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天池怪侠

诸天悍匪 疯透 2204 2019.07.25 10:04

  “禀告大人,府外有一人说是大人的旧识,卑职恐他是招摇撞骗之辈,没有放其进入,还请大人定夺。”

  护龙山庄的大殿内,朱无视坐在椅子上,下方时“天地玄”三位大内密探,似是正在汇报工作,被来人突然打断,朱无视眼里闪过一抹不喜。

  “难道什么人都能来见本候不成?”朱无视冷冽的看了侍卫一眼,“轰出去。”

  “神候大人,他说是为夫人素心而来,您若不见,必会后悔终身。”侍卫冷汗直冒,门外那人似是早就已经料到了这一幕,连后面的说辞都早已经准备。

  随着这一句说完,他低垂的眼角撇了朱无视一眼,果然,后者的脸色微变,猛地站起了身,惊疑未定,寻常人哪里知道他夫人名讳素心?

  “我倒要看看他葫芦里究竟是在卖什么药,差他进来!”朱无视思忖了片刻,一挥锦袍再次坐回了原位。

  “遵命!”侍卫急忙抱拳告退。

  “神候大人有请。”

  此时的陆笙正好整以暇的在门口等候,侍卫脸上带着恭敬之色凑了过来。

  “哼。”

  陆笙板着脸冷哼一声,轻挥手中的拂尘,在侍卫恭敬的目光下朝着门内走去。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待会你要是没点本事,死都不知道怎么死。“侍卫一改谄媚之色,双脚有些打颤,感慨了一句,“啧啧,归海一刀身上溢出的杀气又重了,站在一丈远都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要不是怕误了神候的大事,我说什么都不进去禀报!”

  “呵,你得了吧你,刚才你这小子跑得飞快,不就是想抢个功劳吗?我让给你了你又说是迫不得已,这做人啊,可不能这么虚伪。”他对面的同伙奚落道。

  “那下次你上。”

  “......”

  走进护龙山庄,是一条长达十余丈的石龙横卧在白玉石搭砌的广场,石龙栩栩如生,上面的每一片龙鳞都有着细微的纹路,若不是龙头处那双眼睛紧闭,陆笙还真有种看到了真龙的震撼。

  “这条龙在大结局的时候被神候以飞龙在天的招式复活过来,与成是非对阵,也是最后分出胜负的关键,若不是神候相信了成是非的金刚不坏神功只能用五次,从而没有留下后手,说不定成是非根本没有重创他的可能,可惜,最后素心竟是狠到割下自己的脑袋来破局...”

  陆笙沿着台阶往上走去,放眼望着整个神候府,那种磅礴大气扑面而来,他在心底不得不承认,朱无视这个人是枭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连自己亲手培养的义子也能拿来作为棋子。

  若不是为情所困,以他当前的实力,没有任何人能够成为他的阻碍。

  “想不到天地玄三大密探也在,真是不枉老夫此行啊。”

  刚走进大殿,一股浓郁的血腥气味扑面而来,归海一刀脸色淡漠的看着他,让陆笙遍体生寒如坠冰窟。

  “好重的杀气,这家伙简直就是行走的空调啊。”陆笙收回目光,如是想道。

  “你是谁,所为何事?”段天涯目光疑惑的看着他,能和神候攀上旧识的人不该这么年轻。

  “老夫为神候而来。”陆笙目光掠过一抹沧桑,指向端坐在高位上的朱无视。

  “哦?为了本候而来?”朱无视一抬座上龙头,从中取出一张密纸,只看了一眼,他的眉头不由皱起,竟是没有眼前人任何消息,这人有胆量来护龙山庄,不该是无名之辈。

  “嘿嘿,老夫可不想断了传承,闲来无事,就下凡来看看。”陆笙目光故作高深的看着他,似是能看透他的心思般,喃喃道:“天上的水,水里的火,火里的冰,冰里的武功!”

  朱无视闻言脸色大变,條的站起身,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惊骇道:“你究竟是谁?”

  这句话他岂能不熟悉?

  这是当年古三通为了找寻天池怪侠的坟冢而得来的线索!

  “老夫已经活了数百载,早已经忘了自己的名讳。”陆笙目露感慨之色,“不过那年老夫还未曾云游海外前,世人皆称天池,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世人早已经将老夫遗忘!”

  “天池...天池怪侠?”朱无视喃喃了一声,心头掀起了惊涛骇浪,似是想起了什么,目光冷冽的看向了‘天地玄’三大密探,“你三人先退下,今日之事,尔等三人须得烂在肚子里。”

  “是。”

  三人怔了怔神,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朱无视露出如此不镇定的神色,朝陆笙看了一眼,对方就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高手的气息流出。

  “难道是已经返璞归真成就了天人之境?!”

  三人仿佛同一时间想到了这一点,再次看向陆笙的眼神时已然充斥着震撼。

  等三人离开,朱无视身上的气息顿时暴涨,大殿内犹如汇聚了澎湃的无形海浪一层层朝陆笙压去。

  陆笙脸色條的惨白,整个人仿佛驼负着一座大山,周遭的空气就像被吸干后形成了真空地带。

  “噗呲!”

  陆笙胸闷异常,五脏似是被人揪在掌心,一口淤积的血液从喉咙处喷薄而出。

  “朱无视,老夫以神识寄居在这人身上,你若再试探,这人死了,老夫敢保证,你的下场会比他惨上数倍。”

  “快说,你究竟是什么人,若是再敢招摇撞骗,本候定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陆笙只感觉目光一闪,身前凭空多了一人,他的脖颈被朱无视给掐住举离了地面。

  “嘿嘿,老夫分出一丝残魂寄居在此人身上,就是为了交代你一件事,你因爱生恨,害死了你的手足兄弟古三通,再不回头,终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陆笙眼神悲哀的看着他。

  陆笙断定了朱无视不敢杀他,虽然心里怕的要死,但他脸上没有露出丝毫,这种情况下,任何细微的动作都无法逃脱朱无视的窥探,到了那时可就真是自己的死期了。

  “你说你是天池怪侠,你拿什么来证明?”

  朱无视松开了手,直视着他的眼睛,“那年我和古三通去了天池怪侠的陨落之地,他肉身不腐,但却生机全无,分明是寿元断绝而亡,你口口声声说你是天池怪侠,可有什么证据?凭几句话可无法让本候信服!”

  “那不过是我留在凡间的肉身罢了。”

  陆笙嘴角露出一抹嘲弄,大有深意的看着他,“当年你第一时间拿到的是金刚不坏神功,古三通拿的是吸星大法,可惜,那时的你早已不是童子之身,不得不与古三通秘籍兑换,最后你学会了吸星大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