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悍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4.陈大人小心!

诸天悍匪 疯透 2368 2019.08.05 14:09

  随着陆笙与金鳞的离去,广场上的众人也意犹未尽的散场。

  经此一战,陆笙的名声也响彻了整个黑风寨,武者境初期的金鳞竟是在他手上走不过一招,这让众人对他的真正实力有着极多的猜测。

  有人认为他目前的实力应该是在武者后期,否则无法让金鳞毫无反手,几乎是单方面的陷入殴打状态。

  也有人否定了前者的猜测,认为陆笙天纵之才,已经成功踏入武师境,毕竟同是武者境,金鳞至少还能抵抗数个回合,这次惨败,也足以证明陆笙武师境的实力。

  而在众人口中被传得神乎其神的陆笙却守在马厩里忙上忙下,深怕黑风在这里住的不习惯,将整个马厩都打扫的干干净净。

  “呼,忙了大半天,还真是累啊,我就一匹马,凭什么要打扫整个马厩?”陆笙坐在栅栏上享受从山谷里吹来的清风,惬意无比。

  “咦,陈北河怎么也在这里?”

  突然,陆笙见到了在马厩另一个角落的陈北河,在他对面还站着两人。

  “另外的这两人有点眼熟啊,难道他仨又在商量跑路?”

  陆笙收回了目光,心头有些疑惑:“上去看看,要是他们有好的法子,我也带着黑风跑!”

  “陈大人,我二人只不过是青阳城的无名之辈,终生夙愿是报效承阳,可你却因为一个可笑的决斗而陷我们与困境,当悍匪这条路在这盛世下与我兄弟二人意愿相悖,不如陈大人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任我们离开如何?”

  陆笙刚猫着腰凑过来,左脸上有一条刀疤的青年男子笑道。

  “还真的是想跑路?”陆笙心头一喜,屏息静气,动作都放缓了一分,深怕被三人给发觉了踪迹。

  “不行。”陈北河目光凝重的看了他俩一眼,摇头道。

  “大哥,不要与他废话。”孙葛脸色铁青,阴森的看了陈北河一眼,沉声道:“我大哥敬重你才叫你一声陈大人,别给脸不要脸,你当悍匪没人管你,但你也别管我兄弟二人,否则....”

  “否则如何?”陈北河问。

  “此地就是你葬身之地!”孙宸目光一凝,脸上的刀疤仿佛活过来一般,显得异常狰狞。

  “怎么回事?这两人实力好强!”陆笙哪怕是躲在五丈开外,也能感受到双方的气势在这一刻无形的撞在了一起,那种无形的比拼下,陈北河在僵持了一阵子后陷入了劣势。

  “武沧澜那个老东西得到的消息有出入啊。”从对方展露实力的那一刻起,陈北河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眼前这二人竟是武师境的强者,这由不得他大意。

  “想不到你二人武师境的实力,为了不引起他人的注意,竟甘愿混在陈某属下的队伍里,这隐忍的功夫陈某佩服!”

  “既然已经知道我二人的实力,你让开路,我二人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否则今天的你必死无疑。”孙宸沉声道。

  “不行,虽然与我得到的消息有一定的出入,可我还是不能放你二人离开。”

  陈北河摇了摇头,“你二人现在身处黑风寨,你二人敢动手,不出半柱香的时间,武沧澜就会赶过来,你二人若是自认能扛得住武灵境强者的手段,尽管出手,我只要撑过这半柱香的时间,你俩可就得永远留在黑风寨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孙葛低吼道。

  这正是他两故意展露实力威胁陈北河却没有动手的真正原因,武师境的强者交锋,身处在寨子里的武沧澜会很快发现。

  “你二人应该知道我为何会出现在这里。”陈北河轻笑一声,“你俩故意趁着他们在广场上看决斗的时机来偷马,甚至还打晕了一个准备外出采买药物的家伙,不就是想拿着黑风令浑水摸鱼溜出去嘛,至于目的,大家应该都清楚了,就不必陈某明说了吧?”

  “你...”孙葛脸色一冷,双手紧握成拳,若是目光能杀人,估计眼前这个碍眼之人早已经死的不能再死。

  “住口!”孙宸冷喝一声制止了孙葛的动作,再次看向陈北河时已经笑容满面:

  “不好意思,陈大人,我兄弟性子比较急,我俩不懂您的意思,还请陈大人解惑,如果是钱财方面的东西,我兄弟二人这些年走南闯北,倒也攒了些银钱,如果陈大人愿意放我二人离开,我二人可将这些财物全部赠与陈大人,不知陈大人意下如何?”

  “卧槽,全是黄金!”当孙宸自己背后的包裹解开时,金光闪闪的黄金几乎是闪瞎了陆笙的眼睛。

  “这俩家伙是什么人?这么有钱还去参军,我要是有这么多钱,早就找个青山绿水的小镇提前过上退休生活了。”

  陆笙眼中精光直冒,那个包裹里的黄金至少有五百多两,虽然都是一些碎金子,但也足以让普通人奢靡一生。

  “这些金子可打动不了陈某。”陈北河见他二人还在装傻充愣,不由摇了摇头,轻笑道:“能让陈某甘愿来黑风寨当悍匪,若是财务能打动哪还会在这,陈某需要的,是元晶!”

  “元晶?这是什么东西?”陆笙心头暗道。

  孙宸脸色微变,与孙葛对视一眼,皆是凝重的点了点头。

  “你都知道了?”

  “没有什么知不知道的,若是你二人耐得住性子,陈某还不真一定能把你俩给揪出来。”陈北河点了点头。

  “既然你都知道了。”孙宸脸色平静,将包裹再次捆起放在一旁,继而猛地抬起头,目光阴森道:“那就死在这里吧!”

  话音刚落,孙宸与孙葛两个人竟是疾掠而出,带起的劲风使得马厩的马儿惊慌失措。

  孙宸的袖中突然探出一柄三寸长的短匕,径直朝陈北河脖颈割去,孙葛则右腿横扫陈北河下盘。

  在两人夹攻之下,陈北河并未退却,左手横在脖颈处,掌心一道令牌陡然涨大,化成盾牌挡住了孙宸的短匕,随后右腿前探,与孙葛横扫而来的腿来了个撞上。

  “嘭”

  孙葛脸色白了白,在这一脚下踉跄退出数步。

  陈北河则缓缓收回右腿,对于眼前这二人的实力也有了大致的了解。

  “我只要拦住你俩半柱香的时间......”

  陈北河话音未落,心头不由咯噔一声,瞳孔微缩,先前的位置孙宸竟突然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孙宸的身形出人意料的出现在陈北河身后,短匕猛地朝他后颈刺去。

  站在远处的陆笙瞳孔條的一缩,他也不知道是不是看花眼了,刚才孙宸和孙葛一同冲出,孙宸先出一刀,随后等待孙葛接上。

  趁着陈北河格挡的间隙,陆笙就仿佛见了鬼一般,孙宸竟是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按一字马的姿势,以脚尖为轴心,像一条蛇般蜿蜒,出现在了陈北河身后。

  两人配合的默契程度让躲在远处的陆笙咋舌不已,在孙葛退后的空档,这一刀已经近在陈北河后颈处。

  陆笙几乎是预见了陈北河下一刻中刀惨死的模样,不由自主的喊了一句:

  “陈大人小心后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