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逍遥伴此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行路难

逍遥伴此生 司沧溟 2256 2019.08.29 13:01

  马车往山脚下行了一段,初时地面平坦地势开阔,渐渐的路面往上延伸,地面变的陡峭崎岖,马车无法再往前开。江婉凌付了车钱,背好自己的背包,带好滑板和手杖走了下来。

  林冕命杨云轩与他同骑,杨云轩的马让给江婉凌骑。太乙山地形险阻、道路崎岖,大谷有五,小谷过百,连绵数百里。

  行至正午,三人在一处小溪边停下来休整。清澈见底的小溪中,水草青青,鱼儿肥嫩。林冕见猎心喜,用剑在溪水中一剑一剑的戳着,只见一条条肥嫩的草鱼被他一剑刺中挑上岸来,在岸边时还不住的拍打着尾巴,试图跳入水中。

  杨云轩挽起衣袖拿出放在袖中的匕首,三下五除二的刮干鱼鳞洗去内脏,再在鱼身上斜划了几刀,又从包袱里拿出随身携带的盐抹在了鱼身上。

  江婉凌自觉的捡柴生火,三个人配合默契。不一会儿,几条香喷喷的烤鱼就烤好了,杨云轩分给每人两条。

  江婉凌咬了一口,肉质鲜嫩肥美,烤的外焦里嫩,而且用盐腌过,非常入味,竟是非常好吃。

  吃过午饭,三人继续赶路,越往上路越不好走。三人只得弃马走路,因为都带着穿越沼泽的工具且工具体积不小,翻山越岭时,三人爬的非常吃力。

  眼看太阳落山三人还只走了一半多的路程,林冕只得再次找到一条顺流而下的小溪停下来休整。这次因为要留下来过夜,特意找了一块巨石的背风处,晚餐也是如法炮制。

  夜里三人围坐在火堆前和衣而眠,江婉凌从衣袖中掏出一个瓷瓶,把一瓶白色的粉末细细的撒在了三人周围。

  山中湿寒,到处是高大的栓皮栎,此处海拔大概1500米左右,即便此时正是夏季,夜间气温也只有十几度甚至更低。

  江婉凌坐在火堆前,从包袱里拿出好几件衣服盖在身上才觉得好受了一些。身体温度偏低,睡觉也不踏实,半梦半醒之间,只觉得一只温暖的手揽过她的肩头,至此她终于不再觉得寒冷,陷入了黑甜的梦乡。

  第二天清晨,一夜好眠的江婉凌被林中清脆的鸟鸣声吵醒。醒来时火堆已经熄灭,她的身上多盖了一件玄色男士长衫。

  杨云轩不知去向,林冕在不远处的溪水中沐浴。晨光熹微中他因为习武而格外健硕强壮的身体似乎在闪闪发光,江婉凌把头侧到一边不去看他,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红晕。

  早上随意吃了些杨云轩采摘回来的野果,三个人收拾好东西继续赶路。越往上的路越不好走,时而怪石嶙峋路陡湿滑,有时要翻越一段无路可走的陡坡需要借助绳索匕首等工具。时而要通过一段山谷涉水而行。

  入夜时分才到达青龙山山下,这次运气没有那么好,附近并没有水源,也没有找到可以落脚的巨大岩石,只有在几棵呈合抱之势的巨大红桦树下将就。

  江婉凌和林冕各自找了一些干燥的木柴把火生了起来。杨云轩到附近的林子里寻找猎物。江婉凌和林冕坐在火堆前,林冕拿出之前采摘洗净的野果递给她,江婉凌拿了几颗,心不在焉吃了起来。

  “林大夫看起来有心事?”林冕找了个话题聊了起来。一路行来山路险阻,道路崎岖,林晚虽然看起来瘦弱,但跟着他们两个习武之人不停赶路没有一句怨言,这点让他不自觉对他青眼有加,一路行来对他颇多照顾。

  “并没有,只是山上寒冷,我早些年受过重伤,虽侥幸逃得一命,但身体特别畏寒怕冷,现在还没入夜就已经这般冷了,要是到了夜里还不知道多冷呢!”江婉凌对林冕说话一向真假参半。

  “原来是这样,我这就去多拾一些柴火,夜里保证火堆不灭就不会太冷了。”林冕说完就要起身去拾柴火,犹豫了一下又问道,“不知,林大夫可有妹妹?”

  林冕突兀的问题让江婉凌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不明白他突然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没有,我是个孤儿。”江婉凌还是老实的答到。

  “也许你可能有一个失散多年的妹妹。早些时候我在清宁府认识一位姑娘,她跟林大夫长的非常相像,而且她的制药之术也非常高明。”

  更重要的是你们给我的感觉,非常相似,让我有一种想亲近、想靠近却又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这句话林冕没有,只是把这几天越来越重的怀疑说了出来。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可得找机会去见见这位姑娘了。不知这位姑娘姓甚名谁,芳龄几何?家住何方?”江婉凌眸光湛湛的盯着林冕看,盯得林冕都有些不自在,看起来非常感兴趣。

  “这位姑娘名叫江婉凌,今年大概十五六岁,长的清秀婉约,美丽动人,是清宁府人士,家中具体在哪她没有告诉过我。她制药之术非常高明,秘制的芦荟胶有袪痘奇效。”林冕脑中又浮现那张宜嗲宜喜,美丽生动的脸庞。

  “原来如此,没想到林兄这等人中龙凤,却对这位江姑娘评价如此之高,可见这位江姑娘必定不凡。待到此间事了,林某必要到清宁府走上一遭,会一会这位江姑娘。”江婉凌笑眯眯的盯着林冕看,脸上露出了然的表情。

  林冕被他看的头皮发麻,赶紧起身去拾干柴了。不多时,杨云轩提回一大一小两只肥美的野兔,依旧干脆利落的剥皮放血,用盐腌好烤熟,野外生存能力之强令人咋舌。

  夜里,江婉凌依旧拿了驱虫避蛇的药粉洒在三人周围。夜色越深,山中越寒,此时已是海拔接近三千米,气温下降18摄氏度,四周温度只有几度,江婉凌把背包里所有的男装拿出来穿上,又往火堆里添了几根干柴,才觉得身上暖和一些。

  突然一只温暖的手臂,一把揽过她的肩头,这次江婉凌还未睡着,抬头看见林冕不知何时坐到了她旁边,见她看他,他也没有什么表情。

  只淡淡的解释一句,“你不是说你受过重伤,畏寒怕冷吗?我也怕冷,我们两个大男人,报团取暖也没什么大不了吧?”说着把他肩上披着的衣服,往她肩上一搭,不由分说的把她按在他的肩头,自顾自的闭上眼睛睡觉去了。

  江婉凌一脸懵的看着已经闭上眼睛睡着的林冕,挣扎着动了两下身体,林冕的双臂把她扎的铁紧。

  这么说起来,昨天夜里感受到的温暖,也是林冕这样揽着她的肩膀获得的了?昨天都这样过了一晚上了,今天又何必在乎,江婉凌调整了心态之后,一阵睡意袭来,闭上眼睛不知不觉靠在林冕的肩头睡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