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2.元力

诸天悍匪 疯透 2461 2019.07.30 13:58

  “为什么我得到的吸星大法威力会这么弱?”

  跟在青珂身后走在去往武沧澜独居的住所,陆笙在心底默默问了一句,虽然不确定系统会不会给他解答,但总得尝试一下。

  “因你体内没有元力供以支撑吸星大法的运转,上一次施展纯粹依靠的是你血肉之力!”脑海里传出一道清冷的声音。

  “元力?”陆笙神色一动,再次问道:“什么意思?难道说只有元力的供给足够,我才能将吸星大法的全部威力全部发挥出来。”

  这一次系统没有给予回应,仿佛是默认了他的猜测。

  陆笙脸色渐渐阴沉了下来,他先前还在疑惑,当日使用了吸星大法后浑身都变得绵软无力,现在回想起来,应该就是吸星大法将他身体里蕴藏的血肉之力给汲取了出来!

  一想到那天使用的吸星大法只有一层的功力,陆笙苦笑不已,就这一层的功力用来对敌简直就是给对方挠痒,还让他差点翘了辫子。

  想要和神候一样,施展出飞龙在天活化一条石龙,恐怕把自己吸成人干也无法做到。

  “那这元力从何而来?”陆笙再次问了一句。

  等待了许久,脑海里也没有回应,陆笙只得默默地跟在青珂身后。

  “到了,帮主爷爷隐居之地我没有资格进去,你自己进去吧,我会在这里等你。”青珂站在一处石壁前,指着那块石门说道。

  陆笙循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眼前是一块巨大的石墙,有一个能容纳一人进入的石门。

  “这里面只有那老头子一人?”陆笙指着那道石门,诧异的说道。

  经过青珂这一日的介绍,他已经大致明白了黑风寨搭建的规模。

  这是一个能容纳上千人聚居的寨子,依山而建,有一半嵌入了地面,一半露在地表。

  因建立在深山老林里,若无熟悉地形的人引路,根本无法找到这个隐蔽性极高的寨子。

  陆笙在心底不得不佩服创立黑风寨的人,这份眼光就不是寻常人所能比拟,能找到这样一个外凸内凹的山势搭建营寨,对森林里的地形利用也到了极致。

  而眼前这块石墙之后,陆笙竟是无法猜到这后面究竟是何等景象,但这个位置却能清晰的将整个营寨的事物一览无遗,像极了君王在俯瞰着座下的疆土。

  “不准你对帮主爷爷无礼!”见陆笙称呼武沧澜为老头子,青珂脸上登时涌现一股嗔怒,捏着秀拳威胁道。

  “怎么?他能把我往火坑里推,我说上一句都不行?”陆笙诧异的看着她。

  他陆笙本就是鬼精的人,青珂似是从小就在寨子里生活,被陆笙几句甜言蜜语就把老底透了个干净。

  青珂的父母想要个男孩,却生了四个女孩,而家里的土地却无法维持这么多人的生计,最后她父母不得不将最小的她拿来售卖,被黑风寨里的人买下,从此与黑风寨息息相关。

  听她说这些的时候陆笙不由怅然,明明家庭条件已经困难无比,不知道生个男丁究竟是为了什么,没有皇帝的命,却有皇帝的病。

  “反正就是不准你说!”青珂捏着拳头气鼓鼓的说道。

  “行吧行吧,我不说行了吧。”陆笙只得言不由衷的答应,在青珂的目送下推开了石门走入了其内。

  打开石门后是一条甬道,只能容纳一人进出,两侧的石壁上插着油灯,视线昏暗,将陆笙的影子拉得老长。

  陆笙足足走了一炷香的时间才走到了尽头,尽头处和入口一样,被一块石门挡住。

  推开石门,眼前豁然开朗,竟是一个农家庭院,院子挺大,屋前是一个两亩大小的池塘,此时正是太阳下山时分,池面上铺砌着一层璀璨的金芒。

  陆笙几乎是瞬间从心底爱上了这个屋舍,上一世的他生活在钢筋水泥堆砌而成的大都市里,人们带着生人勿近的面具行履匆匆,没有丝毫烟火味,哪能像这里,小桥流水人家,远离城市的喧嚣,一派祥和的景象。

  “来啦。”

  武沧澜躺在池塘边上一颗老槐树下的摇椅上,手中握着一只竹竿,眼也不眨的说道。

  “老头,你要我娶你孙女也成,把我往火坑里推有点不地道吧。”

  陆笙凑了上去,目不转睛的看着他手里的鱼竿,他也挺喜欢钓鱼的,虽然总没有时间,但总喜欢看那些钓鱼的直播过过眼瘾。

  可当看到武沧澜手中的鱼竿并没有鱼线时,陆笙不由怔了怔,姜太公钓鱼用直的钩子也能理解,你就拿根棍子出来钓鱼,这有点过分了吧。

  “这是我那孙女给你添堵,怎么能怪到老头身上?”武沧澜睁开眼斜睨了他一眼,“而且上一次你和我那孙女比试,能让一个武者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窃取她身上的衣服,至少也是武者巅峰之境,老夫寨子里年轻一辈除了龄儿是武者中期,其他人大多数都在聚元期,只有三四个侥幸晋入了武者初期,你重伤未愈,斗不过龄儿老夫能理解,但对付其他人不是手到擒来嘛?何来火坑一说?”

  “武者?神踏马的武者,老子什么时候说自己是武者了?糟老头我告诉你,明天都不需要等你黑风寨那些天资的家伙回来挑战我,那匹马就能把我安排了!不行,这婚事是你引起的,你必须找出法子来解决!”

  “呵呵,那就怪不得老夫了,你若没点本事,那死了也是活该,证明老夫眼拙。”武沧澜道。

  陆笙暗自翻了个白眼,这老头还真是油盐不进,让他在路上想到的说辞没了用武之地。

  “我是青阳城的乞丐,那种穷山僻壤哪里听说过武者啊,那天窃取你孙女的贴身衣物本就是个意外。”陆笙眼珠子转了转,硬的不行,那就来软的。

  “我五岁的时候讨不到饭,饿得要死的时候,一个老乞丐路过见我可怜,教了我一招妙手空空,就是专门用来偷人东西的,那天你那孙女气势汹汹的,我被吓破了胆,就不由自主的使用了妙手空空,真的没想过会冒犯少当家啊,我还看他那穿着打扮还以为是个年少多金的主,真没想惹祸上身啊。”

  “妙手空空?陆笙,你当老夫三岁孩童不成,没有元力的支撑,你是如何能在瞬间窃取对方的贴身衣物?”武沧澜反问道,他先前见到陆笙能使出奇妙的手段窃取武龄的贴身衣物,顿时惊为天人,这等手段定然是大家族之人。

  再加上那天陈北河力保眼前这小子,让他愈发笃定这家伙就是大家族里出来历练的晚辈,因不宜暴露身份,这才隐姓埋名在陈北河的队伍里游历,增长自身的见识。

  可现在听到陆笙的说辞,再联想几日前的历历幕幕,武沧澜心头开始了嘀咕,难道真的是自己老眼昏花搞错了?

  “又是元力?系统先前也说我因没有元力的支撑无法使用吸星大法,难道说这个世界是需要依靠元力修炼?”陆笙闻言微怔,顿时想到了来时路上脑海里系统传出的话语。

  “是啊,这真的就是侥幸而已,老头,你刚才说的元力是什么东西?”陆笙问。

  “你不知道元力是什么东西?”武沧澜见陆笙一脸茫然的模样,心头不由一沉,看来真的是有眼无珠招了个乞丐当上门女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