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2.冰魄元石(二)

诸天悍匪 疯透 2012 2019.08.09 16:59

  “烟姐,老牛去帮你抢过来!”

  见有人加价,铁牛登时从角落里走出,双眼瞪着犹如牛铃,怒气冲冲的说道。

  “胡闹,你以为你是谁啊,迟早被别人烤着吃了。”纪凌烟柳眉倒束,这家伙不说话还好,一说话能把她气个半死。

  “可是那块石头烟姐不是挺喜欢的嘛?以前家里有什么好玩意,都是铁牛给你抢的。”铁牛闻言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委屈的说道。

  “家里是家里,外面是外面,算了,给你说了你也不懂,你老老实实的待在那里别说话。”纪凌烟脸色黑了黑,再次加价。

  “一千三百枚元晶!”

  “这女人这么有钱?”陆笙暗暗咋舌,刚才铁牛说的话也让他心惊胆战,一言不合就要强抢拍卖行,这真的是不把城里的高手放在眼里啊。

  “一千四百枚元晶。”

  对面的人似是耗上了一样,没有丝毫迟滞,再次跟上了价格。

  外面看台上的众人看的津津有味,在海港城的能排进前十的家族一年也就挣得四五千枚元晶,再加上一年所需要打点消耗的元晶,满打满算也就能存个一千左右的元晶。

  可现在这一千多元晶就像是不用钱一样,拿来购买一颗石头,这一千多枚元晶若是拿来培养武者,再不济也能出几个武师境的强者。

  “一千八百枚!”纪凌烟再次喊出了一个天价,这个价格已经是她身上所有的元晶。

  在她眼里,这颗冰魄元珠的价值远不至于此,可身上只有一千八百枚元晶,她故意喊出这个价格,为的便是让对方误以为已方志在必得,从而放弃争夺。

  可下一刻,那个包厢里再次跟上了价格。

  “两千枚!”

  “可恶!”纪凌烟羞恼的一蹬脚,回到了座位生着闷气。

  按她想来,台下这颗冰魄元珠的真正价值也就在一千左右,自己能拿出一千八百枚元晶已经是天价,想不到还有人愿意出两千枚,让她错愕的同时,也不由恼恨自己当初出门时就该多拿点元晶,现在才不至于如此窘迫,因区区几百枚元晶闹心。

  “纪姑娘,不知是否需要花某接济一二,这个价格估计也是对方的底线了。”花想容目露奇异之芒,笑眯眯问道。

  若是拿三百枚元晶能一亲芳泽,那么这些元晶就花的值。

  “既然有人愿意出两千枚元晶,那就说明我与这颗冰魄元珠无缘。”纪凌烟面色有些遗憾,摇了摇头。

  “还好,这女人估计是元晶不够。”陆笙心头一喜,这神秘女人总给他一种危险的感觉,还是不要招惹为妙。

  “既然没人加价,那么这颗冰魄元珠将由这位出两千枚元晶的客人拍得!”

  李富贵心头大喜,这个价格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也算对得住那位拿出这种稀罕物的神秘卖家了。

  一想到那位神秘卖家,李富贵额上不由渗出一丝冷汗,今天中午时分,那名被黑袍笼罩了全身的卖家凭空出现在大厅里,拿出一个古朴的锦盒递给他。

  而那里面的东西就是冰魄元石,李富贵现在都忘不了那人黑纱下突然绽出红芒的目光,就像一条暗中蛰伏的毒蛇牢牢的盯住了他。

  “现在拍卖第三件物品,踏云履,这是一双用冰蚕丝织成的靴子,其内纹刻风属性阵法,能让穿戴者身轻如燕,起拍价五十枚元晶。”

  接下来的拍卖变得单调沉闷起来,前面的两件物品太过于珍稀,导致众人还未从先前激烈的争夺中回过神来,现在一下子落差如此之大,让他们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接受。

  而后面的这些东西才是拍卖场面向普通客人的物品,虽然没有之前珍稀,但也是不可多得的宝物。

  而包厢里的客人也失去了叫价的兴趣,安静的等待拍卖结束。

  “拍卖会到此结束,刚才有拍卖成功的客人请带着相应的元晶来后台取走拍品!”

  “哎哟,不好意思,我可能是先前吃东西太快闹肚子了。”陆笙眉头一皱,捂着肚子直叫唤,“花大哥,这拍卖行里的方便...”

  “出门左转下楼后直走就到了,如果没看到,可以问拍卖行的人。”花想容道。

  “我知道了,你们先回去吧,不用等我,我方便后会自己回去的。”陆笙闻言急忙朝门外走去。

  “天色已晚,海港城夜间有点乱,要不就由花某送两位回去吧?”见陆笙走远,花想容转过头看向纪凌烟和武龄。

  “不用!”武龄冷冷的回了一句,朝门外走去。

  “铁牛,走了。”纪凌烟也礼貌性的摇了摇头,跟在武龄身后出了门。

  “公子,要不要我叫人用强把她俩给你掳回来?”等武龄三人走远,春喜急忙凑了上来。

  “啪。”

  花想容再不复先前的儒雅模样,猛地一巴掌扇了过去,寒声道:“尽出馊主意!”

  “公子恕罪!”春喜捂着溢血的嘴角,急忙磕头道。

  “谅你是为我着想,这次就不罚你。”花想容脸色和缓了一分,“文杉,你怎么看?”

  “那叫铁牛的家伙我看不出真正的实力,那陆笙聚元九层,那位纪姑娘武师初期,武龄武者中期!”包厢里的角落里,走出一位身材矮小的中年男子。

  “哦?纪凌烟武师初期?”花想容有些惊讶道:“你有几分把握?”

  “如果要杀她,她活不过五息,生擒十息!”林文杉淡淡道。

  “我明白了。”花想容眉头微皱,“目前不清楚这些人的底细,还不宜动手,春喜,你去打探打探,看看这些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春喜明白!”春喜闻言,急忙站起身朝门外走去。

  “慢着。”花想容突然道。

  “公子还有什么吩咐。”

  “切记不得引起别人注意,否则,你知道后果。”

  “春喜明白。”

  待春喜走远,花想容坐在纪凌烟先前的位置,闻着还未褪去的幽香,嘴角掀起一抹轻佻的笑容,喃喃道:“我花想容看中的女人,逃不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