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逍遥伴此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医治蛇毒

逍遥伴此生 司沧溟 2039 2019.08.26 11:27

  一时之间,两人都低头喝茶,没有说话。突然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喝茶的两人同时抬起头来,张龙涛示意年轻伙计去开门。过了一会,听到店铺门口传来哭泣声,“我家小儿子刚刚在自家院子里被他爹爹抓来泡酒的眼镜蛇咬了,求求张大夫救救我家小儿子啊!”

  “我家老爷已经过世了,现在不看病,以后也看不了病了。”年轻伙计露出为难的表情。

  “这可怎么办啊……我家小儿子眼看就不行了呀!”哭泣声更大更响了。

  这时江婉凌放下茶杯走了出去,张龙涛见状也放下茶杯跟了出来。

  店铺门口,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抱着一个八九岁嘴巴乌紫已经陷入昏迷的孩子哭的撕心裂肺。

  “抬进来。”江婉凌吩咐道。

  “这……”年轻伙计有些为难,他虽然从十岁开始就在张大夫的医馆做事,到现在也已经四年多了,但每日也就做些切药晒药,洗衣做饭,端茶送水的杂活,从来没有治病救人过。

  虽然耳濡目染会治一些平常的头疼脑热,伤风感冒,但这么严重的被蛇咬伤的毒他实在无能为力。

  “抬进来。”张龙涛看了江婉凌一眼,见他脸上冷静沉着,看起来胸有成竹,决定相信他一次。

  “是。”见自家公子发话,年轻伙计和妇女一起把孩子抬到了帘子后面的小床上。

  “刀,酒,针。拿来”江婉凌一边把中蛇毒的孩子的衣袖拉开,一边吩咐道。

  只见孩子手臂上两个浅浅的小洞正冒出一些乌紫的血液。

  江婉凌拿了床头柜上一条毛巾,把手臂上方包扎起来,防止毒血继续蔓延。

  年轻伙计麻利的取来了江婉凌要的东西,江婉凌用酒把刀和针消毒之后,用银针封住了孩子身上几处穴道,再用刀在孩子被蛇咬的位置干脆利落的划了一个十字刀口。

  “半边莲、白花蛇、舌草、虎杖、茜草,捣碎。”江婉凌第一次连续说出这么多话,喉咙很不适应的干咳了几下。

  她边说边用力的挤出毒血,额头已经见汗。

  年轻伙计赶紧到院子里的盆栽处,摘了几朵新鲜的半边莲,还有江婉凌吩咐的各类草药。拿起捣药的石碗,快速的把药材捣碎拿给江婉凌。

  这边江婉凌已经把毒血挤的差不多,十字刀口处开始流出新鲜的血液。

  江婉凌把捣碎好的药材敷到伤口处,拿了纱布把伤口包好,取出插在孩子穴道处的银针。

  走到外面大堂矮柜处,拿了纸笔写了一副药方交给年轻伙计,此人虽然不懂治病救人,但识药辩药的能力却是不差。

  年轻伙计拿过药方,在矮柜下方拿出五张包药的黄纸,熟练的在身后的药柜里翻翻找找,不一会儿,五副药都已经抓好了。

  江婉凌接过药递给年轻妇女,吩咐道,“早晚,一次。”这时孩子已经醒了,乌紫的嘴唇也逐渐变的红润。

  年轻妇女接过药连连道谢,忙不迭的从胸口处掏出二两银子递过去。

  江婉凌没有拒绝,接过银子。年轻妇女扶起孩子一边走一边不停的道谢,“真是活神仙啊,医术高明,今天要去没有公子您,我小儿子这条命就保不住了!”说到这里又哭了起来。

  江婉凌站在医馆门口看着两人逐渐远去。这时的张龙涛站在不远处认真的打量起他来,不高不矮,甚至有些偏瘦的身材,清秀略带稚嫩的脸庞,与年龄不相符的古井无波的眼神,处理伤口时的干脆利落准确无误。

  这个少年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给人的感觉却非常沉稳老练,他的声音低沉沙哑,还有些不连贯,但他说出来的话却让人不自觉信服。

  刚刚还说人家年龄小,医术不行,拐弯抹角不肯把店铺卖给他,此时此刻,真是“啪啪”打脸啊。

  不过张龙涛在官场沉浮多年,早已练就刀枪不入的厚脸皮。

  这会只见他笑脸相迎,“林公子,张龙涛有眼不识泰山,这间店铺一百两银子卖给公子了,就当交个朋友。”

  “好。”江婉凌也不计较。张龙涛已经低于市场价一半的价格把店铺卖给她,可见已经认可她的医术,之前说的那些话也只是因为互相不熟悉,以貌取人的结果,现在事实摆在眼前,张龙涛对他另眼相看也是人之常情。

  “林公子,眼看已经到了用午饭的时间,不如留下来吃顿便饭,下午我们再把转让手续办了,也免得公子来回跑了,不知林公子意下如何。”张龙涛对江婉凌变的相当客气。

  “甚好。”江婉凌也不推辞。

  两人再一次来到客厅。年轻伙计再次给他们沏了一壶热茶,就退下去做菜了。

  江婉凌的目光跟随着年轻伙计的背影看了许久,这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似乎很擅长服侍人,药馆里每一样东西的位置他都记得清清楚楚,让他抓药的药也准确无误。

  她身边一个可用之人都没有,要是能把这个少年留下来,那她肯定可以省不少事了。

  这时文搭线站在一旁,有些不自在的清咳一声,眼看这笔生意已经促成,也到了给他佣金的时候了,但此时两人都不说话,他要是不刷一下存在感,难道还等留下来吃午饭啊?他可没这个面子留在张大人家里吃饭。

  张文涛抬起头从袖中掏出二两银子递给文搭线,“这是答应给你的佣金。”

  文搭线赶紧接了钱连连道谢,拿了钱忙不迭的起身告辞。

  不一会儿饭菜就端上来了,很简单的六菜一汤,清真鲈鱼,红烧肉,清炒丝瓜,苦瓜炒蛋,蒜蓉小白菜,蒸茄子,还有三鲜汤。

  每个菜的颜色都保留了菜本身的颜色,丝瓜苦瓜炒的碧绿碧绿,小白菜炒的清脆欲滴,茄子是非常好看的紫色,这些菜虽然简单,但看起来就让人非常有食欲。

  江婉凌夹了一块鱼肉,清甜爽口,无一丝鱼腥味,苦瓜吃起来也没有一点苦味,清脆爽口。

  这顿饭江婉凌吃的唇齿留香,回味无穷。看年轻伙计的眼神又变得不一样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