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1.武师境的花想容

诸天悍匪 疯透 2238 2019.08.13 15:39

  “不对,海盗船开过来了。”陆笙脸色大变,原本不动的海盗船顺着风,以一个无比恐怖的速度朝这里赶来。

  按这个速度之下,再加上已方船只逆风,很可能在这一撞之下倾覆。

  王左眼脸色凝重,大吼道:“挂上笙旗!”

  只见李来福立刻打开了一个古朴的木盒,将其中一道布满灰尘的笙旗取出,再将升至船帆上。

  “海盗明显是准备撞沉我们,一面旗帜可没用。”陆笙心头大急,刚才还在庆幸,下一秒海盗就发起了攻击,还偏偏选在这个内忧的关键时刻。

  “老大,海盗的船没有停!”李来福脸色顿时苍白了一分。

  而这时,两只船间隔已经不足五十丈,只需片刻时间,对方全速赶来的船只便会当头撞上。

  “准备迎接撞击。”王左眼脸色阴沉似水,左手提起一把砍刀,冷笑道:“既然你们要拼命,那就看谁先死。”

  “完了,我陆笙才在这个世界活了区区两个月,刚当上土匪半个月不到,现在土匪遇上海盗,地形压制的死死的,估计九死一生了。”陆笙心头咯噔一声,转头望去,所有人都拿起了武器。

  “待会你可得护着我一点。”陆笙朝手持着镰刀的武龄道。

  “滚!”武龄目光凝重,吐出一个字。

  “嘭!”

  海盗船犹如一只利剑般,猛地撞在了陆笙所在船身的中央位置,海盗船的床头直接嵌入,上面的海盗手持着各式各样的武器,猖狂大笑着从甲板上往这边跑来。

  “大家不想死的就拼命吧!”王左眼大喝一声,左手持刀,当头冲了上去。

  狂风大作,骤雨不歇,自两艘船靠在一处的那一刻起,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场不死不休的战斗。

  船身已经开始进水,不出半个时辰就会沉入海里,在这种滔天海浪之下,落入海里将是九死一生。

  “王左眼,出来受死!”

  李长渊握着一柄圆月型砍刀,一把抹去脸上的雨水,当看到王左眼背着砍刀朝这边冲过来时,狞笑着朝他掠去。

  “锵”

  双方斗在一处,陆笙看的清楚,王左眼在这一刀之下退出数步,而那名青年男子却站在原地还有余力再次发动攻击。

  “那家伙的力道好强。”陆笙心头震动。

  可惜,这个危机关头,所有人竭力稳住身形的同时,还要迎击海盗,陈北河与孙宸也不再留手,犹如两柄尖刀刺入海盗船上。

  “这他娘是整个海盗窝的人全部出动了。”

  陆笙脸颊被雨水拍打的生疼,转头看去,海盗船甲板上的人密密麻麻,至少还有三百多名海盗手拿握武器等待过来。

  武龄也拿着镰刀冲了上去,镰刀翻飞间,数名海盗被抹喉身死,鲜血四溅,瞬间被雨水洗涮干净。

  一名海盗见陆笙呆愣当场,狞笑着举刀劈来,“小子去死吧!”

  “当我是软柿子不成?”陆笙眸子里闪过一丝冷意,虽然从未杀过人,可现在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场面,哪里还能轮得到他多作考量。

  “吸星大法!”

  陆笙右手蓦然探出,海盗手中的大刀悬停在陆笙眉心三寸之外,随后猛地调转刀身,在海盗还未来得及后退的瞬间,径直抹了他的脖子。

  这一幕被外人看来,就像是陆笙手挥了挥,海盗便拿着那柄砍刀自顾自的抹了脖子。

  “这是巫妖,这是巫妖!”

  有海盗被这一幕吓得面无血色,看怪物似的看着陆笙,竟是没有一人敢上前杀他。

  陆笙将身死海盗的大刀握在手中,那名海盗临死前眼中的恐惧被他看在眼里。

  虽是第一次杀人,陆笙心头有些许不适,可一想到是对方要置他于死地,这种反胃的感觉便冲淡了不少。

  “陆笙小心!”

  陆笙抹了把溅射在脸上的血水,目光森然的看着一干海盗不敢上前,武龄的咆哮声突然在他耳旁响彻。

  陆笙条件反射似的朝后看了一眼,花想容手持着一柄利剑直刺他腰腹,滴滴雨水打在剑身上,透出丝丝森冷之意。

  “陆笙兄弟,不好意思了,你的两位媳妇花某会帮你好好照顾的!”

  花想容嘴角挂着戏谑的笑容,仿佛看到了陆笙在这一剑之下被捅个对穿的惨相。

  “好快!”

  陆笙心头一跳,花想容这把剑递来的速度已然超出了武者的范畴。

  “这家伙是个武师境强者!”

  陆笙只感觉嘴干舌燥,吸星大法條的用在了已经刺入衣袍的长剑。

  “举重若轻!”

  陆笙心头大喝一声,花想容递来的这一剑有一瞬间的迟滞,借着这一丝迟滞,陆笙本能的侧了一下身形,长剑划破他左侧的腰腹带起几缕血水喷洒在地,血水瞬间被雨水融为一体。

  “好险!”

  陆笙心脏嘭嘭直跳,捂着腰上的创口暗暗心惊,要不是武龄的提醒,这一剑就能让他丢了命。

  “咦?”

  花想容似是没想到陆笙不过聚元期的实力竟能躲开这一剑,仅受了些许皮肉伤。

  “花想容,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杀我?”陆笙左手捂住伤口,阴沉的看着他。

  “杀你还需要理由?”花想容诡异的笑了笑,“我这辈子钱和权都有了,唯独绕不开色这个字,你说我杀你是为何?”

  “噢?那不知道你看上了我两个媳妇的哪一个?”陆笙噬着冷笑,余光看了纪凌烟与武龄一眼。

  “小孩子才做选择,老子全都要!”

  花想容桀桀大笑,身形再次爆掠而出,这一次为了防止陆笙逃遁,左手锦袍下探出一柄短匕,若是陆笙又使用刚才邪异的一招,这柄短匕便能补上致命一击。

  “来吧,今天老子就是死也得拉上你陪葬!”陆笙惨然大笑,眼中掠过一丝狂暴之意。

  他准备强行施展吸星大法第三层,哪怕是浑身精血耗尽,体内元气被抽空。

  右手上的漩涡愈发胀大,身体上传来的疲倦感也越来越重,但陆笙知晓,机会只有一次,自己死也要拉上眼前这家伙陪葬。

  下一瞬,陆笙的右手直直朝花想容伸去,他眼角的余光甚至能看到长剑直刺胸口而来。

  这一剑他躲不掉,也不想躲了,聚元期与武师境实力太过悬殊,只能寄希望于吸星大法第三层能拉这家伙一道赴死。

  “死就死吧,反正这个世界对我好像也没有那么温柔。”陆笙心头喃喃低语一句,手上的力道漩涡凝如实质。

  “吸星大法第三层...”

  脑海里的清冷嗓音还在响起,陆笙的眼神已经开始溃散。

  陷入昏迷前的那一瞬间,他的右手被人握住,好像看到了一道苍老的身影突然横拦在身前挡住了那一剑。

  “你还不够资格,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