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5.我必须活下去!

诸天悍匪 疯透 2461 2019.07.31 17:56

  第二天,陆笙顶着两个巨大的黑眼圈在青珂的带领下来到了露天的广场上。

  “这么多人?”

  陆笙环顾一圈,围在广场外围至少有着不下百余人,正伸长的脖子张望这几天在寨子里流传的神乎其神的家伙。

  当陆笙跟随青珂朝高台上的武沧澜走去时,台下的众人不由发出了一道唏嘘,想来是与心目中那伟岸高大的形象出入太大。

  “陆笙,能不能娶老夫这乖孙女,可就全看你的本事了。”武沧澜见陆笙顶着两个黑眼圈不由怔了怔,朝站在身后的武龄看了一眼,嘴角挂起莫名的笑意。

  “全凭帮主赏识,小子保证不负您的期许!”陆笙抱拳朗声道。

  “哼,呆会可得多撑一会儿,死得太早了可没什么看头。”武龄瞪了他一眼,讥讽道。

  “保证不会让你失望的,我还要娶你过门呢,怎么可能夭折了,以后还得生上十个八个胖娃娃,当土匪嘛,就得从小教起。”陆笙丝毫不怵,冷笑着回敬了一句。

  反正在这种情况下想跑是不可能了,哪怕是下一秒就去赴死,陆笙也不能让这狠毒的女人心里得劲,打不过,还能骂不过?

  “你...好好好,我就看你怎么驯服这它,咱们等着瞧。”武龄气得俏脸通红。

  “等着瞧就等着瞧。”陆笙心头丝毫不慌。

  “有请我们的准驸马爷出场。”

  台下一名大嗓门的汉子突然高喝了一声,顿时迎来了其他人的回应。

  “上场!”

  “上场!”

  “上场!”

  .......

  台上的陆笙脸色登时黑了下来,这些家伙肚子里在打什么主意他能不清楚?

  “陆笙,你可不要让老夫失望啊!”见陆笙缓缓朝广场而去,武沧澜叫住了他,朗声道。

  “不会,我怎么敢让您失望。”陆笙头也不回,摆了摆手咬牙切齿的说道。

  “把门打开。”陆笙走到入场的门口,有人急忙打开了栅栏。

  “待会这门不要关...”陆笙走进广场里,话还没说完,栅栏便被人给快速的关阖了起来。

  “这些家伙还真是盼着我死啊。”

  陆笙嘴角一抽,站在门口环顾了一圈,在人群里竟是没有找到一个眼熟的人。

  “不知道陆棣去哪里了,他不在也好,至少我死了他回来后还替我收个尸。”陆笙目收回了目光,他明白,要是陆棣在人群里,一定会悍不畏死的冲进来救他。

  而最终的下场就是两个人全部死在那匹黑马的铁蹄下,以这群土匪的习性,估计会让他俩暴尸荒野,甚至可能拿来挂在门口吸引狼群来捕食。

  一想到自己死了后很有可能被拿来喂狼,陆笙不由打了个寒颤,被马踩死也就算了,最后还得被拿去喂狼……

  “这死法好像不太光彩啊!”陆笙如是想道。

  “传闻狼喜欢从腑脏开始吃起,估计会先在我肚子上开个洞,从内脏开始……呕...不行,我要吐了...呕...不行,我不能死!”

  陆笙想到自己很可能被狼吃的骨头都不剩,头皮都开始发麻,一股强烈的求生充斥在心头。

  “不行,我不能死,我必须活下去!”陆笙眼神缓缓变得坚定,甚至有了些许凶狠。

  “开栅栏!”人群里有掌事者大吼了一声,只见陆笙对面的栅栏被缓缓打开,一道黑影猛地窜出了栅栏矗立在广场上。

  “呼。”

  当黑影静止不动时,阳光照耀在它那魁梧的身躯上,那种犹如黑夜般静谧的黑透着殷红的肤色,让在场的人传来阵阵惊叹。

  悍匪机动性极强,常年在丛林里穿梭,几乎是终日在马背上度过,什么样的马是极品他们心里门清的很。

  而眼前这匹在经过长途奔袭后,汗液渗出犹如血浆般的马,就是极品中的极品,若说寻常的马儿能驼负着两百斤的物品日行百里,这匹鹤立鸡群的黑马则能驼负着重物日行千里!

