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6.再见!来不及握手!

诸天悍匪 疯透 2835 2019.08.01 13:43

  “喝!”

  后左腿刚被陆笙套上了缰绳,黑马瞬间陷入了狂怒状态,前肢着地的瞬间,后腿上挑想挣脱拴在腿上的缰绳。

  “中计了!”

  陆笙脸色大喜,他把缰绳拴在它腿上,等待的就是这一刻。

  他把缰绳握得极紧,缰绳上挑的同时,连带着将他整个人给挑飞了起来。

  趁着被甩飞这个关口,陆笙一拉缰绳,险之又险的落在了它后背上。

  “卧槽,这样也行?”场外有人惊呼出声。

  “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办法?”有人暗戳戳的肚子里泛酸水。

  “李云聪,还能下注吗?我买咱们驸马爷赢!”

  “这家伙是个人才啊,不行,盘口到此为止!”李云聪见有人过来,急忙捂紧了口袋,刚才收注全是买陆笙输,现在有了通杀的机会,他差点就想去写一副横幅给陆笙加油打气!

  “没想到吧,刚才可是你自己不答应的,现在可怪不了我!”

  陆笙冷笑一声,手中的缰绳朝前甩去拴在黑马的脖子上,试图迫使着黑马停止挣扎。

  可这一幕让黑马愈发癫狂,围着广场疯狂的跑动,迅猛的劲风在耳边呼啸,刮得陆笙脸庞生疼,几乎是匍匐在马背上不敢丝毫动弹,手中的缰绳也越来越用力。

  “这小子还真是让人始料未及啊。”台上的武沧澜也被陆笙表现出来的实力给惊艳,笑呵呵的说道。

  “就凭这些可无法驯服这匹马。”武龄俏脸没有丝毫变化,她也曾坐在黑马的背上尝试着去驯服它,可它就像是发疯了般奋力的奔跑,她只坚持了半柱香的时间便无法忍受胸口传来的剧痛而放弃。

  “你们怎么看?”金豹朝其余三人看了一眼,问道。

  “还真是有几分看头!”李广南咂吧着嘴,眼中泛着精芒道。

  “再这样子下去,他马上就会被抛下去。”唐峰语气笃定。

  “是啊,再不找应对方法,这种晃动的强度下,五脏都得移位!”顾之熊道。

  “不行,这样下去,我非得被蹦下去!”陆笙只感觉五脏六腑都挤压在了一处,脸色都变得惨白了几分。

  “噗呲!”

  陆笙嘴角溢出猩红的鲜血,场外的人顿时惊呼出声,似是没想到逐渐占据了上风的陆笙会在这种关头受伤。

  一口鲜血喷出,陆笙脸色顿时变得萎靡无比,握住缰绳的力道松了一分。

  而就是这个微弱的变化,立刻就被座下的它给察觉,猛地停下了狂掠的步伐,一个急停,陆笙闷头撞在了它的脖颈上摔得七晕八素。

  “哎哟,好痛!”陆笙捂着脑袋叫苦不迭。

  可下一刻,它再次围着广场疾掠,陆笙反应不及,整个人朝着后方掉去。

  “呼”

  众人被他这个动作吓得站了起来,仿佛这样就能看得清楚些。

  他们心头甚至在暗暗祈祷陆笙不要成功,这样他们就能借助陆笙留下来的经验,去尝试驯服这匹灵性十足还让人眼馋的骏马。

  在掉下去的瞬间,陆笙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缰绳,整个人悬挂在黑马的屁股旁。

  剧烈的颠簸,让陆笙本是萎靡的脸色再次变得惨白了几分。

  “还好没掉去,要是掉下去,以这畜生的聪明,我根本就没有了故技重施的机会!”陆笙心头后怕不已,将手中的缰绳放在手臂上绕了几圈缠紧,不给它再次停下时用惯性把自己抛出去的机会。

  “畜生,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可就怪不得我了。”陆笙冷喝一声,右手成掌猛地拍在了马肚子上。

  “嘶昂!”

  这一掌拍下去就像是平静的湖面扔入了巨石般风起浪涌,陆笙还没反应过来,它竟是直直朝着栅栏撞去。

  “不好,这畜生要鱼死网破了。”有人倒吸一口冷气。

  “李铁蛋,快躲开,畜生朝你去了!”有人大喝出声。

  李铁蛋虽然是站在栅栏外,可众人清楚,这一撞之下的巨大力道,绝对会把旁边围成的栅栏给撞折,到时栅栏外的李铁蛋则首当其冲遭受波及。

  “这家伙估计是烦了,要带着我同归于尽!”陆笙瞳孔微缩,嘴唇都哆嗦了一下,这要是撞了上去,它或许可能凭借着肉身硬抗这一下,自己绝对会被撞的血肉模糊。

  “好烈的马,宁死都不愿意被人骑乘吗?!”

