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2.举重若轻

诸天悍匪 疯透 2482 2019.08.04 14:28

  “是死是活,就全看今天了。”当天色大亮,盘膝坐在床上的陆笙缓缓睁开双眼,轻声喃喃道。

  虽然对修炼一途的境界实力划分还不甚熟悉,但陆笙已经做好了恶战一场的准备。

  刚走出门,陆笙便看到了守在门前的青珂,正一脸的紧张之色看着广场方向。

  昨天陆笙答应金鳞决斗一事就像是狂风过境,仅仅一个晚上的时间,寨子里的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

  此刻的广场上已经围满了人,热闹的就像集市,喧闹声,叫骂声遍天。

  “陆笙,要不我去求求帮主爷爷,让他取消这场决斗,以金鳞睚眦必报的性子,你肯定会被打死的。”见陆笙出来,青珂焦急道。

  自从陆笙被人扛进了山寨后就一直被她照料着,那时的他还穿着破烂不堪的衣服的她能看出来,陆笙并不是一个逞凶斗狠的人,一个普通人哪里能斗得过武者境强者,双方的决斗根本就没有半分悬念。

  “不用,哪怕是我现在不去面对,等过几天我也得去挑战寨子里所有反对亲事的人,早死和晚死只岔开了几天而已。”陆笙心头微暖,除了陆棣以外,青珂的关心也让他感觉浑身都暖洋洋的。

  “可是...”青珂还想说,陆笙已经朝着广场走去。

  “哼,你被打残了还不得我来照顾你,死要面子活受罪,被打死算了。”青珂羞恼的蹬了蹬脚,跟了上去。

  “想不到这么多人。”陆笙心头诧异,这与昨天比起来,至少多了两百多人,其中还不乏一些妇孺老幼。

  看到陆笙朝武沧澜所在的高台走去,广场上的喧哗声被快速压了下来。

  “开盘了开盘了,昨天底朝天的兄弟们,可千万不要错过今天这场盛事,陆笙对阵武者境金鳞,孰胜孰劣待会就见分晓,陆笙一比三十,金鳞一比二,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我李云聪多年积攒下来的口碑大家应该信得过!”

  经过昨天一役,李云聪赚了个钵满盆满,听闻了今天的决战后,连夜招了五个兄弟搭把手,在看台上占据最好的位置摆下盘口。

  听闻陆笙一比三十的赔率,在场的人嘴角不由抽了抽,这场决斗没有任何悬念,哪怕你是一比一百,估计也不会有人买陆笙赢。

  “我楚云飞就喜欢以小博大,我买十两银子陆笙!”一名面容俊逸的青年凑上前来,从怀中掏出银子。

  “好咧,兄弟果然好胆识。”李云聪眼睛一亮,不由深深的看了一眼身前这个冤大头,这十两银子简直就是白白大放送啊。

  “想不到还真有人买陆笙,真是钱多了没处花啊。”

  “是啊,十两银子扔水里还能听个响声,就白白拿来送人了。”

  有了第一个人带头,在场的其他人顿时有个意动,明知道金鳞能赢,这不是给他们送钱吗?

  蚊子再小也是肉啊,说不定什么时候得空还能去城里见识一番青楼姑娘的十八般武艺。

  “陆笙,你可想好了,擂台上瞬息万变,一着不慎,你很可能死在上面。”武沧澜认真说道。

  “谁想吃我的马,我都要让他付出代价!”陆笙沉声道。

  武龄淡然的看了他一眼,撇嘴道:“本事没有,找死的天赋倒挺强。”

  “哼,临死前我也得先给你立一道贞节牌坊,让你好好的给我守活寡!”陆笙直接顶了回去。

  “你...登徒子,你想找死我现在就可以成全你!”武龄秀拳紧握,怒瞪了他一眼。

  “还想谋杀亲夫?”陆笙装出一副害怕的模样,诧异道。

  “好了。”武沧澜制止了两人,“陆笙,既然你已经做好了决定,就下去吧。”

  他也想看看,晋入聚元九层的陆笙实力如何,如果金鳞下死手,他能保证陆笙不被打死!