  “马儿,咱们商量一下,你配合点让我骑一骑,我陆笙说话算话,保证以后好吃好喝的天天供着你,你看成不?”

  陆笙额头冷汗直冒,捡起一根外面不知道是谁扔过来的缰绳,站在黑马两丈开外,一副商量的语气说道。

  “对了,你不会说话,要不这样,你要是答应,就蹬两下右脚,要是不答应,你就蹬三下。”

  等了许久,黑马也没有做出任何动静,目光幽深的看着他,陆笙心头直冒寒气,暗呼完蛋!

  昨天站在远处是没有看出这匹黑马的壮硕高耸,现在站在近前,陆笙能感觉到四周有一股强烈的压迫感挤压着四周的空气,让他胸闷异常。

  他很清楚这匹黑马的灵性,定然能大致听懂他说的话,当然也有可能这匹黑马打心底就没把他放在眼里。

  “哈哈,你们看,咱们这准驸马爷竟然在和畜生商量,哈哈,真是好笑,要是这匹马能听得懂,咱们还想让它带个路,回去踹了它的老巢,让它全家来个大团圆!”场外有人见陆笙握着缰绳打商量,不由哈哈大笑。

  “你懂什么,这叫战术,驸马驸马,你以为是白叫的不成?不就是附在马上不下来嘛,李铁蛋没读过啥书,大家不要介意。”有人仗着赌过几年私塾,鼻孔朝天道。

  “来来来,我李云聪的已经开好了盘口,大家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了发财的机会。”一名面色带着狡黠的男子站在外围,面前放置着一张木桌。

  “老兄,你给个信儿啊,怵在哪里也不像话呀。”烈阳下,陆笙后背都被汗水给打湿,黏在身上好不自在。

  “得,看来只能拼死一搏了,要是运气不好,也是我陆笙该有的下场!”陆笙目光渐渐变得狠戾,“畜生东西,可不是我不给你机会,是你自己不中用没抓住!”

  “兄弟们不要吵,咱们驸马爷要出手了!”

  见陆笙朝着黑马缓缓走去,栅栏外的人群停止了喧哗,目光跟随着陆笙而移动。

  “昂~”

  在陆笙离它一丈开外,黑马仰天发出一道威胁之意浓郁的咆哮,似是在警告对方不得再靠近!

  “哼,区区畜生,老子还真就不信治不了你!”陆笙脸色丝毫不变,再次缓缓踏入一丈内的范围。

  “昂~”

  黑马被激怒了,前肢踏空而起,猛地朝陆笙掠去。

  一丈远的距离几乎是眨眼的功夫,陆笙瞳孔猛地收缩,黑马的速度简直是超乎了他的想象,爆发力之强可谓是见所未见!

  黑马并没有给他多余思考的时间,冲到近前时,前肢抬起朝陆笙的脑门踩去。

  “喝。”

  陆笙早就见识了昨天黑马攻击李山时的惯用动作,似是早有预料般,右脚猛地发力蹬在泥地里,从黑马的胯下窜了过去,手中的缰绳快速套在了它的后腿上。

  “呼。”

  这惊险的一幕看的场外的众人大呼过瘾,陆笙简直就像是在变戏法般,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躲开了黑马的攻击。

  “咱们驸马爷有点意思啊!”有人瞪着眼喃喃道。

  “他刚才竟然躲开了?”有人不可置信的擦了擦眼睛,满脸震撼,黑马这一招屡试不爽,被它这一脚蹬残不下十人,可陆笙却轻而易举的避开了这一次攻击!

  “怎...怎么可能。”

  台上的武龄俏脸微变,陆笙刚才的动作她看的清楚,让她在那一瞬误以为这家伙是和她实力相当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