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7.挡箭牌

诸天悍匪 疯透 2245 2019.08.22 18:32

  “分开跑!”

  陆笙转过头看了一眼,瞳孔微缩,差点被吓得魂飞天外,心脏都像是被人狠狠地揪住,赤焰金鳞蟒距离他不足一丈,偌大的脑袋散发着冰窖般的寒意…

  先前笨鸟先飞并没有人让他取得丝毫战略性的优势,仅仅半柱香时间,就被武龄等人接二连三的赶超过去,现在的他是落在最后面的那一个。

  听到陆笙这句话,前面三人同时松了口气,顿时分成了两队窜入了不同的甬道中消失不见。

  陆笙见陈北河与孙宸一队,只得跟着武龄后面狂奔。

  “完蛋,这家伙盯上我了,不对,这家伙盯上武龄了,我太难了。”陆笙回头看了一眼,心头一沉,那条赤焰金鳞蟒还跟在他身后。

  刚才武龄硬抗赤焰金鳞蟒一鞭,早已经让赤焰金鳞蟒记恨上了武龄,自己现在跟着武龄,不就是成为了挡在它的眼中钉吗?

  陆笙对自己刚才想都没想就跟上武龄的举动,恨不得当场给自己甩两耳刮子解恨。

  赤焰金鳞蟒蛇信吐出的沙沙响声犹如夺命的丧钟,在他耳边一直催促着他亡命奔袭。

  “咦,有人下来了。”

  突然,前面传来一阵石磨被缓缓推动的沉闷声响,陆笙瞬间就明白了过来,肯定是又回到了先前从石棺下来的地方。

  “闪开。”

  当见到那人竟是花想容时,陆笙心头狂喜,差点就要跳脚,武龄脸色條的布满寒霜,当天要不是花想容,后面怎么会让众人沦落到被人捡尸的下场?

  武龄身形一顿,手中的神魔镰径直朝还在半空的花想容砍去。

  “少爷小心!”

  林文杉察觉到一股凌厉的劲风朝花想容掠去,右掌骤然涌出气旋,形成一本古朴的经书拦住了武龄挥来的神魔镰。

  武龄见一击未奏效,莲步微移,错开身形朝前掠去。

  “哈哈,后面的家伙就留给你们了。”

  陆笙趁着这个关卡,催动踏云履绕过这些人,快速远遁而去。

  “想不到纪凌烟他们也跟来了。”

  陆笙转头看了一眼,除了花想容和林文杉,还有纪凌烟三人,甚至连那个在船上一直待在房间内不曾露面的黑袍人也在队伍里。

  “现在热闹了。“

  陆笙收回视线,嘴角掠过一抹戏谑,这条蛇他们是搞不定了,只能寄希望于后面这一群人。

  一下子被人拦在身前,赤焰金鳞蟒突然停顿身躯,上身直立而起,陡然朝花想容咬去。

  花想容还处在突然视线昏暗中没有回过神来,一股浓郁腥臭味令得他脸色变了变,不由朝身后退去,昏暗中有人在背后突然推了他一把,使得他身形踉跄之下,竟是直直朝张着血盆大口的赤焰金鳞蟒而去。

  “小心。”

  林文杉大喝一声,一把拉住花想容的手臂奋力向后甩去。

  可这一耽搁,花想容虽被推开,林文杉却暴露在赤焰金鳞蟒的攻击范围,躲闪不及之下,被它一口咬在右臂上。

  “哼。”

  鲜血四溅,剧烈的的疼痛从右臂上传来,林文杉闷哼一声,左手虚握成刀一把将右臂砍断,随后身形朝后爆退而去。

  “赤焰金鳞蟒?”

  洛神花此刻也降下来身形,看着赤焰金鳞蟒将残肢吞进腹中,诧异道:“秦阵垣到底在卖什么关子,把墓建在火山里,还真亏他想得出来。”

  赤焰金鳞蟒吞下残肢后还不罢休,血口大张朝黑袍人咬去。

  “不知死活的畜生,区区武极境也敢在老夫面前亮獠牙。”

  洛神花冷哼一声,藏在黑袍下的双手犹如鬼魅般的探出,后发先至,一把握住其獠牙,还不待它咬合,一脚狠狠的踩在它下颚,迫使它上下颚无法顺利闭阖。

  “滚!”

  洛神花冷哼一声,双手一扭,赤焰金鳞蟒的两只毒牙被他抽出,一脚将其踢飞了出去。

  “嗤嗤~”

  赤焰金鳞蟒发出一道凄厉的惨嚎声,被拔了毒牙的它就像是一直斗败的公鸡,畏惧的看了洛神花一眼,朝着来时的方向掠去。

  “文杉,你怎么样?”花想容扶起林文杉。

  先前哪怕林文杉毫不犹豫地斩断右手,却还是低估了毒液的流淌速度,赤焰金鳞蟒的毒液在咬中他的瞬间,便顺着他右臂血液流淌全身,若不是他实力强劲发现的快,急忙催动体内的全部元气抵御毒液向心脏流窜,恐怕早已经毒发身亡。

  “洛前辈,我助你进入这里,你可否施以援手救他一命?”

  见林文杉脸色由白转黑,再由黑转紫,花想容心中微凛,刚才要不是林文杉出手相救,恐怕自己就是这副下场吧。

  “行吧,只是可惜了这赤焰金鳞蟒的毒牙了。”

  洛神花思忖了片刻,将从赤焰金鳞蟒嘴里拔下来的毒牙插入了林文杉肩膀上。

  林文杉原本黑紫的脸色顿时得到了极大的改善,急促的呼吸也渐渐变得平缓下来。

  “多谢洛先生出手相助!”花想容松了口气。

  “无妨。”

  洛神花摆了摆手,在这个还不知晓地形的火山里,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可利用的力量,任何一点损失都足以致命。

  “你可知这个地方?”洛神花环视一圈,诧异道。

  “不知道。”花想容摇了摇头。

  “不过刚才遇到了那四人中的其中二人,想必这里的危险性不弱于先前的碧眼花斑豹,说不定另外二人已经死掉。”花想容目光微阖。

  刚进来林文杉就差点惨死,现在虽然没死,但也失去了战斗力,他不得不多做考量,在这里面争取最大的利益。

  “危险?这种程度的赤焰金鳞蟒可伤不了老夫。”洛神花嗤笑出声。

  花想容讪讪的笑了笑了,“前辈境界高深,自是有恃无恐,不过......”

  “不过什么?”洛神花问道。

  “洛先生想想,我们对这里的情况一知半解,还是要小心为上,避免阴沟里翻了船。”

  花想容目光晦涩,道:“我有一良策不知该讲不该讲!”

  洛神花:“讲!”

  “洛前辈有所不知,前面已经有人替我们探好了路,只要找到他们问问这里面的情况,也好过我们在这里面盲人摸象。”花想容嘴角微咧,笑呵呵的说道。

  他这一席话说完,纪凌烟等人脸色不由变了变。

  一句话,就把陆笙等人给拉下了水,借洛神花的手来铲除自己的眼中钉,着实是一箭双雕,真是下的一手好棋。

  “小子,当天在船上你对那个小子暗下杀手,或许其他人没有看到,但你以为能瞒得过老夫的法眼吗?”

  洛神花眼里的红芒突然闪烁了一瞬,桀桀怪笑道:“不过你所言也确实有点道理,这次就功过相抵,若有下次,老夫必杀之!”

  花想容额上冷汗直冒,连连应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