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1.秦帝陵寝

诸天悍匪 疯透 3027 2019.08.19 16:56

  在陆笙等人跳下悬崖后不久,守候在悬崖上的五名乔石帮之人突然七窍流血,莫名暴毙。

  那名先前与陆笙等人一道搭乘船只的黑袍人出现在悬崖边上,目光似是能看到脚下那个隐秘洞口般。

  “若不是侥幸凝出元神,在葬神岛上任我这道分身如何寻找,也无法察觉到会在这种地方吧。”

  “可惜,一颗冰魄元石换来的两千颗元晶已经没有多少元气供以挥霍,本体正在闭关,赶过来也会引起那家伙的注意,就让这具分身先去探个究竟,看看那家伙的陨落之地究竟是不是在这里,查了这么多年,终于要有点眉目了吗?”

  黑袍人黑纱下的苍白面容僵硬的挤出一个笑容,身形陡然朝下掠去。

  在黑袍人离去后,花想容与林文杉條的出现在悬崖边。

  “少爷,这家伙的实力至少在武极境巅峰,我们是不是...”

  林文杉望着黑袍人从崖上跳下的方向,目中充斥浓浓的震撼。

  刚才他俩差点就早于那个黑袍人出现在悬崖边,若早踏出这一步,恐怕这个悬崖上突然暴毙的人数得加两人。

  “没事,大不了用老头子给我的东西,能引来武极境强者窥探,这些人所图定然不小,不下去我不甘心!”花想容脸色阴沉,摸了摸悬挂在腰间的玉佩。

  “那公子万事小心,以刚才那人展露出来的实力,我也无法确保公子周全!”林文杉面色凝重道。

  “我明白,走吧!”花想容点了点头,跳下了悬崖。

  ......

  “陆笙说的没错,这个水潭并不是连接外面的大海。”

  孙宸点了点头,笑道:“当时我们在这洞府里观察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明白这个秘密,想不到被你一下子就给看破了。”

  “下面有什么东西?”陆笙问。

  “大家下去一瞧便知。”孙宸一个猛子窜入了水潭内。

  这么大的动静,水潭上涌起一阵剧烈晃动的波纹,却没有丝毫水珠溅起,稍稍晃动了片刻便复归于平静。

  “我们走。”

  一行人跟着孙宸的脚步潜行了半柱香的时间到达底部,底部有着一个能容一人通过的洞口。

  孙宸站在洞口朝众人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跟着进入。

  进入洞口后孙宸朝上方游去,当众人再次浮出水面时,映入眼前的景象让众人愣了愣,眼里充斥着震撼。

  “想不到秦帝的墓冢真的存在!”

  陈北河望着岸上一道高达三丈有余的古朴石门,喃喃出声。

  “秦帝?”陆笙有些疑惑。

  他这一路上只知道孙宸找到了一座元晶矿脉,但从来不曾听闻秦帝这个名讳。

  水潭之外,是一处空旷的广场,地面铺砌着白色玉砖。

  陆笙暗自思忖,这些玉砖全部刨出来至少也得卖个上万两黄金。

  而在广场尽头,是一道似是有些年代的古朴石门,石门上被人纹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石龙,两只龙眼镶嵌两颗漆黑如墨的玉石。

  站在广场上不论从哪个角度看过去,都像是被那条匍匐在石门上的石龙给牢牢盯着。

  “秦帝,便是承阳王朝的前身,那时候群雄割据,在三百多年前,秦帝突然暴毙,因其没有子嗣,造成了群雄征伐,而赵承阳则是在那个时代由澹南州郡顺势而起,将其他四大势力整合,西御魔族,北伐妖界,从而建立起如今已然昌盛三百多年的承阳王朝!”纪凌烟淡淡道。

  “那这个秦帝暴毙,和我们找寻...找寻的东西有什么干系?”陆笙问。

  “这么久的事情了,谁敢下结论,当然,这里面肯定会有秦帝生前的记载,待会就知道了,而我们要找的东西,就是秦帝生前陪葬的东西!”

  孙宸兴奋道:“说不定秦朝的传国玉玺也被这最后一任帝君给带进了棺中!”

  “原来是来刨别人的陪葬品,可怜我还真以为是去掘元晶矿脉。”陆笙嘴角咧出一丝苦笑。

  “烟姐姐,这里真的是秦帝的墓吗?”上官锦绣似是被石门上的狰狞石龙给吓得不轻,站在纪凌烟身后怯生生道。

  “这个定论还为时尚早。”纪凌烟摇了摇头。

  “那这道门你打开过没?”陆笙不由问道。

  众人齐齐看向孙宸。

  “没有。”孙宸摇了摇头,脸色有些凝重。

  “没有?”陆笙不解。

  “若这里真的是秦帝的归墟之地,这门后肯定会有镇墓兽!”纪凌烟凝重道。

  “纪姑娘说的没错,这门后确实有镇墓兽,论这些年来历代帝王的墓冢,藏有大量陪葬珍宝的同时,也都会有镇墓兽的守护。”

  孙宸目露奇异之芒,接着道:“按秦朝的习俗,帝君自出生那天起,前任帝王便会只身前往北域妖族狩猎一只妖兽作为下任帝王的守护兽,这只守护兽会伴随帝王一生,直至帝王寿元断绝,这只守护兽也会跟随他埋入陵中。”

  “那这最后一任秦帝的守护兽是什么?”

