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9.暴风起兮

诸天悍匪 疯透 2201 2019.08.12 16:45

  中午时分,除了黑袍人一直待在房中未出,其余人全部齐聚在大厅了吃午饭。

  陆笙与武龄坐在一桌,陈北河与孙宸则坐在另外一桌,这是上船前就已经安排好的,为了防止引起他人的注意。

  “气氛有点不妙啊。”

  陆笙在大厅里扫视了一眼,所有人都没有说话,七八名水手甚至面色有些愁苦,似是遇到了什么不顺。

  “王左眼,发生什么事了,这才出来半天,怎么感觉大家都很不开心啊。”陆笙转过头问坐在后方的王左眼。

  与上船前干劲满满相比,此刻的他们就像是焉了的黄瓜苗无精打采。

  “你看窗外。”

  王左眼刚吃完饭,开始熟稔的往烟枪里塞烟丝。

  “窗外没啥奇怪的啊,这日头也大,你就别卖关子了。”陆笙急道。

  早上两人一直在扯皮,倒是把关系拉近了不少,言语间也没有多少顾及。

  “你看远点,在两百多里外的云彩已经泛黑,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征兆啊。”王左眼头也不抬的道。

  “暴风雨?”陆笙微怔,旋即朝远处望去,果然,在极远之处,已经有乌云集聚。

  这刚出来就遇上,运气也太差了吧,陆笙脸色发黑。

  果然,听到王左眼这一句话,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朝王左眼看去,似是再等待他的下文。

  “能绕过去吗?”

  花想容脸上带着一丝凝重,他是常年居住在海边的人,深知海上暴风雨的可怕,除非你能插上翅膀,否则就只能寄希望于船的坚韧性。

  可这艘船一看就是上了年代的,说不准就是它最后一次航行,犹如无根的浮萍,在风浪面前,能被瞬间倾覆。

  “绕过去?”王左眼冷笑道:“左边是海盗,右边是葬神岛,说不准还没绕过去,就全部死在了海盗的刀下,葬神岛的可怕,大家心里应该有数吧。”

  陆笙目光微闪,低垂着脑袋,据孙宸所说,这一趟的目的地正是远在海港城五百海里外的葬神岛。

  而孙宸脸上的那一道刀疤,也正是因为在葬身岛所留下来的,至于究竟是何物所伤,孙宸一直讳莫如深并未言明。

  能让一个武师境的强者差点死在葬神岛,陆笙也大致明白了葬神岛的可怕性。

  海港城的民间流传着一个关于葬身岛的典故,传言在几千年前,葬神岛上有两只从海里出来的庞然大物打了一架,据说是两位化形后踏入武圣境界的灵兽。

  那一战血染葬神岛万里海域,两只灵兽大战后喷洒的热血使得葬神岛上的石头都变成了红色。

  到最后,两只灵兽同归于尽,这几千年来,也有不少人不怕死前去葬神岛寻宝,可到最后都会因为各种各样的方式死在葬神岛。

  使得葬神岛一时间声名大振,这些年来死在葬神岛的人不计其数,倒是有不少人在葬神岛外围捡取那些寻宝人死后遗留在身上的物品。

  “相比于暴风雨,我个人认为,可以走海盗肆虐的左边,反正大家都在,投票表决,各位意下如何?”

  花想容的面容冷冽了一分,想必也是知晓葬神岛的可怕,宁愿去招惹左边的海盗。

  “老夫赞成他的说法!”门口,那名黑衣人突然道。

  “好了,还有谁赞成我的说法?”花想容目光忌惮的看了那人一眼。

  “我觉得相比于遇上海盗,我认为还是葬神岛安全,各位若是有觉得我的方法可行,可投我一票!”陆笙笑道。

  “我赞成!”武龄道。

  “我二人赞成前往葬神岛!”孙宸与陈北河对视一眼,投了陆笙。

  “你们也有票,尽管投,你们投的那一票关乎自己的身家性命!”王左眼呷了口烟,目光看向那桌水手。

  除了陆笙一行人总共十人,船上七名水手,再加上王左眼和那仅有的一名厨师,船上总共十九人。

  “我们商量了一下,大家都不想死。”一名面容粗犷的水手沉声道:“我们选择从右边的海盗绕路。”

  “对,我们全部支持李来福大哥的决定,走右边。”其余六人齐声应道。

  为了防止被人发觉这一趟最主要的目的地,孙宸故意将目的地说在距离葬神岛的一百海里外的鸟语岛,等四人到了鸟语岛后再私自做筏前往葬神岛。

  可现在不同了,花想容这边三人,再加上七位水手投了他,顿时占据了绝对的地位。

  陆笙先前听闻了王左眼的故事,明白海盗对他是存敬畏态度的,这些水手肯定也知晓,这才敢投了从海盗那边绕行的票。

  “好,那就改道从海盗那边绕行。”王左眼磕了磕烟枪,咧着泛黑的门牙嗤笑道:“看这场暴风雨的架势,估计走哪边都绕不过去。”

  “看来这一趟有的玩了。”陆笙目光隐晦的与陈北河二人对视一眼。

  ......

  暴风雨来的挺快,几乎是在众人决定改道后的一个时辰内,原本晴朗的天际变得黑压压的一片,风平浪静的海面也开始变得波涛汹涌,直至随便一个浪花涌来,都能将海水溅至甲板上。

  陆笙暗暗咋舌,这还是远离了风暴中心,这要是没改道撞进去,估计这艘船上的人都该栽进去。

  “收帆!”

  船帆还未收起,一阵劲风迎头赶上,将船吹离了原先的航行轨道,王左眼目光坚毅,有条不紊的朝水手下发着指令,再次将轨道按了回去。

  “这老东西有点厉害啊。”陆笙看着水手们忙上忙下,不由对王左眼竖起了大拇指。

  “轰隆隆。”

  突然,一个响雷突然打在甲板上,甲板上顿时被打出一个成人头颅大小的窟窿,以窟窿为中心引发的火苗熊熊燃烧,大风刮来,窟窿被灼烧的越来越大。

  “不好。”王左眼脸色铁青,转头看去,自己的手下所有人都在忙活,根本没有人可以供以使唤。

  “陆笙,快帮个忙,去把窟窿堵住!”王左眼只得向这艘船上还算是比较熟识的陆笙求助。

  “玛德,这种情况去灭火堵窟窿,不死也得丢半条命。”陆笙脸色发黑,迎着花想容嘴角意味深长的笑容,硬着头皮准备走出驾驶室。

  “我去吧!”孙宸大喊一声拉住了他,声音还未传出,就被刮来的大风给带出去许远。

  足足过去半个时辰,孙宸才用几块破烂的木板将窟窿补好回到船舱。

  接着昏暗的灯光,陆笙能察觉到孙宸双腿都在打颤,想必这一趟耗费了极多的元气站在甲板上稳住身形。

  “武师境强者在这种自然灾害面前,也不过是蚂蚁啊。”陆笙暗暗咋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