜的眼睛不由一亮,对视一眼,皆是看到了对方眼里的狂喜。

  若是陆笙的猜测大半为真,那么眼前这两人已经被擒,再也没有将消息传出去的可能,想傍上纪家的愿望也落了空。

  果然,陆笙话音刚落,孙宸与孙葛嘴唇动了动,怔怔的看着他。

  两人不由想到了问题的关键之处,自己虽然有让家族振兴的希望,可这希望也得拿到手里才行,若是消息传不出去,恐怕还会引来纪家的震怒,全族落得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如他所说,你俩恐怕还没有将消息给到纪家手里,不如咱们合伙将这份宝藏给吞下,大家双赢如何?”武沧澜笑问道。

  纪家的可怕,除了在场的陆笙,其他人都心知肚明,纪家随便出来一个主事人,恐怕在场的人都要看纪家的脸色。

  那可是澹南州郡能排入前五的名门望族,有传闻称,在三百多年前,赵承阳还得到过纪家的暗中资助,先在澹南州郡扎根,再逐渐成长到了一方巨擎。

  一个历史如此悠久的家族,哪怕是展现在明面上的实力蹬上一脚,也能让整个澹南州郡颤三下。

  “你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孙宸眉头紧皱,思忖了良久,问道。

  “这个问题恕老夫无可奉告!“武沧澜摇头道:“你应该明白,你早一点告诉我那矿脉的所在之处,大家就能早点把矿脉挖个干净,而你也可以带着你的家族隐姓埋名。”

  “大哥,不要被他的花言巧语给蒙骗了,你如果把消息告诉了他,恐怕他会立刻杀人灭口。”见孙宸脸色有些意动,瘫在一旁的孙葛道。

  “你若想死,我现在就成全你!”陈北河冷哼一声,目光不善的盯着他。

  “那你就杀了我吧。”孙葛冷哼一声。

  气氛再次僵持了下来,双方都不再说话,等待着孙宸最后的答案。

  “两位就不要再有侥幸心理了,你二人不说,我们没有任何损失,可是,你们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自己族里的那些老幼妇孺想想吧。”陆笙笑眯眯道,心头却暗暗骂娘,要不是孙葛横插一脚,恐怕孙宸早就松口了。

  他才不管这些人到底怎么想,至于什么矿脉图,他也不想去问,这一看就是一滩浑水,脱身还来不及,哪里还能往上面凑。

  “有了这些黄金,我这一辈子都不用奋斗了,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娶个三妻四妾,从此走上人生巅峰提前养老,房门朝哪边我都想好了,对了,再把陆棣带上。”

  陆笙隐晦的看了眼放置在一旁的包裹,心头有些急切,待会要是有其他人来,恐怕得收归寨子所有。

  “那一切所得该如何分配?”僵持了一阵,孙宸终于松了口问道。

  “七三分!”武沧澜沉声道。

  “不行,必须得五五分,这座矿脉我们找了整整五年,风餐露宿好不容易找到,不可能让你们分去那么多!”孙宸摇了摇头,目光坚定。

  这五年过得有多苦,有多累已经不用用语言来形容,现在却要被别人占去大头,他心都在滴血,也深刻的认识到了实力的重要性。

  若自己有绝对的实力,何至于沦落到这番田地?

  “大哥....”孙葛脸色微变,想要再次劝阻。

  “二弟,你就别劝我了,现在的情况你应该清楚,我别无选择!”孙宸眼睛通红,嘶哑道。

  若能独吞了这笔矿脉的宝藏,谁愿意将其拱手交出去,现在整个家族振兴的希望都在他的肩膀上,容不得出现丝毫分差。

  若今天拒绝了武沧澜,不去说他和孙葛的下场,背后的家族也得走向末路。

  纪家随便派出一个客卿长老,恐怕就能捏死现在的孙家,孙宸也清楚,多拖延一分,家族的境地便会危险一分。

  他不由有些惊惧,这个消息只有他和孙葛知道,那究竟是怎么走漏了消息?

  武沧澜又是如何知道的消息?

  “六四分,这是老夫的底线!”武沧澜回道。

  “好,不过我得书信一封至家族报平安,赶在纪家回过神来前全族搬走,我没有信得过的人,而这件事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危险,我需要你帮主你亲自前往接应!”

  “好,不过你弟弟现在有伤势在身,就先安排在寨子里住下吧。”武沧澜点头道。

  在场的人全是人精,将孙葛扣在寨子里,深意不言而喻,若是孙宸敢暗中使诈,那么不仅是孙葛,连带着即将隐姓埋名的孙家,都会因为孙宸的一念之差而陷入绝境。

  甚至都不需要武沧澜安排人,只要将消息不经意间散到纪家的耳里,恐怕孙家就得消失。

  “事不宜迟,你安排人马,准备二十个空间大的纳戒!”孙宸道,既然已经绑在了一条船上,他也不再以外人自居。

  “纳戒?”陆笙心头一动,突然明白了过来,先前武龄变魔术似的取出那把镰刀,无名指上就套着一个翡翠似的戒指。

  “二十个?”武沧澜眉头皱了皱,“老夫会赶在出发前备齐。”

  “那个...”陆笙见他们在商量后面的事,不由插了一句:“既然你们还有大事要说,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你们继续,不用管我,我就是来喂马的,什么都没有听到,嘿嘿嘿嘿....”

  说着,陆笙摆着手朝包裹的方向走去,在几人目送下捞起那个包裹就准备开溜...

  “站住。”

  “还有什么事?”陆笙愣了愣,转过头看着孙宸,问道。

  “为了这件事,我搭上了整个家族,容不得有分闪失,这一趟,你必须得随行,否则我不放心!”

  孙宸脸色认真,接着道:“既然你喜欢那些黄金,只要你跟着我们,这些黄金就都是你的!”

  “真的?”陆笙问。

  “你可以问他们。”孙宸看向了陈北河与武沧澜。

  “这些黄金...你拿去吧。”陈北河挣扎了片刻,刚才要不是陆笙出手挡了孙宸一手,恐怕现在的他早已经是一具尸体。

  虽然那些黄金他也挺眼馋的,只是刚承了陆笙的情,倒也不好再分得清楚!

  “行吧,既然你不放心,那就安排陆笙与武龄和北河三人与你一道,老夫则带着你的书信前往你孙家的所在之地。”武沧澜沉声道:“希望你不要耍小花样,一旦他们三人数月未归,你孙家的下场你该明白!”

  “既然在同一艘船上,孙某自然明白一荣俱荣的道理。”

  陆笙心头咯噔一声:“我就这么被安排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