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4.我的心永远属于你

诸天悍匪 疯透 2092 2019.08.10 14:02

  “拿来!”

  陆笙刚打开门,武龄便伸出手道。

  “什么?”陆笙愣了愣。

  “冰魄元石!”武龄冷冷道。

  “喏,给你给你。”陆笙脸色一黑,自己冒着危险去偷冰魄元石,这女人的语气也没有温柔点。

  冰魄元石一拿出来,整个房间的温度都变得冷了一分,武龄接过元石,嘴角有瞬间微弯的弧度,旋即急忙抿了回去。

  “呃,我费尽了千辛万苦去偷的,你一点表示都没有?”见武龄拿着石头就走,陆笙急忙叫住了她。

  “滚!”武龄淡淡的吐出了一个字,嘴角微不可查的咧了咧。

  “今天晚上怎么办?这里面就一张床,你打地铺吧!”陆笙道。

  见武龄自顾自的摩挲着手中的冰魄元石看都不看他一眼,陆笙苦笑一声,随后开始从纳戒中清点战利品。

  “咦,这双鞋...是踏云履?哈哈,我运气还不错!”陆笙取出第一件物品,眼睛顿时一亮。

  这双鞋是第三件被李富贵拿出来拍卖的东西,由冰蚕丝织成,拿在手上轻盈仿若无物。

  陆笙径直脱掉自己那双早已经露出脚拇指的鞋,把踏云履穿了上去。

  “哈哈,刚刚合适,不错不错,足够结实,按那李富贵的说法,这双鞋子设置了阵法,一旦灌注元气,速度将会比之前快上三成!”陆笙在屋子里走了几步,对这双雪白色的踏云履愈发喜爱。

  有了这双鞋子,若是遇上同境界的对手打不过,至少在跑路上能占得便宜。

  有了好的开头,陆笙直接其余物品全部拿了出来摆在桌面上。

  一把银色匕首,一个黑色玉瓶,一块古朴的木牌。

  武龄也被这三样物品吸引了目光,将那柄银色匕首拿在手中掂了掂,不容置疑道:“这东西归我了!”

  “冰魄元珠归你也就算了,这把匕首我也挺喜欢的,凭什么归你,你算老....”陆笙大怒,正要重振夫纲,可当看到武龄轻轻一拨匕首刀柄,露出其内光洁刀身时,急忙把话憋了回去,“你算老大...”

  “这个瓶子里装了什么,包裹的这么严实,应该是好东西吧!”陆笙拿起了漆黑的玉瓶。

  将漆黑的玉瓶拿在耳边晃了晃,里面并没有传出任何响动,让陆笙有些扫兴,这瓶子好像是空的?

  可瓶塞却严丝合缝,让陆笙不由犯了愁,漆黑的瓶身透着诡异,若打开瓶塞从里面吐出一股毒烟,那可真是自作孽…

  “打开看看!”武龄紧了紧手中的匕首。

  “待会你可护着我一点,否则我出了事,你可不能改嫁他人!”陆笙叮嘱道。

  “滚!”

  陆笙脸色凝重了一分,猛地启开了瓶塞,可所见到一幕却是让得他不由咽了口唾沫。

  刚打开瓶塞,瓶口猛得窜出一股青烟,在两人的注视下,青烟缓缓扩散化成了一位身穿单薄纱衣的女子,纱衣下的身躯若隐若现。

  女子顾盼间带着魅惑天成的妩媚,陆笙只觉得心头咯噔一声,“完了,我陆笙一辈子的英明从此毁于一旦!”

  “公子,夜已深,快随奴婢歇息吧。”女子见着陆笙,快速飘了过来,熟练的坐在了陆笙的腿上,双手缠在他脖颈上,吐气如兰道。

  “你是谁?再不滚开,休怪陆某行那辣手摧花之事!”

  陆笙冷喝一声,一把将她推开,义正言辞道。

  “公子,你难道忘了奴婢吗?”女子语气悲戚道。

  “神踏马忘了你,我都不认识你!”见武龄意味深长的看过来,陆笙只感觉跳到河里都洗不清冤屈。

  “你到底是谁?再不老实招来,休怪我手辣!”陆笙举起了手中的漆黑玉瓶作势欲摔。

  经过先前的失神,陆笙也注意到了眼前这个由青烟化成的女子被瓶子里一股青烟缠绕着,并未全部脱离。

  “公子不要,我说。”

  见陆笙真的要把瓶子摔碎,女子俏脸大变,急忙将她的身世来历全部说了一遍。

  足足过去半个时辰,陆笙才明白了眼前这名由青烟化成的女子究竟从何而来。

  手中的这个瓶子但也算得上稀罕物,世人有一个统称,养魂瓶,一般家族里条件比较好的世家公子都会买一个带在身边。

  养魂瓶主要的作用是养护残魂,而眼前这名女子死去多年,早已没了姓氏,自称烟儿。

  她在豆蔻年华的貌美年纪患重疾而亡,被人侥幸抽出一丝还未散去的残魂入主了陆笙手中这个养魂瓶。

  这类残魂依靠养魂瓶以一种另类的方式活下来,只要瓶在,那么残魂也会经久不散,变相的长生不老。

  一些利益熏心之辈,甚至会故意将一个妙龄女子杀害,取其残魂入主养魂瓶,售卖给显赫的家族。

  而这些养魂瓶也会被一些喜那欢好之事的人花重金买下,睡觉时放在枕边,残魂便会助主人春宵一梦…

  “这...这...这东西无价之宝啊!”陆笙听得口干舌燥。

  “天色已晚,公子尽快歇息吧,奴婢会伺候主人舒舒服服的。”烟儿媚眼如丝道。

  “哼,下流!”武龄听了这么久,脸色愈发铁青。

  “你进去吧。”陆笙嘴角一抽,示意她进入瓶子。

  “公子...”烟儿还想坚持。

  “进去。”见武龄面色不善的看过来,陆笙额头上的冷汗直冒。

  “那公子若有需要,尽管差遣烟儿。”烟儿眸子里水光潋滟,娇媚的笑了笑,化成一股青烟退回了瓶中。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我不是那种人。”陆笙见武龄意味深长的看过来,急忙用瓶塞盖住瓶口。

  “哼,你爱干嘛干嘛,关我何事!”武龄冷冷道。

  “那你刚才看我的眼神明显就不对劲,我知道,你认为我就是那种人,晚上睡觉就把她叫进梦里洞房。”

  “我告诉你,我就算一辈子打光棍,一辈子娶不到媳妇,也不会让她去我梦里行那苟且之事,你放心好了,我的心永远属于你,媳妇。”

  “滚!你要是再敢胡言乱语,我宰了你!”

  “媳妇,你说你,冰魄元珠,匕首,这最好的两样宝物可都被你揣走了,你可不能翻脸不认人啊。”陆笙伸长脖子道。

  “嗯?”

  “得得得,我不叫,我真的不叫了,你把匕首收起来,你放在我脖子上,我渗得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