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逍遥伴此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雨中共眠

逍遥伴此生 司沧溟 2077 2019.09.06 13:23

  杨劲带着巨大的喜悦,带着林晚往水面上游去。

  一浮出水面,两人都开始疯狂的呼吸新鲜空气。

  这时一个巨浪袭来,两人又被拍入水中。

  杨劲又一次带林晚往水面上游去。这一次游了没多远,又一个大浪袭来。

  两人不仅重新被拍入水中,更是被拍的离岸边又更远了。

  杨劲再一次带林晚游出水面,刚游了没几米,又被一个大浪掀翻。

  如此几次,饶是杨劲有着远超常人的强壮体格,都有些撑不住了。

  即使此时离岸边只剩下不到二十米的距离。杨劲划水的动作也越来越缓慢起来。他眼中的神采开始涣散,眼看就要支撑不住。

  林晚想到之前在江底时,杨劲的反应。犹豫再三,找准杨劲的嘴巴,眼睛一闭就把红唇凑了过去。果然杨劲搂住他腰的手紧了紧,但也仅仅是紧了紧,很快他又失去意识。

  林晚没办法,只能拿出随身携带的银针,扎在杨劲身上几个要穴,以激发他的潜能。

  用这个方法很可能会损伤身体,导致以后武功无法更进一步。林晚原本是不想用这招的,但此时已经被逼上绝路,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随着银针的落下,杨劲涣散的眼神终于恢复了一丝清明。

  杨劲强忍着手臂的酸痛和身上被汹涌的浪潮拍打过的剧痛,动作缓慢的划动着双臂。

  所幸,这一次江水没有再为难他们。原先汹涌的浪潮终于停歇,江面逐渐恢复平静。

  眼看就要上岸,杨劲划水的动作近乎停止。

  不得已,林晚再一次用银针扎进他的穴道。原本疲惫不堪的杨劲,突然之间好像被点燃了一样,他咻的睁开眼睛,用尽最后的力气划到岸边。

  杨劲的左脚刚刚迈出水面,他壮实如山的身躯,毫无预兆的倒了下来。

  瘦弱的林晚,被带的一同倒了下去。费力的挣脱杨劲即使晕倒还紧紧扎在他腰上的大手,艰难的爬出了水面。

  休息了好一会之后,林晚才恢复一点力气。林晚拉起杨劲的手臂,用力往岸上拖去。

  杨劲虽然看起来不胖,但因为肌肉紧实健壮,估摸着有一百五六十斤,若不是林晚有一些武功底子,根本就拉不动他。

  林晚用尽全力,终于把杨劲从水中拉出。此时距离水面已经有一段距离,林晚拉过杨劲的两只手,给他号了一下脉,脉象平稳强劲。

  他又俯下身,把耳朵贴在他的胸口处听了听,心跳如雷,可以确定他只是因为力竭晕了过去。

  突然,林晚看到他下腹处的有一条划痕,出于医者本能,他解开他的衣服,替他检查伤口。还好,伤口不深,很可能是被江底的尖锐物划伤。

  林晚的眼睛不自觉的被他古铜色皮肤上,大大小小的各类伤口吸引。大的伤口有刀砍的,有剑刺的,也有箭射的。

  还有一些小小的一条一条好像鞭痕的伤口,密密麻麻的遍布全身。那些伤口附着在他肌肉分明的身体上,狰狞而扭曲。

  林晚甚至不敢想象,那些伤是怎么来的,那些伤初时会有多痛多要命,杨劲又是怎么承受下来的。

  还有杨劲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会受这么多伤?

  趁他愣神的时候,杨劲的长臂一把揽过他的腰身。猝不及防之下,林晚的脸直接扑到杨劲的胸口,鼻子被他硬实的胸肌撞的生疼。一瞬间他痛的眼泪直流。

  原来是杨劲在迷糊中把他当作被子搂进了怀里,林晚拼命挣扎,奈何杨劲越收越紧。

  林晚从水中爬上来时本就疲惫,再加上拉杨劲上岸用尽了力气。

  就算是他力气完好时,也不是杨劲的对手,更别说这时候了。

  林晚认命的以一个奇怪的姿势趴在杨劲的怀里,杨劲另一只手也搂了过来,嘴角挂着满足的微笑沉沉睡了过去。

  滂沱的大雨淋在他们身上,林晚扭了一下头调整了一下姿势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阳光明媚,江面风平浪静,仿佛昨天那滔天的巨浪和肆虐的狂风从来没有出现。

  杨劲被刺目的阳光照的醒了过来,一夜好眠的他此时精神饱满,眼中神光湛湛。

  感受到胸口处的重压,杨劲微微抬起头,看到林晚以一个奇怪的姿势趴睡在他的怀里。

  杨劲露齿一笑,还好把她救回来了,不然他的病就没人能治了。

  突然,杨劲醒过神来,只觉得林晚的额头处的温度诡异的灼烫,林晚很可能发烧了!

  他还是不太确定,把手背放到他的背部脖颈和手心处一一查看,再在自己身上各处放一次,做出对比。林晚现在的情况很糟糕,他额头的温度热的烫手。

  从来没有照顾病人经验的杨劲,有了一丝慌张和不知所措。

  他向江水中望去,万幸的是小船还在。他先小心的把林晚放到岸边,然后朝着小船所在的方位游了过去,昨晚风猛浪急,此时船锚正卡在水中的两块暗礁之间。要不是这样,小船早就随波逐流不知去向了。

  杨劲跳上船划动着船桨,避开此处的暗礁区,从另一处把船开到岸边。

  然后他一把抱起昏迷不醒的林晚,把她安顿在船室中。

  杨劲先到厨房烧了一些开水,再把开水倒进盆里兑着冷水调成温水。

  他把调好的温水端到船室,此时事态紧急,杨劲没有再顾忌男女有别,脱去林晚身上的湿衣服。顾不上欣赏,拧了湿毛巾给她擦拭额头滚烫,但身体冰凉的全身各处,直到林晚的身体温度恢复正常起来。额头不再发烫,身体也不再冰凉,杨劲才停了下来。

  杨劲给林晚擦拭完后,额头已经见汗,一方面是此时心里并不平静,另一方面又有些紧张。

  杨劲到林晚的背包里翻找,各式各样奇奇怪怪的东西很多,找了很久,终于在背包最下方找到一件女装。

  杨劲抽出女装之时,一块淡紫色的玉佩跟着掉了下来。

  杨劲捡起玉佩,拿在手上仔细观看,只见这块玉佩刻双龙夺日图形,中间的太阳之上刻了一个小小的冕字。

  杨劲的眉头拧了起来,低语道,“是荣冕代表‘选定’的紫龙佩,没想到林晚还是荣冕看中的姑娘!”

  不过既然我的‘病’只有林晚一个人能‘治’,即便荣冕日后恨我,也只能说声对不住了!

  杨劲寻遍天下名医,也只有林晚能够治他,无论如何他也不会放弃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