  随着陆笙走入了广场内,看台上传来了奚落的大笑,似是在嘲讽他的不自量力。

  “想不到你还真的敢来。”金鳞肩靠在插入地面齐人高的阔背大刀上,脸色诧异的看着他。

  “有什么遗言你最好先说出来,否则,待会可没有机会了。”

  陆笙脸色淡然,摇了摇头,“我不会输!”

  “佩服佩服,我金鳞自认为脸皮算厚,见了你才明白,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你不要脸的本事,我自认弗如!”金鳞似是憋得辛苦,脸色涨红道。

  “决斗开始,点到为止,若发现不敌可高喊认输,对方不得再次出手,违者鞭笞五十!”高台上,武沧澜的声音盖过了广场的喧哗声。

  “小子,我让你先出手。”金鳞戏谑的看着他,“我怕你待会没有出手的机会!”

  陆笙并未去理会他的奚落,右手缓缓抬起指向了金鳞,嘴角轻吐道:

  “吸星大法!”

  蕴藏在丹田内犹如水银液体般的元气在这一刻被煮沸,潮水般往陆笙的右手爆涌而去。

  “这家伙又想使用妙手空空?”

  武龄见状,脸色涌现一抹红晕,玉手不自觉的紧握,一想起几天前那一幕,恨不得亲自上场把那位登徒子揍得卧床数月。

  金鳞嘴角瞥了撇,“小子,别说我金鳞乘人之危,你不用兵器,我也不用,保证让你输得心服口......”

  话未说完,金鳞的脸色條的一变,四周突然出现一股磅礴的吸力,处在中央的他首当其冲,刚想有所动作,整个人已经离地而起。

  “吸星大法第二层:举重若轻!”

  已经没有闲暇去理会脑海里突然传来清冷的嗓音,陆笙脸色狰狞,右手青筋暴起,猛地回拉,金鳞不受控制般的朝他飞来。

  “这家伙怎么...怎么会,我动不了了。”当金鳞尝试着去掌控自己的身体时,身体仿佛被一种无形的东西给束缚住,让他奋力挣扎也挣脱不得。

  “我认......”

  金鳞打心底生出一股浓浓的寒意,费尽全力想喊出那三个字,可咽喉处仿佛被手给扼制让他的嗓音连自己都无法听闻。

  “这就是你武者境的实力吗?不过如此罢了!”

  陆笙看着被自己掐住脖子举在半空中的金鳞,对自己的实力也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目前的实力虽然只有聚元九层巅峰,可依靠元气施展吸星大法第二层:举重若轻,却能让一个刚晋入武者境的强者豪无还手之力!

  当然,这其中也有极大的水分,金鳞自恃武力没有丝毫戒备,才侥幸被陆笙先发制敌。

  在外人看来,就像是金鳞自己一个跳跃间将自己递到了陆笙的手中,这诡异的一幕令得在场的所有人的脸上布满了不可置信。

  “怎么会?怎么可能?这小子一定是施了什么妖术!”金豹本是端坐在椅子上,丝毫不怀疑这将是一场金鳞稳赢的局面。

  可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却令得他使劲的掐了掐腰间的软肉,直到腰间传来剧烈的疼痛才让得他明白,这一切并不是梦……

  “昨天就是你放话想吃我的马吧?

  我说你一句死胖子你又能如何?”

  陆笙目光狠戾的看着他,随后猛得将其甩了出去。

  这一甩陆笙刻意朝着金鳞先前那把阔背刀的刀背扔去,金鳞实打实的撞在了刀背上,发出一道刺耳的闷响。

  看台上的众人心头都随着那道闷响抽了抽,打心底升起一股寒意。

  陆笙抱拳环视了一圈,朗声道:“陆笙一月后将与少当家武龄喜结连理,这一月时间,但凡有不服者,尽可递来战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