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帮主明鉴!

诸天悍匪 疯透 2256 2019.07.29 10:58

  “小子陆笙,见过帮主大人。”

  陆笙在青珂的目送下走进了黑风堂,大厅空旷幽静,只有武沧澜一人闭着眼睛端坐在主位上。

  武沧澜條的睁开眼,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笑道:“你醒啦,老夫还以为你至少还需要卧床三日,年轻人的体魄就是不一样啊,三天就恢复的差不多了。”

  “咳咳,这都多亏了青珂姑娘的照顾。”陆笙心虚的摸了摸鼻子,脑袋上的包还没有全部消下去,被包扎的严严实实,想必是青珂的杰作。

  再联想到当日被武龄一拳给揍得分不清东西南北,陆笙脸上不由开始泛热,不知道下一次遇见陈北河该如何收场,说不定暴怒之下一掌会了结了他...

  “青珂那丫头早年跟着一个赤脚大夫学了些医术,你确实是需要感谢她。”

  武沧澜点了点头,笑眯眯的看着他:“你可知我为什么留你一命?”

  “小子不知。”陆笙脸色微怔,旋即急忙抱拳认真说道:“帮主大人能留小子一命,小子感激涕零,愿为黑风寨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现在是形势比人强,身处在匪窝里,身上的伤势还未痊愈,刚被车撞死过一次的陆笙格外的惜命,不知是否被武龄那一拳给打通了脑袋里的任督二脉,拍起马屁来的熟稔度让他自己都咋舌不已。

  “老夫吃的盐比你这辈子吃的饭都多,就别说些言不由衷的话了。”武沧澜笑眯眯的拆穿了他,“其实老夫派人好生照料你,答案你早就有了,对吧?”

  “小子愚钝,还望帮主大人明示。”陆笙心头一沉,目光晦涩的说道。

  在来时的路上他想了无数种可能,自己身上究竟有什么东西值得武沧澜亲自见自己一面。

  吸星大法!

  能在武龄未曾察觉的状态下窃取了她的肚兜,恐怕这才是武沧澜留他一命的依仗。

  只是陆笙不敢确定,故而一进来就开始装傻充愣,他心头明白,若是真的将吸星大法交出去,恐怕等待自己的下场将会无比凄惨。

  “我要你迎娶老夫的孙女!”武沧澜直勾勾的盯着陆笙,一字一顿道。

  “这...”陆笙脸色條的一变,还没有等他想好托词,从大厅后的屏障里走出一人,正是当日一拳揍晕他的武龄。

  “我不同意!”

  此时的她换下了男装,穿着一袭红袍大步而来,似是还未熟悉女装的穿戴,走动间英气逼人,那双满是英气的俏脸不善的望着陆笙。

  “我也不同意!”陆笙也急忙站直了身子,认真的说道。

  还没来得及见见承阳王朝的版图之辽阔,陆笙可不想不明不白的就成了悍匪头子的压寨男人...

  “不同意?”武沧澜一反先前笑眯眯的模样,满脸杀气的看着他,冷喝道:“你当着几百人的面辱我孙女清白,老夫留你一命已是你的造化,你若是不娶老夫孙女,难道还想活着离开黑风寨?”

  陆笙额间渗下冷汗,背后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能清晰的感觉到两股杀气交织在一处朝自己涌来,一股属于武龄,另一股是武沧澜,深处漩涡中心的他只感觉胸中正在缓缓郁结一股烦闷之气。

  “还好当日经历了归海一刀的杀气,这两人的杀气相比起归海一刀,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陆笙心头冷笑一声。

  “帮主大人,不是小子不愿娶你孙女,实是你也看到了,是你这孙女也不愿嫁给我,当日之事纯属误会,小子本以为身上的伤势好了个干净,这才向陈大人自荐出战,岂料少帮主武功盖世,小子力不及也,帮主大人就莫要强人所难了。”陆笙抱拳诚恳道。

  “爷爷,这家伙贼眉鼠眼模样,一看就是喜好偷奸耍滑的东西,我才不愿嫁给一个他,还请爷爷收回成命!”武龄道。

  “什么叫贼眉鼠眼?什么叫偷奸耍滑?这是人说的话吗?”

  陆笙心头暗骂不已,自己这身乞丐行头是有些难登大雅之堂,但绝对不是贼眉鼠眼的模样。

  “住口!”武沧澜大喝一声,“这是你父母远赴御魔疆时所作的决定,若有人能取得你贴身之物,便是他们的女婿!”

  “还有这操作?”陆笙眼睛瞪得老大,心底破口大骂自己不中用,早知道当日临行前就该先试试吸星大法的威力,否则怎么会出现这破档子事,此刻想起肠子都悔青了。

  本以为得到吸星大法已能在这方世界横着行走,谁曾想报应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可是这些年我怎么没听你说起过!”武龄闻言眼睛顿时通红,目光惊愕的看着武沧澜,似是不解自己未曾见过一面的父母会留下一个如此古怪的决定。

  “你先退下,我还有事和陆笙交代!”武沧澜闭阖了双眼,摆了摆手示意她离去。

  “可是,爷爷...”武龄俏脸变了变,便被武沧澜打断:“退下!”

  武龄恶狠狠的瞪了陆笙一眼,怒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不好意思,这些年来武龄被我惯得一身大小姐脾气,倒是让你见笑话了。”待武龄离开,武沧澜歉意的笑道。

  “我不介意。”陆笙急忙摆手,他哪里敢有意见,身处在匪窝里,放个屁都得小心翼翼看周围有没有人。

  “我刚才所说,你意下如何?”

  “我觉得不妥。”陆笙一脸认真的说道。

  “何出此言?”武沧澜疑惑道:“老夫这孙女虽然脾气有些骄横,但心地却是极好,还未满双十年龄便已是武者之境,这份天资放眼整个承阳也是出类拔萃,不知小兄弟为何拒绝?”

  陆笙哪里听得懂他说的武者之境是啥意思,只能不懂装懂的笑道:“帮主有所不知,俗话说得好,君子不强人所好,我与武龄只有一面之缘,过程中还出现了些许难以化解的误会,强行在一起对双方都不是好事。”

  “老子要是娶了她,估计得少活三十年!”陆笙心头暗道。

  虽然武龄女装模样很漂亮,但陆笙可不认为当日的误会能轻易化解,要不是躲得快,恐怕三天前就得死在那女人手里。

  “这样啊。“武沧澜眼中带着些许遗憾。

  陆笙心头暗喜,可下一句话却让他恨不得上去亲手掐死这个糟老头子。

  “那老夫也就不强人所难了,不过小兄弟轻薄我那孙女在先,传出去终究是坏了她名声,那就只好委屈小兄弟受那五马分尸之刑以绝众人之口了。”

  “帮主大人,小子觉得此事还有待商榷,其实当日一见武龄小姐,小子便惊为天人,今日先前所说皆是小子违心之言,还请帮主大人万万不要往心里去......”

  “哦?此言当真?”

  “句句属实,还请帮主大人明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