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5.疆良

诸天悍匪 疯透 2231 2019.08.10 18:08

  “这块木牌你看的出来是什么东西吗?”陆笙拿起桌上最后一件战利品。

  木牌只有三指大小,通体漆黑色,似铁似木,正面纹刻着一只面目狰狞的野兽,入手温润,像是被人经常拿来把玩。

  野兽狰狞的表情栩栩如生,仿佛下一刻就能从木牌上跃出成为活物。

  “我也不知道。”武龄看了一眼,再拿在手中掂了掂分量,便不耐烦的扔了回去。

  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谁?”陆笙戒备道。

  “陆笙在吗?”

  陆笙松了口气,打开房门,孙宸与陈北河正一脸戒备的看着四周,见房门打开,急忙走了进去。

  “孙大哥,怎么回事,你们怎么慌慌张张的?”陆笙见状诧异道。

  “别提了,不知道是谁不开眼,偷了上官家的宝贝,现在全城戒严,找一个瞎子。”孙宸一脸晦气的道。

  购置完所需的物品,两人在往柳叶居来的路上总共遇到了三波巡查,森严程度可谓是连一只蚊子都跑不出去。

  “瞎子?”陆笙心头咯噔一声,这也太快了吧,自己才回来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全城已经开始了找他。

  见武龄意味深长的朝他看来,陆笙干咳了一声。

  “对,就是一个瞎子,听说是大概一个时辰前,有一个瞎子把上官家的一件宝贝给偷走了,这不,正在满大街找人呢,看这架势,要是找到了人,不是瞎子也得变真正的瞎子了。”陈北河戏谑道。

  “哦,那这不关我们的事,你们快说说,找到船了吗?什么时候出发?”陆笙急了,他也没想到一颗冰魄元石会引发这么大的动静。

  估计用不了多久,上官家就会安排人排查城里的各个客栈,而到了那时,自己可就无处可藏了。

  若是能尽快出发,还有机会躲过这一劫。

  “就为了一块破石头至于吗?”陆笙心头腹诽不已,按他想来,冰魄元珠虽然被卖到了两千枚元晶的天价,但也不至于让上官家满世界的找他才对。

  “不对,我记得那时好像拿到手里的东西不止那一块破石头。”

  见自己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陆笙不由开始回想起遇到上官锦绣时所发生的一切。

  上官锦绣亲自来扶的那一瞬间,陆笙使用了‘妙手空空’,因低估冰魄元石所带来的森然寒意,陆笙不小心打了个喷嚏,迅速将石头塞进了纳戒中。

  而在之前,陆笙记得用妙手空空光顾了三个人,可现在到手的东西好像是五件?

  “不对,这块冰魄元石的价值远不至于让上官家亲自出动这么多人来找我麻烦,应该是另一件东西,也是五件里面多出来的那一件!”

  经过对今晚所发生的种种都回忆了一遍,陆笙额头顿时冒汗。

  “难道是这块木牌?”陆笙不动声色的看了眼手中的木牌。

  “咦,陆笙你怎么回事,脸色很差啊。”见陆笙脸色有些发白,陈北河不解道。

  “哦,没事,就是这两天没有休息好,待会就没事了。”陆笙摆摆手满不在乎的说道。

  “我们找了城里的所有船家,马上就要立秋,海上每年这个时候都不会太平,没有人愿意出海。”孙宸黯然道。

  “哪里来的不太平,我看老天爷太平的很,我们马不停蹄的往这里赶,你现在和我说不太平,这海港城又太平了?不行,明天必须找到船出发。”陆笙气急道,再不跑路可就真的要死翘翘了,自己一个小人物,哪能对付一整个上官家族,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绑了捆石沉海喂鱼。

  “我们明天再去找找看。”孙宸道。

  “咦,陆笙,你手里这块木牌是什么东西?你藏着干嘛,让我看看,这玩意有点我好像见过。”陈北河突然道。

  “这又不是啥稀罕物,给你。”

  见陈北河注意到自己手上的木牌,陆笙心都提在了嗓子眼,脸上却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将木牌递了过去。

  “什么东西我看看,咦?这上面的兽头好像一种远古神兽?”

  孙宸也凑了过去,当看清木牌上的狰狞的野兽图像时,眼里掠过一丝诧异,似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

  “你也见过?”陈北河怔了怔,转头看向陆笙:“你从哪里来的?”

  “我就是在门口一个摊贩那看它雕刻的好看,花了几枚铜钱买下来的。”被三人盯着,陆笙头皮都有些发麻,难道这东西还真是一件稀罕的宝贝?

  虽然武龄或许清楚这件东西时从何而来,不过现在和他在同一艘船上,断断不会拆穿他。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上面雕刻的兽头应该是疆良!”陈北河道。

  “疆良?”陆笙脸色微怔,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

  见三人目光疑惑,陈北河笑道:“在我从军的那一段时间,曾见过有一个村子里将它作为图腾,家家户户的墙壁上都挂着它的图画,所以刚才看到这块木牌时,就觉得有些眼熟。”

  “那这疆良是什么?”武龄追问。

  “疆良是远古四大神兽之一,若是我说出其他三神兽,你们或许就对它有个大致的了解了。”

  陈北河将木牌还给陆笙,“除了疆良之外,还有朱雀,青龙,玄武三大神兽!”

  “传闻在太古年间,我们目前脚下的这片土地总共有四大势力,彼此相互制衡,这四大神兽便是四大势力圈养的守护兽。”

  “那后来呢?”陆笙问。

  “后来天地灵气枯竭,有些人能依靠自身体内的灵气破碎虚空而去,有人则蹉跎至死,而这四大势力的守护兽曾有传言称是随着四大势力的掌权者离开。”陈北河道。

  “我也曾听说过一个典故,不过究竟有几分真假,就不得而知了。”

  孙宸接过话茬道:“在灵气枯竭后,有些人的境界不足以破碎虚空,便将注意打到了四大神兽的身上,四大势力留下来的人合力打造了一座车撵,驾四大神兽破空而去。”

  “对对对,我也听过这个故事,对了,就是从哪个村子里面传出来的,你不说我差点忘了。”陈北河不由点头。

  “那这块木牌的作用是什么?”陆笙举着手中的木牌问道。

  他心中有个直觉,这块木牌就是惹来上官家全程戒严的东西,至于究竟有什么用,或许只有上官家的高层才知晓了。

  “不知道,估计是曾经得到过四大神兽庇佑过的家族雕刻出来,为的就是让子孙后辈铭记它曾帮助过家族。”

  陈北河摇了摇头,接着说道:“也有可能是长辈赠予后辈的护身符,护身符这种东西,你信则有,不信则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