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4.这是人做的事?

诸天悍匪 疯透 2287 2019.07.31 14:07

  “再不出来,这条鱼可就凉了。”待陆笙走后,武沧澜目光望向了屋舍,笑容慈祥的说道。

  “爷爷,既然他只是一个乞丐,为什么还要对他这么好?”武龄从一颗枝叶繁茂的树干上落下来,不解道。

  “丫头,你不懂。”武沧澜将烤鱼递了过去,笑道:“看事不能只看眼前,只要那个家伙还藏在这支两百人的队伍里,我们就不能打草惊蛇,否则,等那人将秘密告知了他背后的家族,以我们的实力,根本无法占有那份财富。”

  “那关这个登徒子什么事?”武龄没好气道。

  武沧澜摇了摇头,浑浊的眼中條的射出一丝精芒,“老夫就是要制造一种假象,让那个家伙误以为我们已经找到了那个身怀秘密的人,一旦他松懈下来就是我们的机会了。”

  武龄恍然大悟,淡漠的俏脸在此刻悄然冰化,笑魇如花道:“龄儿明白了。”

  “但是也不能大意了,这件事非同小可。”武沧澜嘱托道。

  “对了爷爷,如果那登徒子侥幸....侥幸……”

  武龄俏脸微红,双手绞在一起嗫嚅着不知该如何说起。

  “你是担心那家伙肚子里歪主意多,侥幸把那匹汗血宝马给驯化?”武沧澜笑着问到。

  武龄闻言,脸色愈发羞红,脑袋不由垂了下去,不知心中在想着什么。

  “无妨。”武沧澜摆了摆手,丝毫不在意的说道:“他哪怕是过了第一关,第二关,我黑风寨年轻一辈里随便拿出来一个都能把这小滑头给收拾了。”

  “那龄儿就放心了。”武龄心头长舒了口气,她实在是看不惯陆笙脸上那不可一世痞痞的坏笑,明明是个乞丐,却像个土财主似的。

  “不过,也不能大意了,这家伙狡猾的很,青珂那妮子不懂人情世故,肯定会被这家伙套的底儿掉,这家伙今天晚上肯定会想着跑路,你得注意点,可不能让他在眼皮子地下给溜掉了。”武沧澜似是想起了什么,急忙吩咐道。

  “嗯,我会安排人...不,我亲自去守着,保证不会误了爷爷的大事!”武龄俏脸肃然,快步朝着一条小道走去。

  “其实老夫还真挺喜欢那个天生土匪样的小滑头,不过各人有个各自的命,都强求不得。”看着武龄远去,武沧澜感慨了一句。

  这么多年来,也唯有陆笙在和他说话时没有带着恭敬的神色,目光桀骜,一副玩世不恭浪迹人间的模样,让他不由想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那个骑着瘦马在各个城池里少年,在青阳镇邂逅了一位眉宇间尽是英气的女子......

  ......

  “以我这点微末实力,恐怕一上场就被那匹马给踩了个半死,不行,我必须今晚上找机会跑路,但是陆棣那里...不管了,等我吸星大法大成后再回来救他吧。“

  陆笙摸了摸怀中与人参放在一起的汲元诀,心头稍定,有了这本修炼元气的功法,待修炼有成,天下之大,大可去得。

  “陆棣,不是大哥不愿救你,实在是我现在自身难保,等我以后修为有成保证回来救你于水火。”陆笙打开窗朝驯马场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后吹熄了屋子里的烛火。

  先前他早已经找借口从青珂嘴里套来了黑风寨的地形大致分布,出黑风寨只有一条路。

  他打算趁着夜深时分所有人最疲倦的时候找机会开溜,至于会不会被人发觉他没去考虑,今晚不跑,明天一大早铁定死在马蹄之下。

  早已经死过一次的他对生命格外的珍视,能重活一世,多活一天都是极好的。

  等到夜深,陆笙猫腰借着夜色猫腰走出了寨子,沿途竟是没有引来任何人的注意,这一点让他暗自庆幸的同时,也不由被这些家伙的胆大而感到后怕。

  寨子里不设置岗哨,一旦剿匪的官兵找到了这个匪窝,趁着夜深大军压下来,先用烟雾熏,恐怕一个能跑的都没有。

  “嘿,想不到这么容易就没我跑掉了,我这运气真是没得说。”沿着马路在深夜里疾行了五六里路,身后也没有传来任何马蹄声,陆笙顿时松了口气,瘫坐在道路一旁的草地上休息。

  “这么容易?小子,你还真是看得起自己,从你出门那一刻,至少有五拨人发觉到了你,只不过我故意让他们不要动,否则你连寨子的门都出不去,你还真以为是运气?”

  头顶上方突然传出讥讽的笑声,武龄轻灵的从树上落下,站在了陆笙面前。

  “鬼啊!”

  陆笙听到声音的瞬间就睁开了眼睛,月光下,武龄白皙清冷的面容,在加上那袭红袍,差点把他吓得背过气去,原地打了几个滚,慌乱的起身就跑。

  “哼,鬼?”武龄俏脸沉了下来,莲步微移,快步朝陆笙追去,故意吊在他身后五步左右的距离不远不近的跟着。

  “吸星大法!”见自己不管跑多快都被对方紧紧的吊着,陆笙眼珠子转了转,随后猛的停下脚步,右掌朝紧随而来的武龄探去。

  “哼,雕虫小技。”武龄脚步一顿,停在了一丈开外,不给陆笙得逞的机会。

  “不好,中计了。”武龄刚停下脚步,浑身上下也没有任何东西丢失,再朝前看去,哪里还有陆笙的踪影。

  “尽会使些下三滥的招式。”武龄俏脸布满寒霜,再次快步追去。

  两人就这般一追一逃,陆笙首先就支撑不住了,一路跑了七八里,每次想休息时,身后就会出现武龄的身影,等他跑,她就追。

  “哎哟,姑奶奶饶命,我错了,我再也不跑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就当我是个屁,把我给放了吧,我只是一个没有理想没有抱负混吃等死的小乞丐,你看看就我这点小身板,实在是当不了你的压寨驸马呀。”

  到最后陆笙总算是明白了一个道理,以对方武者的实力,对方想追的情况下,自己不管跑多快多远,都不可能摆脱对方。

  “跑啊,尽管跑,你现在累个半死,明天就能直接被马踩死了,也就不需要第二关的考验了。”武龄嘴角挂着冷笑,双手环胸站在一丈外的安全范围。

  陆笙闻言,心头咯噔一声,他突然明白了过来,这女人是故意这样戏耍他,为的就是耗尽他的体力,让他明天死在那匹马的铁蹄下……

  “这…这…这是人做的事?”陆笙瞪大眼睛心头腹诽道。

  “算你狠!”陆笙撂下一句狠话:“别给我找到机会,否则我就把你娶回来做小!”

  “嘁,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武龄语气讥讽的看着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