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8.想走可没那么容易!

诸天悍匪 疯透 2158 2019.08.18 14:03

  待乔望走远,陈北河走到一个上风口的地方,将安神散迎风飘洒,不出片刻功夫,守候在武龄屋前的人便开始眼神涣散,两眼一翻径直瘫软在地面。

  趁守卫昏迷,陆笙朝武龄所在的屋子走去,当打开房门的那一刻,一柄闪烁着森冷寒芒的匕首朝他面门直刺而来。

  庆幸的是,脑海里早就传来了幽冥的提醒,这一刀被陆笙轻易的躲闪了开去。

  “是我,你要谋杀亲夫不成。”

  陆笙看着这柄离他面门不过数寸的匕首,刀身的鳞纹都清晰可见。

  “这娘们差点用我送她的匕首杀了我。”

  陆笙心头微凛,若不是幽冥告知他里面的人拿着匕首蓄势待发,仅仅凭借着武者的灵活性,这一刀陆笙都无法躲开。

  “你没死?”

  看清来人,武龄脸色一喜,随后似是想起了什么,急忙板了起来,冷笑道:“真是应了那句话,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呃,媳妇,我可是来救你的,你就不能说几句好听的?”陆笙讪讪道。

  “我不需要你救!”武龄撇过头道。

  “得了得了,还得救其他人呢,这里有半滴解药你先服下。”陆笙脸色一黑,从纳戒里将补天水分出一半递给了她。

  武龄不疑有它,接过来仰头喝了下去。

  “你就不怕我投毒害你?”陆笙怔怔的看着她,这娘们还真是信任他啊。

  刚对他的印象大有改观,听到他这一句话,武龄的脸色顿时冷若寒霜,自顾自的引导着体内那股暖流疗伤。

  仅仅片刻,武龄便满脸震撼之色的回过神来,失声道:“你这个是什么东西?”

  “现在情况紧急,等以后有空再和你解释。”

  陆笙从纳戒里取出一件男性衣袍递给了她,“换上。”

  当陆笙带着武龄走出屋子时,陈北河与孙宸也各自带着纪凌烟与上官锦绣走了出来。

  “不行,我得去救铁牛。”

  见众人要走,纪凌烟央求道:“求求你们,能帮我把铁牛救出来吗?要钱或是元晶,我统统给你们,铁牛对我很重要!”

  “烟姐,不是我们不想救,而是在这种情况下,救你已经是我等竭力所为,这还是看着咱们算是有些旧识的情况下,我们不能为了去救铁牛一人,把我们所有人命给搭进去。”

  陆笙看了她一眼,从怀中取出一丝补天水,用‘举重若轻’递到了她身前,认真道:“这是解药,你要是想救,尽管自己去,我们马上就要离开。”

  “可是,可是。”

  接过补天水,纪凌烟脸色挣扎了片刻,道:“既然如此,就多谢几位的救命之恩了,铁牛我是必须要去救的。”

  说着,纪凌烟将解药破开两份,将其中一份递给了上官锦绣,强笑道:“锦绣,你跟着他们走,我还有有事。”

  “烟姐姐,你跟我们走吧,铁牛肯定不会有事的。”

  上官锦绣急了,一把拉住她胳膊,“铁牛哥皮糙肉厚的,没有武极境的人根本无法伤害到他,你留在这里只会让铁牛分心的。”

  “不,你不懂,正是因为知道铁牛暴怒下会产生的后果,我才更加不能离开,你和他们先走,等我找到了铁牛后便赶去与你们回合!”纪凌烟强笑道。

  “那行,烟姐姐,你一定要跟上来啊。”上官锦绣不舍道。

  “我会的,锦绣保重!”纪凌烟摆了摆手。

  “我们走。”陆笙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一行人径直往来时的方向快步走去。

  “你俩恢复的怎么样?”

  当来到峡谷时,整个峡谷里早已经高朋满座,陈北河突然转过头看向武龄和上官锦绣。

  “差不多好了。”武龄看了陆笙一眼。

  “我也是。”

  “那就好。”陈北河点了点头,诧异的看了陆笙一眼,五人径直朝着峡谷口走去。

  “不好了,帮主的三位夫人被人抢走了。”

  突然,一道愤怒至极的声音在峡谷里响彻,数十位黑衣打扮的男子顿时守在了峡谷两侧的入口。

  陆笙等人刚好来到谷口,卢大壮见陆笙过来,脸色热络的过来打招呼,那道愤怒的咆哮声便紧随而来。

  “对不起了!”

  陆笙右手虚握成刀劈在了卢大壮的脖子上。

  “你...”

  卢大壮愣生生的看着陆笙,两眼一翻倒在了地面。

  “在那里,是他们,快拦住他们。”

  卢大壮突然倒地的声音引来了众人的注意,一时间,除了来观礼的客人,所有乔石帮的弟兄都朝着这里涌过来。

  “陆笙,你们三人先跑,我们断后!”

  “锵”的一声,陈北河腰间长刀发出一声嘶鸣,随后一道迅猛刀气朝掠来的众人涌去。

  陈北河武师境的实力在此刻展露无遗,眼前这些人不过武者境的实力,如何挡得住武师境的一击,在这一刀之下顿时人仰马翻惨叫连连。

  “我们走!”

  陆笙大喝一声,快步朝着拦在谷口几人掠去。

  若不借住这个混乱的机会逃遁,待乔石帮帮主乔望赶过来稳定局面,恐怕谁都跑不了。

  “举重若轻。”

  一名武者境的乔石帮众手持利剑朝陆笙直刺而来,被陆笙的突然使出的吸星大法给定住了长剑,随后长剑條的脱离对方的掌心,狠狠的拍在了他脑门上。

  武龄手持齐人高的镰刀,一刀之下带起的劲风顿时将眼前几人的阵型全部冲散。

  “这女人的镰刀没丢?”陆笙见着这一幕背后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刚才武龄那一刀并未有伤人的念头,否则刚才那一刀之下,至少有三人得被抹了脖子。

  “估计她是在念着旧情吧。”

  陆笙想起了刚才见到的乔石帮帮主乔望。

  “走!”

  冲开了拦阻的阵型,陆笙大喝一声,示意陈北河和孙宸尽快离开。

  “你们先走,我们随后跟上。”陈北河再次一刀逼退众人,朝陆笙道。

  “可是...”

  陆笙记得陈北河之前所说过的话,一旦陷入车轮战,哪怕是武王境的强者也有可能被耗死,陈北河与孙宸不过武师境,不消片刻,便会被耗竭元气。

  “没什么可是的,快走。”陈北河大喝一声,与孙宸分守两侧,苦苦的支撑着不被乔石帮的帮众冲破防线。

  “我们走!”陆笙大手一挥。

  “想走,可没那么容易!”

  还未等陆笙带着武龄与上官锦绣走出几步,峡谷口再次站了一人,恰好挡住了他们离去的必经之路。

  “乔望!”

  见着来人,陆笙的心顿时沉入了谷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