  纪凌烟思忖了片刻,俏脸微变,失声道:“是一只碧眼花斑豹!”

  “没错,我孙家这些年一直在找寻最后一任秦帝陵寝的下落,自是知晓这只碧眼花斑豹的可怕性,我若是打开这道门,恐怕瞬间就能被这头畜生给撕个粉碎!”孙宸苦笑道。

  “碧眼花斑豹这么厉害?”陆笙疑惑道。

  “当然厉害,那可是妖族排行榜进入前一百名的妖兽,这排行榜上的每一只妖兽,都有着无比可怕的破坏性,成年期的妖兽根本无法被驯服,这也是为什么每一任帝王都会只身前往北域给后世子孙抓取刚出生的妖兽。”纪凌烟解释道。

  “那怎么办?不敢打开这道门,我们不是白跑一趟吗?”

  孙宸摇了摇头,“话不能这么说,按碧眼花斑豹的寿元来算,三百多年已经是它的极限,这么多年过去,它很可能早已经随最后一任秦帝而去。”

  陆笙闻言,心头腹诽不已,“要是没死,那打开这道门死的可就是在座的各位了。”

  “如果没死,这头碧眼花斑豹的实力应该是武极境。”

  武龄看了铁牛一眼,淡淡道:“我们这么多人,对上它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对,孙某也是这样想的,各位不要有所保留,足以耗死这头畜生!”孙宸道。

  “为什么它的实力才武极境?帝王的守护兽这点实力不正常吧?”陆笙诧异道。

  “咳咳咳。”

  孙宸不由干咳了一声,面色稍微有些不自然,“陆兄弟有所不知,这最后一任帝王早夭,并没给予这只守护兽充分成长起来的时间。”

  “那他为什么没有留下子嗣?”

  陆笙没去看武龄條的黑下来的脸色,继续问道。

  听闻他这个问题,纪凌烟和上官锦绣似是对这个典故有个大致的了解,脸色泛起一股羞红。

  “咳咳咳,这个问题说来就话长了,传闻这最后一任帝君喜好骑射,生性荒淫,在其一次带着妃子外出狩猎时,突然有了一个奇思妙想,准备在马背上来一场颠龙倒凤...最后不小心跌下马,把子孙根给伤着了。”孙宸面色有些不自然。

  “这么大尺度?”陆笙瞪大了眼睛。

  “哼。”武龄脸色泛红,转过头暗啐一口。

  “既然大家都赞同,那就打开门吧。”陈北河道。

  众人往那道门走去,准备尝试着打开石门。

  “等等。”

  纪凌烟突然制止了众人下一步动作,迎着众人不解的眼神,捂嘴咯咯笑道:“若是里面的碧眼花斑豹真的没死,我们不可能只卖命,不拿报酬吧?“

  刚才的对话,论谁也能看出来这些人是一伙的,总不能刚逃出生天,又让已方三人陷入险境。

  “我们救了你三人一命,这难道不算是报酬吗?”武龄淡然道。

  “你们确实是救了我三人一命,日后若有机会,定会重谢,但现在若是把这道门打开,那就是把我三人的性命再次放在了火架上。”纪凌烟轻笑道。

  “那你认为该如何分配?”武龄看了铁牛一眼。

  “我们要墓中全部所得的四成,因我方占得少,第一件物品由我们先选。”

  武龄思考了片刻,摇头道:“不行。”

  “可以给你们三成,除了关乎大秦国运的玉玺以外,其他东西你们可以选,如果觉得这个条件无法接受,你们可以按原路返回!”

  纪凌烟眉头微蹙,似是在衡量其中得失。

  “行,那就按你所说。”

  确认了分配的归属问题后,一行人再次看向了眼前的这道石门。

  大门似是自关上后就从未被人打开过,众人刚将力道灌注其上,石门上掉落厚厚的一层灰烬。

  “用力推!”

  “这是什么门,至少不下于万斤吧。”

  陆笙望着这道在众人全力之下纹丝不动的石门暗暗心惊。

  铁牛脸色涨红,双臂青筋虬结,似是恼恨石门的厚重,右手成拳,猛地一拳砸了上去,随后快速的收拳,数次出拳砸在同样的地方。

  “吱呀。”

  石门无法承受铁牛连续挥拳所带来的力道,发出一道沉闷的声响,缓缓的露出一条狭小的石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