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4.传送阵

诸天悍匪 疯透 2159 2019.08.21 14:00

  陆笙只感觉眼前一黑,脚下的棺壁发出磨盘般沉闷的声响。

  四人脚下落空,石棺内光滑无攀附之物,径直掉了下去。

  “怎么回事,好热!”

  陆笙还来不及欣喜这个石棺里隐藏的秘密,只感觉一阵热浪扑面,双脚踩在地面,脚底板传来跗骨的炽热之感。

  “这双鞋还真是宝贝啊。”

  陆笙想起了踏云履乃是冰蚕丝所制,不由涌入一丝元气激发,双脚顿时传来阵阵清凉。

  武龄率先发觉了不对劲,趁还未落在地面,率先从纳戒中取出一块兽皮裹在自己脚下。

  “呲。”

  兽皮被炙烤的散出焦臭味,武龄眉头不由皱了皱。

  映入几人眼前的是一个孔洞,石壁似是常年被高温炙烤,呈赤红之色。

  “这是什么地方?”陆笙诧异道。

  仅仅片刻,武龄脚下的兽皮已经像是被烤焦的熟肉,散发出阵阵肉香味。

  只不过这阵肉香味没能持续多长时间,便开始弥漫着焦臭味。

  目前能供三人选择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向前,一条向后。

  “想不到秦帝的石棺下竟还别有洞天。”孙宸失声道。

  得益于补天水所带来的奇效,孙宸背上的伤口已经结了血痂,被涌来的热浪给惊醒。

  孙宸目露奇异之芒,望着两侧暗红的石壁震撼不已,

  “孙大哥可有什么发现?”武龄眉头微蹙。

  “这个...没有...”孙宸脸露难色。

  “陆笙,你是怎么发现这石棺有机关的?”陈北河看了陆笙一眼。

  “咳咳,我也是侥幸而已。”陆笙将先前的推断和石棺诡异之处说了出来。

  “陆兄弟还真是观察细致啊,要不是你这个发现,我们可能就栽在那头畜生手里了。”孙宸心有余悸道。

  仅仅一个照面,他便被碧眼花斑豹给重创几欲致死,现在落在这样一个孔洞里,热浪不时涌来,令得他背后的创口传来阵阵麻痒之意。

  武龄亦是诧异的看了陆笙一眼,似是没想到最后竟是被他给发觉了这里的秘密。

  “哪里哪里,运气比较好而已。”陆笙呵呵一笑搪塞了过去。

  “现在怎么走,热浪是从前面涌来的,我猜测,咱们应该是在一个火山口。”陈北河道。

  “火山口?”

  陆笙怔了怔,这个火山口与秦帝陵有什么干系不成?

  “没错。”

  孙宸点了点头,认可道:“这个火山应该是一个死火山,只不过还并未完全死掉,估计是当年造陵之人不小心挖穿了这个火山。”

  “不对。”

  陆笙摇了摇头,造出如此巧夺天工的石棺来掩人耳目,必然有他的道理。

  “去火山口一查便知。”

  武龄将镰刀紧握在手中,朝热浪涌来的方向走去。

  陆笙三人对视一眼,紧紧跟在武龄身后。

  “你们有没有觉得奇怪,这个能同时容纳十余人并排的甬道,并不像是人为雕凿出来的!”孙宸感受着周遭愈发炽热的高温,神色诧异道。

  行进了半个时辰,陆笙四人估摸着在这条甬道里应该走了一里的路程。

  陆笙每一步踏出,都会暗恼武龄先前所作的决定,再这样走下去,说不定在脸上撒点孜然就可以当街售卖烤肉...

  “要不咱们打道回府算了,这岩浆有什么好看的。”陆笙心中敲起了退堂鼓。

  耳边已经依稀能听到从前方传来的嗤嗤爆响声,陆笙不用猜都明白,过不了多久,就会看到赤红粘稠不时冒出泡泡的岩浆。

  “快到了,先看看这里面藏了什么秘密!”武龄并未停下脚步。

  这一趟耗费了人力物力,甚至是差点死在了来时的海里,就这样空手而归,任谁也会心有不甘。

  “对。”

  陈北河点了点头,凝重道:“耗费那么大的代价来到这,说什么也得看看这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

  “陆笙兄弟,走吧,你就不想看看岩浆究竟是什么模样?”

  孙宸脸色被热浪烤的通红,“我孙宸这辈子还没见到过岩浆呢,也挺好奇的。”

  “行吧。”陆笙不情不愿的跟了上去。

  “等等!”走在前面的武龄突然停下了脚步。

  陆笙不由朝前方看去,只见前方的甬道出现了七个孔洞,七个孔洞大小各异,似是延伸许远,站在外面往内看去黝黑静谧。

  “怎么办?现在七条路,走哪一条?”孙宸问。

  “这七个洞的朝向最后很可能都是朝向火山口。”陈北河仔细的看了一眼,再闭着眼睛感受了一。

  “就走中间这条吧。”武龄当机立断,径直往中央的甬道走去。

  四人再次在甬道里走了半柱香的时间,耳边传来的岩浆流淌声愈发明显。

  陆笙为了抵御地面上的剧烈高温,已经催动了大量的元气灌注在踏云履上。

  此刻的他暗暗庆幸那滴补天水将丹田内的元气液水潭拓宽了不少,否则在这种情况下,他一个聚元期的家伙根本无法长时间维持踏云履的运转。

  “没路了。”走在前方的武龄停下了脚步。

  “没路了?”

  陆笙怔了怔,错开站在他前面的孙宸朝前望去,在武龄的前方三丈外是墙壁,而这条路也在这里走到了尽头。

  在武龄的脚下被人用石头围出一个丈余的圆弧,圆弧内纹刻着晦涩的符文,而在圆弧内,有七个石槽,符文围绕在石槽的位置愈发繁密。

  “这是什么东西。”

  见他们也在观察圆弧内的符文,陆笙不由问道。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一个传送阵!”孙宸沉声道。

  “传送阵?”

  陆笙不由再次朝脚下这个圆弧看去,经过孙宸的提醒,陆笙注意到七个卡槽里残留着白色齑粉。

  “这里面的石粉是什么东西?”

  “应该是激发传送阵所消耗的元晶!”

  陈北河目光微凝,接着道:“这些石槽里的粉末足以说明这个传送阵曾经传送过人。”

  “对,很可能是先我们一步的那家伙所搭砌的传送阵。”孙宸思忖了片刻,接着道:“也有可能是当年挖掘秦陵的人给自己留的后手。”

  “那这个传送阵还能用吗?”

  陈北河仔细的看了一眼地面的传送阵,笑道:“应该还能用,不过所需要的元晶估计不菲,至少也得七百块元晶才能再次进行传送!”

  “七百块元晶?”陆笙不由瞪大了双眼,喃喃失声。

  这哪里是传送人,这分明是烧钱啊,传送一次就直接烧去至少七万两黄金!!!

  “既然这条路不通过,那去另一条路看看。”武龄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