  陆笙喃喃了一句,目中带着一丝钦佩,在这一刻,座下这匹马不是畜生,就像是一个人不愿遭受命运的不公,宁愿以死明志!

  “不行,必须想办法让它停下来,否则我小命不保!”陆笙心念急转,脸上带着急切,整个人匍匐在马背上,脑子里却像是一团浆糊。

  在距离栅栏三丈开外,陆笙面如死灰,缓缓闭上了眼睛暗道:“死就死吧,反正驯服不了你,我横竖都是死,早死早投胎。”

  在场的众人仿佛都预料到了即将发生的事,眼睛不由自主的闭阖,不忍去看接下来血肉横飞的惨状。

  “嘶昂~”

  突然,陆笙紧闭着眼睛等死的关头,座下的黑马突然仰天咆哮一声,在距离栅栏一丈外一个急停停了下来。

  “嗯,怎么这家伙会突然听了下来?”场外有人睁开眼并未见到血淋淋的一幕,不由疑惑道。

  “你们看,咱们驸马爷好像拽住了这畜生的....”有人凝神望去,脸上尽是错愕。

  “这也行?逗我呢?”有人骂骂咧咧。

  陆笙也察觉到了座下没有了奔波,睁开眼不解的看着它,似是不明白这家伙那么烈的性子,怎么会在这种关键时刻掉了链子。

  “噗呲。”台上的武龄忍俊不禁,捂着嘴噗呲一声笑了起来,随后似是想起了什么,俏脸一红,急忙板起脸,冷哼一声,“哼,登徒子,不要脸!”

  “呵呵,这家伙还真是让人意外啊。”武沧澜嘴角抽了抽,摇头苦笑不已。

  “没死就好,这家伙看来也就是外强中干,我就说嘛,怎么会有不怕死的畜生,死亡面前,终生平等,谁都免不了俗!”陆笙心头狂跳,劫后余生的喜悦让他脸上涌起一股不自然的潮红。

  “嗯?什么东西?”陆笙面色有些不解,

  “嘶昂~”

  黑马顿时打了个寒颤,发出一道呜咽求饶的嗓音,矗立在原地不敢有丝毫动弹。

  “哈哈哈.....”陆笙这时才幡然醒悟右手握住了什么玩意,不由笑出了声。

  刚才被黑马剧烈的颠簸下他右手又没有任何着力点,就准备去抓住马尾稳住身形,谁曾想,误打误撞抓住了它的......

  “现在服不服?”陆笙并未松手,威胁之意浓郁的看着它。

  “嘶昂~”黑马身体都在颤抖,再次发出一道呜咽,求饶之意不言而喻。

  “这还差不多,老子刚才可被你折腾的够呛,现在知道错了吧,哼哼,和我陆笙斗,你有这个实力吗?”

  陆笙缓缓松开了右手,见它并没有再次癫狂,心头不由松了口气。

  “得,这小子今天真是走了狗屎运。”场外人见黑马没有动作,酸酸的说道。

  “这运气也太好了吧!”有人仰天长叹。

  “哈哈,通杀,多谢大家的支持。”李云聪喜笑颜开,这一役他赚了个钵满盆满。

  “以后你就叫黑风,待会出了栅栏咱们就跑,你肯定不想在这里呆了吧?我也不想,你要是听得懂我说啥就蹬两下左腿!”陆笙将缰绳简易的缠在它脖颈上,在它耳边轻声道。

  将这匹马驯服后,陆笙心中再次打起了跑路的打算,有这匹千里马在,总没人还能追的上自己了吧。

  旋即陆笙便目不转睛的看着它,只见它缓缓的抬起左腿蹬了一下,再他的期盼目光下,再次蹬了一下。

  “你真的能听懂,哈哈,待会我叫你跑,你就跑!”陆笙心头狂喜,再次叮嘱了一句,跳下马牵着它往门口走去。

  “把门打开,这匹马已经被我驯服!”陆笙语气淡漠的朝门外人道。

  门外人艳羡的看了他一眼,感叹他好运的同时,缓缓将门打开。

  刚牵着黑风走出门,陆笙猛地拽住缰绳跃上了马背,“驾!”

  黑风似是感受到了陆笙心中的急迫,迈开了四肢疯狂朝前掠去。

  几乎是瞬间,黑风已经在十丈开外,刚才给他开门的两人楞在了原地,似是还未回过神来。

  陆笙见没人过来拦他,嘴角的笑容快速扩大,再也抑制不住心头的狂喜,转过头朝身后发楞的众人招了招手。

  “铁子们,再见,来不及握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